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小心愛情。

【無限定77御題】

 

標題感謝月迷

 

          20.花朵不宜飛行

 

 

 

 

 

  ──如果斷枝的枯木也會做夢,那乾裂死去的芽尖有著什麼?

 

  我咬著威化酥,從矮櫃拿出罐裝奶茶。翹起三指,以指甲尖尖的食指拉開鐵環,俐落地跳上折疊椅,灑出了一點,失策,不優雅的舉止可是會被棄嫌。

  他應當蹙著眉,冷淡地以神情拒絕一切。也許一聲不發地抽走報告,說:別讓糖霜灑髒文件

 

  我找不到衛生紙,便以袖口擦拭污漬。在飲品加足糖份以前我不會喝,想也知道那是廉價的淡味。日本的物價漲了不少啊,那麼窗口的櫻樹何時會開花呢?紙巾到底收到哪裡去了?

  同時想著四件毫無相關的事,右手便自動拿起桌上的糖罐,啊,快見底了。改天要補充。

  所以,什麼時候會開花呢?

  現在好像是日本的冬天。

  他還在床上睡。

 

  他的胸膛隨著呼吸規律起伏,節奏很緩,波度像黎明前的浪,寂靜無聲地流上岸,帶走了什麼也帶來什麼,也許是無聲的歌、也許是缺了一角的殼、也許是凍結的月光……若要假設我能說出超過一百萬種,但漂來的不會是花瓣。

  春天還沒到,大概吧。

  說不定我可以唱首『春神來了』,然後春天就來了。

  大概吧。

 

  秒針與分針答啦啦地跑過,我還有幾分鐘?從窗縫闖進的是風。

  我滑下椅子,踮高腳尖在冰冷的磁磚上行走,步伐遲鈍得像拖曳重物,啊,不穿襪子果然會被凍僵呢。英國與日本差不多,都是海島型氣候,濁白色的天空看起來並沒有差別。那雪呢?

  據說日本今年還沒下過雪。

  換作是他,這時候會說些什麼呢?我坐在他床榻旁思考,忍不住彎下身問:

  「吶,那麼這時候你會說些什麼呢?」

 

  這時候他會說些什麼呢?

  說些什麼都好,推翻我假說的辯詞或談論哲學都好,我是希望他能張開眼對我說些什麼的。

 

  我俯下身盯著他的睡臉,屏住呼吸接近,直到鼻尖可以觸碰到鼻尖,再撥開覆蓋住眼睛的茶褐色劉海,邊數著他的睫毛根數邊撫摸自己乾澀的嘴唇問:「吶吶,植物會做夢嗎?」

  答案是否定的,植物沒有神經細胞,沒有中樞,沒有做夢的空間。

  可是人會。

  可是植物會累積所有歲月來開花,但人不會。

  所以他是在做夢呢?還是開花?

  我想都不是。

  也許他正在飛翔。

  在無人的塔頂展開翅膀,飛,優雅地降落,收斂羽翼,在我不在的世界裡。

  嗯,大概吧。

 

  我舔舐他同樣乾燥的嘴唇,真糟糕,日本屬於乾冷呢,裂成這樣不潤澤可不行。

  蒼白的臉頰缺乏血色,咬一咬會不會比較好呢?

  在我付諸行動之前妳推門進來,手上捧著花,是紫番紅花。花語是款待。

  在妳用手提包打走我前我是這麼想的。

  花落了一朵,在白得泛藍的被褥上。

 

  「變態!大變態!到底想對病人做什麼啊?真是太卑劣了!」

  尖而高的嗓音相當刺耳,對於還能安然恬睡的他我感到相當敬佩。妳窄小的肩聳了起來,像隻被激怒後豎起皮毛保護崽貓的母貓,沒多大力氣,對人毫無威脅性,但狠狠啃咬一口倒是還行。

  「哼!就知道會這樣,一定是這樣的!一定是想偷襲睡著的人,對不對!」

  這不是疑問句,已經斷然判人死刑了嘛。

  「身為當紅偶像跟隻母老虎一樣大聲吼叫沒關係嗎?如果他剛好醒來,形象可是零喔。」

  我伸出手指比劃了顆蛋型,如此嬌小的身軀卻能發出這麼吵雜的噪音……生物真是奇妙。

 

  「咿咿──你別想挑撥熱戀情侶的感情!」妳生氣地狠狠推我一把,把包包用力甩在我身上,我盯著妳看,不一會兒美麗的眼睛就冒出豆大淚水……呃、我有說錯什麼嗎?

  

  我從床頭抽張衛生紙,妳接過後小聲地抽泣,用力咬著嘴唇,喉間發出咕嚕般的不明聲響,半晌我才明白是在說話。

  「……對、對不起嘛……可是如果、如果這樣能夠醒來……就算叫破喉嚨……又有什麼關係……」

  ……是我弄哭的?……女生真是有夠麻煩。

  我咬著食指思考起來,關於些許細瑣的小事情。

  已緊閉的玻璃窗外飄起雪花,果然春天還沒到啊。忍不住伸出手,撫平妳頭頂翹起來的毛髮。

  「沒關係,如果那樣有用的話我會陪妳一起喊破喉嚨的。」 

 

  妳捂著臉,索性放聲哭泣,我將準備好的拉炮扯開,砰,紙花灑在我們身上。

  幾片粉紅色碎屑飄在他蒼白的臉上,像是櫻花,但還不到那個時候。

 

  他隨時配戴著的腕錶放在架子上,來看他的人都會小心翼翼地放在掌上緩慢觸摸,所以沒有灰塵,但金屬被時間侵蝕得有點褪色。

  桌上還擺著二月二十八日的各國報紙,我凝視他露在被褥外的手腕說:「生日快樂。」

 

  天空還不是花瓣的天下,沒關係,那就先讓給粉雪。

  我們可以等待春天。

 

Fin.

 

 

沙~很~大~~

沙塵暴時會過敏的小朋友請不要出去…(猛打噴嚏)

 

給阿迷、竹子。(對不起我拖了半年)

很故意不用名稱的你我他寫法…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韶華
  •   喜歡「我們可以等待春天」這句。
  • 感謝喜歡…(搖擺)←剛睡醒

    我最喜歡的是跳到椅子灑出奶茶那裡…(無理)

    流動 於 2009/04/27 23:58 回覆

  • 妳主上
  • 1.DS 2.DS 3.DS(靠) 說:
    等下月應該是Light或是Raito哦…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姑娘走到哪衰到哪,所以選擇家裡蹲(不是吧 說:
    不是我拼的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姑娘走到哪衰到哪,所以選擇家裡蹲(不是吧 說:
    那是流小洞
    1.DS 2.DS 3.DS(靠) 說:
    我知道是她。
    1.DS 2.DS 3.DS(靠) 說:
    我要給妳去戳她的機會- -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姑娘走到哪衰到哪,所以選擇家裡蹲(不是吧 說:
    我MSN不能敲人 你去戳吧(笑
    1.DS 2.DS 3.DS(靠) 說:
    靠也太衰,好吧我爽再去戳她好了。

  • 關於月的名字我之前有去查過欸,發音的確起源自Light,用片假名寫作ライト。

    可是啊,ライト可以寫成Laito跟Raito,但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寫出來(我忘記是漫畫還是動畫)時是寫著Laito,於是決定還是寫作Laito。(雖然發音一樣)

    哇喔主上趕稿繁忙之餘還有空戳我,臣下感到無比感動啊。(痛哭)

    流動 於 2009/04/28 09: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