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亞矢-Over night.

強烈希望您能開啟,等到音樂開始播放再往下拉XDa(好吧其實我是來推歌的)

那麼,不要哭。嗯。

 

 

 

 

 

 

 

 

 

 

 

 

 

 

 

 

 

 

No more cry.

(在浪潮中吞吐,在痛苦中沉浮。)

 

 

 

 

 

 

 

 

 

 

 

 

 

 

 

 

 

 

  

  有些顫抖地揭開眼睫,搧了搧,對光線感到疑惑。

  思考仍呈渾沌。

  他是柳寧,記起後覺得頭痛。

 

  身軀虛軟得可以,他努力支撐自己坐起,仍擺脫不開暈眩。

  小心地、緩慢地扭轉頸脖,以解析度不高的視線試著摸索空間,探過每吋距離,每一死角。

 

  不見了。

 

  所重視的某樣事物不在原處。

  柳寧艱難地嚥下唾液,『絕不可能』、『怎麼會』等字彙掠過腦海,他揪緊心口,咬住嘴唇搖晃站立,平衡時片斷影像閃過。

  混濁的聲音正低喃駭人的話語。

 

  『開什麼玩笑,誰會放棄啊!』

  他想著,拉開紙門且前進。縱使步伐不穩仍開始奔跑。

 

  房舍構造本就複雜,柳寧曾迷失數次。

  原先牢記的路此刻毫無印象,他感到恐懼。對仍未明瞭的窘境恐懼。

  『人在哪裡?』他想到那個人所在的場所。但逐漸痠軟的腿令他進退皆非,走投無路也適用。

  (如果不在就失去意義了。)

 

  脈博在吶喊。狂跳的心臟幾乎要爆裂。可是。

  構築於記憶的地圖業已紊亂,不安爬上脊梁占據心房,已經沒有時間思考左邊還是右。

  模糊的夢魘被上色,輪廓清晰。

 

  他所想的、恐懼的便是……不對,不是這樣的。

 

  不是這樣的!(他吶喊出聲。)

 

  狷。

   

 

  

  他拉開內邊空無一人的紙門,穿越疾走。

 

 

 

§

 

 

 

  「上月狷!」

  柳寧衝入食堂大吼,從又翹又亂的短髮看來應該剛醒不久。

  K叉著蛋糕的手正舉到半空中,以他人無法察覺的速度頓了剎那,而後冷靜地將食物放入口中咀嚼。挑高眉毛斜睨臉色難看的柳寧,等他發難。

 

  柳寧怒氣沖沖地提步邁進,拳頭緊握,憤怒地朝K大叫。

  「上月狷!轉過來!」

  哇噢,這顆柳丁在生什麼氣?起得真早。更年期?

  依舊面無表情,K放下鐵叉,金屬與陶瓷接觸時發出清脆聲響,慢斯條理地抬眼:「為什麼?」

  

  雖然不是不可以,但他想先搞清楚這顆柳丁究竟碰上什麼生長障礙……不到半秒,豆大的淚水迅速從孔雀色的眼睛滾落。

 

  ……啊?

  柳寧緊抿著唇拼命忍耐不哭出聲,雙肩上下顫動,淚液不停滑過臉頰。連L也放下杯子。

  「呃、我轉過來了。」

 

  低頭抽泣的柳寧非但沒有停止,反而哭得更凶。 

  在哭什麼啊?K不解,此時柳寧突然彎下身抱住他,將頭靠在頸窩,哭泣仍然。

  K拍了拍柳寧的背安撫,覺得偷笑的L很欠打。

  

  「狷。」柳寧哽咽著嗓音,緊緊抓住K。「狷、狷、狷……」

  「我在這裡。」這顆柳丁到底哪裡不剛好?「被變態戰隊騷擾?」

  K瞥向L,後者一臉無辜地聳肩。而柳寧搖頭。

 

  還是覺得L很討打,決定處理好柳丁就去將L痛打一頓。

  以眼神示意:『你可以繼續看戲,而這將會是你的最後一場。』L才一臉可惜地離席。

  

  柳寧不再出聲,K思考一下,順了順柳丁腦後葉子。

  「別哭。」他說,柳寧頓會兒後點頭。

  而後K沉默地等他止住眼淚,過段時間後,柳寧抬起頭,眼睛又紅又腫。

 

  「哭完了?」K遞出一張紙巾──從餐桌上抽取的。柳寧接過,抿了下唇。

  「我好像做了很悲傷的夢。」他直視K。

  「嗯。」K撥開柳寧額前濕潤的葉子(劉海),「黑夜過了。」

 

  「廢話!」柳寧不自然地別開頭,「謝謝。」

  「不客氣。」

  「……你、」皺眉,扭捏地絞著手指,「你可不可以再借我抱一下?」

  「可以。」K。

  柳寧闔上眼,小心翼翼地擁抱。眼角滑過一滴被睫毛眨落的淚,泛起很淺的微笑。

 

  「謝謝。」

 

Fin.

 

 

 

 

 

 

 

 

好、好亮喔…(揉眼睛)應該是我弟幫我換顯示卡的關係……?

趕掐哩啦~~我受夠悲情了!我要成為溫馨的粉色小天使(做夢吧)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韶華
  •   歌好聽
      我會沒日沒夜地思想的。
  • 這幾天我會寄信給妳(摸摸)
    還是找得到朋友借我電腦跟網路的!XD

    流動 於 2009/05/18 19:39 回覆

  • 月
  • 歌好聽但是我不會想你(欠揍
  •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流動 於 2009/05/18 19:40 回覆

  • (正在養病中的)妳主上
  • 寫得很趕嗎?

    歌我聽不出來好不好聽。
    但說補完卻沒做到我就揍妳。
  • 歌很好聽啦可惡XDD

    超趕,那時候我爸正罵完我弟,一直在我門外碎碎念徘徊XD

    我補完了!
    可是沒帶傳輸線阿月家也沒讀卡機XDb

    流動 於 2009/05/18 19:46 回覆

  • yayoimutsu
  • 樓上同意!(沒開音響)
  • 開音響啦我拜託妳(哭了)

    流動 於 2009/05/18 19: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