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嘿啃掉一顆芭樂!

 

不會忘記的就刻在皮膚上,

不能記得的就烙在腦髓裡。

 

剜去肉,敲碎骨骼看更清。

 

 

            《September.No1.》剈 (雙子王子)

 

  「喂、『我』。」

  「吵死了!『我』。」

  「什麼啊,只不過是我的分身,竟敢如此囂張?」

  「閉嘴!這多餘的肉塊,把支解掉喔?」

  「我才要支解『你』咧!」

  「哈哈!我要把『你』剁成碎肉!」

這是最初『你』『我』的由來,在那之前只有而已。

我們的眼裡,倒映著你,但同時也是我們自己。

 

一樣的金髮、一樣的臉頰,

一樣的小指、一樣的臂膀。

我們都流淌相同瘋狂的皇室之血,擁有相同份量爵位,是皆被稱呼王子的同卵雙生。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可是『我』已存在這裡,另一個『我』又有何意義?

只需要一個,一個就好了。

多餘的存在就割去。

 

拆解軀體,打開頭蓋,直剖胸膛,橫切腹腔;

嚼爛唇瓣,暢飲腦漿,愛撫眼珠,啜吻心臟。

『我』日夜企盼『我』的滅亡,親手屠戮自己的感覺真是他媽的爽☆

 

  「唉呀,不小心就把吉爾當成蟑螂踩死了耶?」

你的心情我懂,我們迫不及待殺掉對方。

  「……啊?原來剛剛捏爛的東西是貝爾,不是鼻屎啊?」

而我要活下來,以證明被我抹銷的你無法取代,唯有才是絕對的存在,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王子歪頭,露出一個能看見森白牙齒的囂張笑容,

  「因為我是王子嘛~~

 

雙子王子手牽手,一起燦笑後異口同聲說:

──我們對我們的靈魂施以剈刑,而我們甘之如飴。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ayoimutsu
  • 看完我也真是他媽的爽☆(靠
     
     
    好可愛喔xDDD王子fu出來了耶(爆)(拇指)

  • 嗚喔喔!好開心媽媽桑會喜歡XDDDDD

    我還怕說太雜亂了,會被說很像神經病的OS呢!(開心地收下拇指www)

    流動 於 2009/03/28 2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