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oque∥西班牙語:原意為扭曲、變形的珍珠。

最初用以形容缺乏均衡性的作品,引申為俗艷凌亂。

 

 

 

 

 

0.

 

  「世界是個屠場。」

  還是十六歲少年的他對那一位單膝下跪,垂著頭,露出一節白皙的頸子。

  「我的生命與能力都是您的所有物,您能決定何時取走我的呼吸。」

 

32. Baroque.

 

 

 

1.

 

  「根據情報組報告:八大分家之一的影佐與北旭私下往來密切。即日起將對影佐家展開詳細調查,若有背叛,獵殺組便對其進行制裁。不排除全族涉案的可能性。」

  例行會議上,某名組員平板地宣讀。「以上,各位有無異議?」

 

  他從畫滿人臉速寫的開會資料抬頭,正好對到那一位冷玉般的金茶色眼睛,他將鋼筆放下。

  「我的名字是D。」

 

  他是對那一位說的。

 

2.

 

  氣溫冰冷,他穿著單薄的襯衫及白色大掛,聚精會神地將發紫的器官分塊。

 

  「D,」他的組長甚少拜訪他的研究室,醫護組組長與科研組長不合早已眾人皆知。

  若能將其請出定是大事。他止住切割動作,挑眉等候。

  「主上對獵殺組下達肅清影佐家的命令。」

  「……還有嗎?」

 

  對方托高眼鏡搖頭,他聳肩,繼續解剖屍首。

 

  「你似乎一點也不訝異。」

  「噯啦?這又與我的業務無關。」D沒停刀,隔著口罩笑,「除非要把殘渣送來我這兒,那就另當別論啦。」

 

  「……殘渣是指你的兄姊與其子女?」

  「的屍體。」他這才瞥過人一眼。「沒事的話,慢走不送。」

  

3.

 

  「你認為世界是什麼?

  「是個屠場。」

  「那麼你是待宰的牲畜還是屠夫?

  「都不是,」他出拳打碎掛在他面前的鏡子,「我只是個廉價切肉工。」 

 

4.

 

  「世界是個屠場。」

  他微微低頭,點菸,「嘛、這句話的涵義並不是最為心狠手辣的人才能存活。」

  將臉側到另一邊吐煙,打火機順勢往後丟。

  「而是最會逃的羊羔才能活最久,妳已經應證這點。」

 

  「所以妳有好好長大的權利喲,小美女。」朝持槍瞄準他、與他面容極為相似的少女微笑,

 

  「開槍吧。」

 

5.

 

  「喔喔喔少爺你終於回來了!我真是想死你了啊!少爺!」

 

  X一進門就被抱住腿,他有種衝動把那顆聒噪的粉色頭顱踩爆。

  但還是伸手揉了揉D的頭,安撫道:「……我懂了,請先等我將工具放好,隨即就煮飯。」

  「嘎、虐待狂少爺!你現在看起來就像天使一樣啊!」

 

  「其實我並不餓,」X停頓一下,緩慢地微笑,「我不介意讓您餓到升天變成天使。」

  「是我的錯……別這樣……」D這才放開他,閃到牆邊去坐好。

  

 

 

  「系瑚,」

  將背包放下的X回頭,看見D將眼鏡摘下。

  他知道那是D在逃避某事時的表現。鮭紅色的眼睛並沒有在看他。

  「……你覺得世界是什麼?」

 

  「漁場,之類的吧。」他聳肩。

  而D低著頭,縮成一團無聲抽泣。

 

6.

 

  「天氣很好。」他瞇起芽綠眼睛,踹了下石碑。

  「您到底想睡到什麼時候?」

 

 

 

 

 

 

      Fin ?

 

 

 

 

 

 

出場人員序:D、K、T、?、

隱配對有。(妳確定有隱到嗎?)

 

 

 

媽媽桑我好了!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