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房中,羅德里希正彈奏鋼琴,在韶光泛薄的午後。十指纖長,優雅而流暢地於黑格與白鍵間滑動。樂音如絲綢鋪蓋一地。

 

  伊莉莎白端著早已冷掉的水果茶立在門外,她在那兒好一段時間了。

  她想,不能貿然打擾那位先生,得等到適當的時機才行。在那之前我要先候著。

  但伊莉莎白一站就三個鐘頭,一晃神便是該要做飯的時間。

  她單手揉了揉眼睛,從瞇起的視線中看向橙黃光芒中的羅德里希。決定晚餐時,再泡一壺茶,熱騰騰地為他送去。

 

  移動痠麻的足踝行走時,不慎使杯盤敲撞出聲響,她倒抽一口氣。

  

  伊莉莎白?

  羅德里希停下動作。她有些窘迫,不知如何是好。正躊躇時,他已輕輕闔上樂譜,將琴蓋放下。

  

  若您不介意的話,請進。

  他說。 

 

  她像被蠱惑一般走出陰影,隨即又退回原地。肩背拱起,像是被訓斥的孩子般地極欲逃開。

  對不起,這已經冷掉了……奧地利先生,我、我立刻幫您沖一壺新的茶……

 

  事實上並沒有任何人責備她,而伊莉莎白也沒有做錯任何事。可是伊莉莎白無法撫平與那位貴族先生相處時的忐忑。

 

  她曾到過很多地方──多半是因為戰爭,有荒漠,莽原,也曾渡過雪積成的冰磧地。  

  但被溫柔地對待還是第一次。

  時至今日她還是很難相信,那位被稱作『為了戰爭而生』的貴族竟是如此溫柔的存在,溫暖來得太快,伊莉莎白仍在思考該怎麼幫上羅德里希、如何學習那種有禮而優雅的談吐,而不在外賓面前損了哈布斯堡的名譽。

 

  改善以往殘破的土地,得到足裕的生活。

  伊莉莎白原本只是為此而住到這裡來,而她現在改變想法,她想多了解那位先生一點。可是又鼓不足勇氣靠近。

 

  這時那位先生卻說,沒關係。

  他改口。不,麻煩請您為我拿進來,我希望能飲用涼茶。

  好的……打擾了。伊莉莎白吶吶地說,遲疑只有一下,便挪步進入房間。

 

  伊莉莎白看著羅德里希啜飲色澤鮮艷的茶。

  坐在他身邊時伊莉莎白感到更拘謹,她掩飾不了緊張,只好數著加速的心跳,數著羅德里希垂下的睫毛。

  她盯著有根翹得特別高的瞧,從左邊數來是第五根,正反射著夕陽的濃金光芒。

  這位先生真是太耀眼了,她想著,連太陽都屬於他。

 

  失禮了。羅德里希放下瓷杯。

  在她反應過來前,她的臉頰被碰觸,微冷的指尖撫過伊莉莎白。

  睫毛。他簡短地說。

 

  謝、謝謝……

  謝謝。

  他們同時說。

 

  她羞紅臉頰,弱聲道別後急忙收拾杯盤退出房間。

  等心跳略微平緩後,伊莉莎白開始想著,那根金色的睫毛。

 

 

 

Fin.

 

 

 

 

 

WHY如此少女?!

……好啦我壓力太大轉性了好唄……(爬走)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煙
  • 我喜歡!
    雖然的確有點少女,可是我覺得剛剛好,氣氛很舒服,畫面的流動也很漂亮www
    沒了www(是怎樣!?)
  • 謝謝妳的喜歡ww

    我對於我也有少女情懷這點感到非常不舒服…(推眼鏡)
    只能當成我是熱壞腦子了(硍硍硍)

    唉唷,真的嗎?流動很漂亮?(硬要曲解)

    謝謝~~
    我感到很開心,因為我想要表達的中心就是畫面~~


    流動 於 2009/06/20 2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