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沒有光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綿羊生日快樂^q^/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給阿殘的夜渡資。

※真正的標題叫做:霸凌無所不在(槓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樣是更改時間(艸 )哪天追上時間線會開心滾滾說一下!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初是黑暗……不,是無。

  就像被剝除能源的機械那樣,一切都是靜止的。不只己身的存在、意識及時空感,全是無法成立的虛空。

 

  再來才是黑暗。

  他的視野、意識甚至自己都埋沒在純然的黑暗裡,他只能在黑暗中拼命死所自己到底是什麼、自己到底身在何處。算不出到底經過多久,他聽見聲音。

 

  「甦醒吧。」

  那是分不出性別、宛如由齒輪與鏈條拼湊出來的乾澀聲響。

  回過神來他發現自己正恭敬地單膝下跪,眼前是一雙瓷白腳掌,抬頭後除了以少女為雛形、高度約莫至自己腰部,優雅站立的人偶外別無他者。正感到疑惑,人偶像是有生命那般,靈活而自然地低下木無表情的臉孔。

 

  「你已經死了,卻抱有缺憾。」

  人偶周身淡淡燃燒朱色火光,清澈的琉璃眼珠不悲不喜。

  「你的能力可成為魔女的助力,因此你應我召喚而醒。從今以後你便聽從我的命令,即使不願,也得忍耐一切痛苦竭力戰鬥,做為回報,我會為你尋找欠缺的部分,使你重生。得到力量之人將成為黑暗的統治者,做為炎之聖女的代行者君臨現世……」

  「不過這些話,我也只是從他人之口複述而已。你有任何異議嗎?」

 

  又得戰鬥嗎。

  ……『又』?

  他感覺自己似乎也曾經為了什麼而持續戰鬥,但那段時間太過久遠,他無法記憶起。

  在那雙燃燒火光的眼睛注視下,他僵硬遲鈍地搖頭。

 

  「亡者!汝應吾召而現,仰吾之力續存。從今爾後,當奮戰以報。」

  「回答我。英靈,汝名為何?」

 

  他抬起頭:「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你是我最初的力量。」人偶抿成一字的嘴唇微彎成笑。

 

  --聽好,我的名字是……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荒林中大火蔓燒。

 

  火焰在朱紅色的天空底下竄燒,黑灰濃煙捲著火星升騰,不可思議的是猛烈火勢並沒有想像中的炙熱還帶著幾分涼意。空氣中瀰漫動物燒灼的焦香、脂肪與汽油揮發的臭味,過於刺激的氣味使艾伊薩庫鼻腔發癢,臭得讓艾伊感到太陽穴抽痛,但他無法移動,連抬起手遮掩口鼻也做不到。他的眼球被無形的力量吸引,只能遲鈍得近乎愚蠢地凝視那片灼橙色火焰。

 

 

 

  「協定監察局燒了一面樹林來獵殺他。」少女尖細的嗓音突然響起。

 

  --妳懂個屁?艾伊在心中啐道,他只朝瓷白臉孔被火光照成暖色的人偶瞥一瞬,便繼續盯著火焰。

 

 

 

  『恭喜你湊得特殊的死亡碎片,艾伊薩庫,你想知道什麼?毀滅自己的原因嗎?』

 

  --那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怎樣都好啦。

 

 

 

  『那我來告訴你吧,關於那個人的事。』

 

 

 

  

 

 

 

  「你想起來了嗎?艾伯李斯特的死狀。這個時代的你並不在現場,這場景對你而言想必也是陌生的吧。」

 

  少女人偶冷冷地說,而艾伊薩庫只是極其不耐地『嗯』了聲作為回應。

 

  艾伊薩庫盯著火焰,不論是彈跳的碎屑也好、風的流向、焰光顏色的改變也好,他必須知道更多。

 

  他的焦躁感也在燃燒他,但他必須在膨脹的憤怒完全吞噬他以前、在碎片能量燃罄以前將一切銘記。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自己砍落的手臂飛越視野後,有著艾伯李斯特臉孔的魔物抬起頭,出乎意料的是那張臉並沒有被痛苦給扭曲。
  竊據艾伯臉孔的魔物像本人那樣、一如既往地冷靜淡漠,不知為何艾依查庫覺得自己能從那副臉孔讀出一絲細微的安心感。

  --為什麼會有那樣的表情?
  艾伊查庫感到疑惑,但攻擊卻沒有停下來,在得到大腦指令前持續動作。
  抽刀太慢,他以不亞於妖魔的力道空手扯下對方的左手。

  魔物此時卻笑了起來。滿足而愉悅地,叫喚他的名字。
  「艾伊查庫。」
  把重音集中在中間音節的喚法、那是艾伯李斯特的聲音。

  意識到那聲叫喚與正在虐殺的軀體有所關連的瞬間,艾伊查庫的腦海一片空白。
  身體卻無法停止攻擊,雙手朝脆弱的頸骨施力剎那,魔物輕聲說:「我就知道你遲早會毀滅我,但是……」

  冰冷黏稠的血液並沒有到處潑灑。
  魔物的身影在頭顱墜下那時化為黑煙,連同後續話語消散在葉叢間。

    『好想見你啊。』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再次確認呼吸中是否真的沒有血的味道。沒有,但應該要有的。
  雖然稍微麻木(可能是因為循環不好),但四肢都還能動,沒什麼傷口……不,沒有傷口。
  看來是還活著?

  匪夷所思間他搔抓額頭,碰觸到額頭上從前遺留下的柔軟疤痕。溫熱的、微微隆起的皮膚似乎提醒他仍保有自己的身分及外表,在某個時間點前、某個時間點以後,但他想不起來。沒有更多線索能夠推斷。他只隱約明白自己可能在哪裡,但只是隱約。
  想了想,他拍拍屁股上的乾草屑站立起來。反正閒著沒事。

  他張大嘴巴深深地吸了口氣,讓凜冽的冷氣凍傷胃壁。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