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學長在電話中說:「聽說光要結婚了。」

我默默地想,『那馨呢?』

 

──

誰也別想幸福和平(Haruhi中心)

──

 

爲了參加光的婚禮我推掉一個國際案子,如果沒記錯,內容是關於皇室的繼承。

但這並沒什麼大不了的──比起其他學長來說的話。

 

舉頭一見,四周皆是政商名流,真不愧是常陸院家啊。

不過這種場面從高中時代開始我便漸漸習慣了,該說拜加入聽起來很荒唐的男公關部所賜?

 

「小春~~」

哈尼學長端著盤子一路蹦跳過來,臉上燦爛地綻放招牌甜笑,不自覺嘴角沾了鮮奶油,看上去相當滑稽。而一旁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卻拚命發萌直喊好可愛。

「這個蛋糕很好吃唷~~要不要來一塊?」

閃亮的大眼眨巴眨巴著期待,我如以往微笑地搖頭。

 

雖然哈尼學長還是很嬌小,但至少長得比我高了,這時候該說恭喜嗎?

但是他的嗓音仍然像個孩子,真令人疑惑他究竟有變聲嗎?還是這就是變聲以後的聲音?這時候該說果然嗎?

 

「我很開心唷。」哈尼學長說,而我卻下意識將想的東西說出來。

「果然是妖怪嗎?……啊、不是,我的意思是果然很開心嗎?」

擠了乾笑兩聲以作掩飾,幸好單純的學長(好吧,表面上很單純)並沒有追問。

他笑瞇眼,「是啊,很開心!Host部又齊聚一堂呢!」

 

順著哈尼學長的目光看去,鏡夜學長在與石油大亨交談、崇學長正面無表情地揉亂弟弟的頭髮(後者也是面無表情)、環學長與名媛共舞,若我沒有猜錯,身為新郎的光是在準備是安撫羞怯緊張的新娘吧?可是……

「……那馨,馨呢?」我輕聲問。

哈尼學長暗淡下笑臉,停頓了一兩秒後搖頭。

「我不知道。我一直找不到小馨……」

「我在這裡唷。」

 

「馨?」

我轉過身,馨就在賓客群中。

他從紛雜的眾人裡緩緩走來,穿著的深灰色西裝是自創品牌,身影相較多彩的背景色澤暗淡,不知為何卻鮮明莫名。

 

「小……馨?」

哈尼學長垂下眼,聲音微弱,躊躇一陣後鼓起勇氣問「你……沒問題嗎?」

我不語,這是大家心中共同的問題。

 

「光並沒有告訴我這件事,我是在上個禮拜才知道的。」

馨苦笑了下,微微低下頭將左手插入口袋。「但這畢竟是光的決定……」

 

「呀啊~~可愛的孩子們呀!」

同時環學長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狠狠撲在我和馨的身上,而我們卻有默契地一貫閃避掉從天而降的擁抱。

馨笑罵「你很煩耶,笨蛋殿下。」

 

「啊~~你這孩子~~爸爸好傷心啊!」

環學長抹去眼淚後注意到馨手上的物品,於是停止沉浸在『遭叛逆期兒子刺傷的父親』的哀痛。「哪,你手上那個是?」

「是手榴彈。」馨愉悅地說。「給光的禮物唷。」

 

「喔喔!我也要玩!反正是拉炮之類的東西吧?」

「不行。」馨迅速答,見到環學長扁嘴打算抱怨,於是解釋,

「很危險,這是真的。」然後笑了起來。這時候新郎新娘被簇擁著出現了。

 

他的笑容燦美麗人,色調卻妖異詭譎。我似乎嗅到什麼芳香卻腐敗的氣味。

──誰也別想幸福和平。馨這麼說。眼瞳中有絕望後的扭曲欣喜。

 

於是,發生了那件事,滿洩一室的衝擊與強光。

接下來的情結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場悲劇。

 

Fin.

 

 

大概是去年四月初寫在筆記本上的舊稿(汗笑)

糟糕,好黑OTZ

歐利奧配鮮奶是人間天堂!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