在空氣潮濕得似乎意圖將人溺斃的溽暑夜晚,我拖曳遲鈍不堪的沈重軀殼,一步一步,獨自爬上通往車站的坡道。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