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

 

BGMKaiko-雪菫の少女

 

 

【環,嵌住,輪圈。】

 

-------

 

  伊凡倚坐在深紫色的柔軟厚綢椅中,寬敞的宮殿內沒有燃燒炭煤,電力暖氣也被切斷。裸露在空氣中的肌膚被凍得龜裂,而他靜默如石雕。

  他從遮住眼睛的過長劉海中投射視線,透過無數燭火來照明瞳孔,以凝固的目光望著歷代沙皇肖像。

  乾澀冷白的嘴唇緊抿成一字,沒有吐息,反正不呼吸也不會死。

 

  ──不會死,也不能活著。做為帝國的自己早已殆盡,被啃食。

 

  膝上端置鑲滿大粒珠玉寶石的華麗首飾,歷經光陰後,珍貴的藍鑽失去光澤,閃亮的金鍊被氧化腐蝕。皇冠呢?權杖呢?曾是多麼輝煌的王朝啊!

  值得世人歌頌的榮耀不計其數,榮耀,卻無法填足人民空洞的肚子。

 

  似乎,只是一瞬間的事。

 

  ──被殺,我復活;我自伐,出生。──

  只要俄羅斯還存在,伊凡就活著。破壞幾次都能重來。

 

  ──被崇拜,被疏離,被渴望,被恐懼。──

  有著與斯拉夫人無異的外表,卻無法成為真正的人。

 

  ──被喜愛,被憎恨。──

  不是同類的話果然不能相互理解,嗎……好希望答案是否定。

 

  ──被詛咒,被憐憫。──

  ……這是錯的,不該是這樣子的。

 

  即使強大,也無濟於事。

  伊凡的臉頰凍結了幾顆冰晶,緩慢地勾起唇,綻開祈望得到稱讚的笑容。

 

  「吶、吶,我做得不夠好嗎?明明已經成為世界強權了呀……」

 

  好寂寞好寂寞好寂寞好寂寞已經難過到無法忍受,我已經很努力很努力了,一切都會開始好轉的,可以拋開那些陳腐的悲傷的殘酷的,但是,為什麼……

  「為什麼……還是無法喜歡我?」

  為什麼,不願意待在這裡?為什麼,不願意繼續下去?為什麼不要……

 

  ──不會活,也不能死掉。做為帝國的自己被分割支解,烹食。

 

  

  好冷。

  為什麼太陽不願意將夏天分給俄羅斯呢?

 

  「我想要的溫暖不是彈火,而是,  。」

  比誰都渴求大朵大朵的葵花能夠遍佈西伯利亞,而永凍土下所埋藏的物事有著已然冰冷的心臟卻,沒有希望。

 

 

Fin.

 

 

 

 

 

 

寫完才發現tone超像雪菫の少女……

其實我超想把標題改成雪菫の青年(拖)

 

要不要一起成為露西亞呀(滾啦)

其實ring還可以當不法集團耶。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