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對柳丁說二十七歲生日快樂////

1、請問您的名字是?

「柳寧,注意你的發音。」

「K。」

 

2、年齡是?

「二十七。」忍不住瞥一眼旁邊的。

「……一樣。」不為所動。

 

 3、性別是?

「男性。」一想到問卷的標題臉色便陰沉下來。

「男。」

 

4、請問您的性格是怎樣的?

「利益至上,己身次之。討厭把時間花在無趣無益的無聊事,」瞇細眼睛,「例如現在。」

「呃、就這樣。」沒有打算解釋的意思,還是那副一零一號表情。

 

5、對方的性格呢?

「惡劣。」幾乎是秒答,咬著拇指指甲邊一一回想細數:「幼稚、自我中心、不聽人講話、請以王八蛋三個字概括。」

「……吵,戳了就跳,沒甚麼好臉色。」斟酌了一下,決定改口:「還滿可愛的。」

停頓一下轉頭看人,「……被你說可愛真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總比被說王八蛋要來的讓人開心一點,是吧?」事不關己般的冷靜回應。

 

6、兩個人是什麼時候相遇的?在哪裡?

「……七歲,我家。」臉色更是惡劣。

「七歲。中國江蘇,柳家。」還是沒什麼表情。

 

  7、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傻。」一言以蔽之。

「……很可愛的女孩子。今非昔比。」轉頭瞪人,「傻?你說我傻?」

「看都看錯怎麼不傻。」篤定答道,在對方反應前打斷,「下一題。」

 

  8、喜歡對方的哪一點呢?

「這實在是個值得深思的好問題。」撇過頭,緩慢地喝一口茶。

「……」勾起微笑,不語。

(這是啥小回應啊你們兩個)

「……你笑什麼?」

「你要我說我喜歡你哪一點嗎?」有趣的問。

「隨便你啊,你說不說干我屁事啊?」出現了,本日首句粗口。

「比如說…」思索了下,流暢的說出一長串:「跑給L追的時候、被R玩的團團轉、氣跳跳的亂罵人、還有剝皮時一臉驚恐……其實都滿喜歡的啦。」

(瞇眼看我兒子)

「看個屁。」這叫遷怒,「下一題。」

 

  9、討厭對方哪一點?

 「沒有。」不知道是真的沒有還是純粹不想造成家庭糾紛……回答很迅速倒是真的。

  「只能說一點嗎……」思考半晌,似乎在做很多取捨。聽到那聲沒有後看了眼K,「那就幼稚好了。」

 

  10、您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嗎?

「這個嘛……」似乎碰上困難,扭頭看柳丁。

「說不好可以離婚嗎?」提問得很認真。

 立刻看向鏡頭,面無表情,「非常好,下一題。」

 

11、您怎麼稱呼對方?

「王八蛋、幼稚鬼、貓頭鷹妖怪、混帳……大概吧。」再補一句,「公事上叫K。」

「柳丁。」理所當然。

「不准叫柳丁!」

「……那、那…柳橙?」有點困擾,但很快找到了代稱!

「…你好樣的。」恨恨地咬牙,轉向主持人,「回第九題,答案是亂叫我的名字。」

 

  12、您希望被對方怎樣稱呼呢?

「水果以外都隨便。」

「知道是在叫我就好。」

 

13、如果以動物比喻的話,您覺得對方是?

認真地轉頭盯著K,想了一下,「我要發問,妖怪算動物嗎?」

抬眼看鏡頭,「不能把柳丁算做動物嗎?」

(主持人很為難XDDDDDDDDDDDDDDD

(超的吧幹XDDDDDDDDDDD

 

14、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您會選擇?

「幫他升官。」看了眼柳寧,又接一句:「……或是讓他有更多工作能做。」

「那傢伙看起來像是缺東西的人嗎?哼。」左手拇指指了下,嗤笑一聲。

「不用幫我升官我自己會升,工作已經夠多了,我需要的是充裕的睡眠及沒有陷阱的早晨。」

「……」凝視一陣,轉頭沒說話。

 

15、自己想要什麼禮物呢?

「假期。」好整以暇地翻閱整理過的報表。

「如他所言,我什麼都不缺。」後仰貼至椅背。

 

  16、對對方有哪裡不滿嗎?一般是怎樣的事情?

「啊…這真是有得答了。」勾唇冷笑,瞇眼,「例如說公事妨礙、生活惡整以及不愛惜自己之類,真要說的話可以講三天呢。」

「太吵。」頓了頓,「出門回來。」  (←出去打架XD

 

 

  17、您的毛病是?

「易怒且不肯在言語上讓步。」原來自己知道啊?

望向天花板又低頭望向柳寧,食指指著,「出事的話很麻煩,這算嗎?」

(翻譯:他得了一種沒有柑橘就會讓世界瀕臨末日的病~)

「……什麼答案啊這個。」瞥一眼K。

 

18、對方的毛病是?

「對一切毫不在乎……這與其說是毛病,倒不說無法搞懂他在想什麼。」

「公事走火入魔。」連思考都不用即能得到的答案。

「我明明很正常。」本人往往看不清真相,端起茶杯,又啜一口茶。

 

 

19、對方做的什麼事情(包括毛病)會讓您不快?

「……抽菸,還有……」

「沒有。」眨眼,看柳寧,似是在等待回答。

「還有……」這臉皮薄的傢伙難以啟齒,掙扎了幾秒還是放棄了。「……下一題。」

 

20、您做的什麼事(包括毛病)會讓對方不快?

「工作超時與叨念?」瞄了眼K,似乎在確認。

 想了一下,「應該是全部吧。」

「也沒有全部啦…應該。」

「啊?」根本不覺得有對他造成影響。

「啊?」跟著,對視,「什麼啊?」

 摸不著頭緒,看鏡頭,「下一題。」

 

 21、您們的關係到了哪種程度?

「白紙黑字。」

沉下臉色,「墓木已拱。」

(法律認可、異議不能XD

(墳墓的樹都長得好高呢~~(歌))

 

22、兩人初次約會是在哪裡?

「…有這種東西嗎?」

「我房間?」隨便抓出一個地點問。

「靠,見鬼啦!」看鏡頭,「辦公室啦,辦公室。就這個好了。」

 

23、那時兩人間的氣氛怎麽樣?

「就那樣。」哪樣呀先生?

「我想揍他。」答題迅速。「這個王八蛋竟敢剪了我的劉海!」

 

 24、那時進展到何種地步了?

「……果農與果樹間的園藝交流?」

「恨之入骨算是發展吧。」冷靜、冷靜…你生氣就輸了啊柳寧!

 

25、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靠有這個嗎XDDDDDDD

(我哪知道XDDDDDDDDDD

(辦公室吧這兩隻。)

(其實是房間(ry

(如果那算是約會的一種)

(唉唷都老大進展太快啦~~)

(他一直都是那種人啊…)

(主持人你們有點吵)←攝影師

「我床上。」冷靜答。

(這樣乾五卡後?)

「……我拒答。」

 (乾五卡後XDDDDDDDDDDDDDDDDDDD

 

 26、您會為對方的生日做什麼樣的準備?

「……你希望我為你做什麼準備?」認真盯著K。

「洗乾淨在床上躺著等我?」凝視,笑了下,「我說笑的。」

「…下一題。」

 

 27、是由哪一方告白的?

「……………」逃避事實。

「不是我。」輕描淡寫。

 

 28、您有多喜歡對方?

「超出他理解範圍的程度。」一臉冷靜地說出驚人的話。

差點被茶嗆到。反覆琢磨後,別開臉。「…………比想像的多一點。」

 

29、那麼,您愛對方嗎?

「演偶像劇啊你?!」忍不住吐嘈題目。

「當然。」不以為意的回答,「超出我理解範圍的程度。」

「……你、你可以別突然講這種話嗎…」

「什麼?」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什麼會讓全世界暗淡無光的話。

「…算了,同上題。」惡狠狠地瞪著鏡頭,「看什麼看?下一題啦。」

 

 30、對方說什麼會讓您覺得很沒辦法拒絕?

「除了拿出來以外的,都。」

蹙起眉瞪向旁邊的人,「請關心一下未成年。」

「有,」再喝茶,「是秘密。」

 

  31、如果覺得對方有變心的嫌疑,您會怎麼做?

「先觀察。」居然回答了個正常的答案…!

「開開心心地收拾行李等著回老家,當然會準備好離婚協議書。」不屑地瞥一眼,指K,

「但這個人是爬牆王。」

「沒變心。」轉頭注視。

「要不然我早去環遊世界了。」看笨蛋的眼神回望。

 

32、能原諒對方的變心嗎?

 「可以。」思索片刻後認真說道,「他喜歡就好。」

 「不行又能怎麼辦?」冷笑著將報告翻頁。

 伸手摸葉子,「反正沒有。下一題。」

 

 33、如果約會時對方遲到1小時以上,您會怎麼辦?

「…我到底該不該說我們並沒有約會過?」

「你說了。」冷靜指明。

「廢話,我也知道!那之前那幾題我們答心酸的啊?」

「雖然我覺得你不見應該是跌倒不然就是被誰追著跑……」視線飄向柳寧。

「而你不見就是有人倒楣。」緩慢地道,「或是公文已經多得堆不下。」

 

 34、您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

「特別喜歡眼睛。」用了特別兩字,意思很明顯。

「謝謝喔…」瞧也不瞧一眼,再翻一頁。「沒有哪裏討厭的。」

 

35、對方性感的表情是?

「……」裝沒聽到。

「我認為除了我以外沒人有必要知道。」拒答的意思。

 

 36、兩人在一起時最讓您覺得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突然說莫名奇妙的話或舉動…之類。」

「有時候他拉我手就會,很奇怪。」理解不能,疑惑地答。

 

 37、您曾向對方撒謊嗎?您善於説謊話嗎?

「有,也擅長。」用描述一件沒什麼了不起的事情的口吻道。

「就算擅長也不能說謊,會很慘。」想了一下,「應該沒有過…你騙我什麼?」

「呃,我沒揍L,之類的。」你是有多愛揍你哥啊…連柳丁都看不過去啦。

「這個無所謂啦…」我已經不想知道變態一號有多喜歡你揍他了…

 

  38、做什麼事的時候覺得最幸福?

 「改完所有公文的那瞬間。」然後又會找事做。

 「呃…欸……」很為難,非常為難,「沒有吧。」

 「…你的人生真無趣。」同情的目光。

 「所以才需要你啊。」順勢答。

 「……下一題。」秒。

 

  39、曾經吵過架嗎?

「…有。」

「有嗎?」

 

 40、都是些什麼樣的爭吵呢?

嚇了一跳,「呃、沒有嗎?」

有點難為情地眼神游移,「是因為我無理取鬧吧…為小事情抓狂…」

「原來那算是吵架嗎?」一點也不覺得的樣子。

「不然什麼是吵架啊…」搞不懂這傢伙…

「我以為是兩個人都生氣了才算吵架。」一針見血?

「…如果你也生氣那會變成什麼情形阿…」

偏頭思考,「不知道。」

連自己火大的樣子似乎也都無法想像。

 

 41、之後如何和好呢?

「……」無法回答,對他而言沒有吵架哪來需要和好。

「看情況。」放下紙疊,「如果是我做錯…我應該大概可能是會道歉啦…對不對?」看K。

「……會吧。」點頭就對了,不然家庭糾紛在等你~~

 

 42、轉世後還希望作戀人嗎?

「不希望,轉世什麼鬼的我才不信。」冷哼一聲。

「沒有科學根據的事情。」結論。

 

43、什麼時候會讓您覺得「自己被愛著哪」? 

「……被溫柔地對待。」歛眼,盯著空空的茶杯看,「摸頭,或其他。」

面無表情地沉默一陣,而後困惑,「也許應該要有,可是我不知道。」

忍不住白一眼,沒好氣地:「真是對不起喔。」

「……我說錯什麼了嗎?」鈍感至極。

「沒有,下一題。」臭臉。

 

44、什麽時候會讓您覺得「也許他已經不愛我了……」

思考很久,艱難地開口:「……這很難回答。」

「我不在意這種事情。」看得出來。

「…可是我在意。」

「所以有嗎?」注視。

 轉頭凝視半晌,「……算了,下一題。」

(意思是他也沒有臉開口說硍你到底愛不愛我↑)

 

45、您的愛情表現方法是?

「……為什麼都是這種奇怪題目?」冷靜。

「臉皮薄。」瞄了一眼,移回目光,「撩他,玩他,欺負他…吧。」

「這叫做矜持知恥。」不屑瞥,「拜託,你難道是幼稚園生嗎?嗯?」

「哎喲,大家閨秀啊柳小姐。」語調平板,一臉冷淡,「下一題。」

 

46、您覺得與對方相配的花是?

「老子是男的!」惡狠狠瞪一眼,「罌粟之類的吧…總之有毒。」

打量片刻,沒來由的冒出一句:「…荼靡。」

「謝謝喔…」支著下巴,「為什麼是那個啊?」

「感覺像。」

 

 47、兩人之間有互相隱瞞的事嗎?

「廢話。」看鏡頭。

「沒有,問就會說。」偏頭。

挑眉,「喔?那我問你黑梟開會內容如何呀?」

「……我睡著了。」認真。

「……怎麼有你這種上司啊?」這是譴責的目光…喂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工作狂好嗎?

「他們還不是把會開完了。」一副無所謂貌。

一臉鄙夷地轉回鏡頭,「……下一題。」

 

48、您有何種情結?

「啊?情結?什麼鬼啊?」歪頭看人,「喂解釋一下。」

盯著柳寧數秒,做出奇異發言,「你這幼童控。」

(老大你學壞了~~~)

(老大你XDDDDDDDDDDDD

「誰、誰是幼童控啊!我只是比較喜歡小孩子而已!」心虛地辯解,但事實如此…

不理會柳寧的抗辯,「我沒有特別的癖好,應該。」

「他喜歡奇怪的打工,我覺得這也很神經病!」這傢伙惱羞硬要扯一個…

「工作狂你好意思。」立刻反駁。

 

49、兩人的關係是公認還是極秘呢?

「……我很不想公開。」

「地下情?」你究竟是從哪學來這些詞彙的?

「…所以我是你情夫嗎?這聽起來好像在演奇怪的八點檔。」認真地盯著對方。

「不想公開的話是那樣說吧?」好像是在學習的樣子,「可惜不是?」

「孽緣。」聳肩。

 

 50、您覺得與對方的愛是否能持續到永遠呢?

「…這到底是誰出題的啊?腦子有洞嗎?」

「真像我哥的風格。」誠懇。

「欸,」轉頭,「你去逼問看看這東西是不是他搞的。」

「不要,他好煩。」

「也是啦。」(喂你們打算跳過這題嗎?)

「此題太噁,老子不爽答。」

「不行吧。」出乎意料地回答了!

「…?!」一秒轉頭。(喂你不是不想知道嗎死傲嬌)

「他想離婚,所以應該沒辦法。」面向鏡頭手指柳寧。

「…暫時不會啦,還沒撈回本呢。」

「那就有可能了。」你是基於什麼理由如此確信啊?

瞇眼瞪過去,「煩欸,就跟你說不會了啊!不然你這麼想離婚啊?」

「一直吵的是誰啊…」凝視。

「我說爽的不行嗎?」遷怒無辜的工作人員,瞪視鏡頭,「煩死了,下一題啦!」

 

51、請問您是攻方,還是受方?

「我拒答。」

「攻吧…那是什麼啊?」為什麼只有這個不明白?

「…你去問變態一號,他會告訴你。」

「你知道?」問。

「如果他沒那麼變態的話我就不會知道…」陰沉,八成是從言語調戲中學到詞彙。

「好,我去問他。」問就問可以不要拿管制槍械出來嗎?

 

52、為什麼如此決定呢?

「…他不知道,我拒答,此題跳過。」

「用L的說法應該是:『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喂、你不要學他…我會很困擾…」

「我會很噁心。」

「很高興我們有共識。」一臉認真地摸K的頭。

 

53、您對現在的狀況滿意嗎?

轉頭看人,「什麼狀況啊?」

「普通。」老大我不了解你的明白……

「等一下你不是沒搞清楚嗎?」忍不住吐嘈。

「我按題目回答啊。」正經。

「算了…下一題…」

 

54、初次H的地點是?

(五十題過後都超險惡耶…對柳丁)

「……」臉色一沉,很顯然柳丁先生不想答。

「跟誰?」偏頭問,儼然不知必將招致家庭糾紛。

 瞇眼,「……看你喜歡跟誰啊。」

「跟你的話是在我房裡吧?」一臉無辜。(其實是無感)

「你用問句有何意義?」那先生你在不爽什麼啊?

「尊重你的看法啊。」冷靜。

「我寧可你尊重在對的地方。」冷哼一聲,這位太太生氣了~~

「好吧。」不以為意。

 

55、當時的感想是?

 秒爆粗口,「幹!」不知道是在回答還是針對題目。

 聞言接口,「而我的確。」目光瞟向柳寧,續道:「除了他以外應該沒有想別的東西。」

「……」單手支額,「…我想死。」

 

56、當時對方的樣子如何呢?

「………」

「哭得非常悽慘。」似是在回想,「邊哭邊要我住手,不過現在也沒什麼差別。」

「…這段剪掉,不然我殺了你。」瞪著攝影師。

「你是哭到不知道我當時是什麼樣子了吧。」摸摸頭,用意不明。

 終於承認了,「……我忘了。」

 

57、初夜的早上,您的第一句話是?

「……」眼神游移,「不要過來。」

「『還爬得起來嗎?柳丁』。」

 

58、每星期H的次數是?

「跳過!」捂住K的嘴,「此題跳過!」

 老大一臉無感……

 

59、您覺得最理想的情況下,每星期幾回最好呢?

「媽的,我一次都不想要!」

「無所謂。」

 

60、那麼是怎樣的H呢?

「…啊?」傻眼。

「……」抓抓頭,大概覺得都隨便啦。

「我想跳過所有怪題目…」

 

61、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

「……沒有普通一點的題目嗎?哼?」冷冷盯著鏡頭,掩飾心中的囧。

瞄柳寧,「答非所問?」然後轉向鏡頭,「後頸、肩膀那一帶。」

「屁!你明明毫無反應!」

「你都用抓的吧?」冷靜凝視。

「……」心虛地別開視線,「快點下一題,別讓人家等太久。」

 

62、對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他剛剛講了。」指隔壁的,「雖然我實在看不出來到底哪裡敏感啦。」

「……為什麼不是問哪裡不?」抱胸思考,但絲毫無邏輯。

難得附和意見,「對啊,為什麼啊?題目超沒創意欸,出題的人是只能畫直線的生物嗎?」

…可以你別在這種地方挑毛病嗎?

「的確,難道要我一個一個說嗎?」稍稍皺眉,有點困擾的搖頭,「太多,麻煩。」

「……你到底想說什麼啊你?」

「全部,的意思。」

 

63、用一句話形容H時的對方?

「……」很顯然是在思考詞彙,掙扎一下陰沉著臉色回答:「禽獸。」

不假思索,「嬰兒。」

 

64、坦白的說,您喜歡H嗎?

「誰會喜歡那種事情啊?!你來試看看!」

「看人。」一臉無感。

 

65、一般情況下H的場所是? 

瞇眼,「不就房間?」

「他是問你哪個房間的樣子。」補充。

「啊?不是你房間嗎?」轉頭。

「為什麼我記得的答案是不固定?」認真,回視柳寧,「你失憶了還是昏倒了?」

(喔耶萬分機車~)

(為什麼是不固定XDDDDDDDDDDDDDDDDDDD

(因為辦公室也很萌…(ry)

「誰失憶啊?你才失憶呢!」撇過頭,意圖硬凹,「這裡是你家每間房間不都是你房間嗎?」

「是是是…還是祖產呢。」攤手聳肩,面無表情,「所以是昏倒囉?」

「我…我才沒有昏倒!」請不要扭曲事實。

扯出笑,沒有答話。  

 

66、您想嘗試的場所是?

臭著一張臉,「沒有。」

「醫療組,免得有人休克。」刻意別開頭,說得萬分無辜。

「你才休克誰跟你休克啊!你以為是誰害的啊?可惡說的好像都是我太弱的樣子!」又開始了!

認真的轉過頭看柳寧,「……難道不是嗎?」

惡狠狠地瞪視,「拜託,追根究底都是因為你那樣子的關係吧!」

「哪樣子?」迷惑了。

「………………」一副欲言又止,僵持了一分鐘臉都紅到耳根子。

(追根究底是這個人的關係↑)

「你要變成紅肉柳丁了嗎?」湊近看,伸出手捏,「哇喔,好燙。」

「不要叫我柳丁!」用手背拍開,終於放棄地垂下肩膀,「……下一題啦。」

 

67、沖澡是在H之前還是之後呢?

「都會。」看不出來是個潔癖鬼。

「……之後一定會。」(被拎去洗?)

 

68H時兩人有什麼約定嗎?

「約定…什麼啊?」

表情詭異的衝著柳寧微笑,「張開眼睛算不算?」

瞇起眼睛,別開臉,「……下一題。」

 

69、您與戀人以外的人發生過性行為嗎?

「有。」奧客又要吐嘈題目,指對方,「可是這傢伙不是我戀人。」

「有。」硬要回題迫使對方回想起標題名稱,「不過都結婚了嘛,還說是戀人的話也很奇怪。」

「啊,」僵硬地轉過頭,凝視半晌後一臉陰鬱地轉回,「跟戀人以外……還是有。」

(因為那時候不是戀人更不是婚姻關係,所以跟戀人以外的人做,就是跟老大嘛。)

 

70、對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體」這種想法,您是持贊同態度,還是反對呢?

「反對啊,什麼鬼嘛。」

「沒有想那麼多。」聳肩,「有本事得到的話就是他的。」

以看王八蛋的眼神凝視。

笑咪咪的回視。P.S.用涓的表情)

立馬轉頭,「見鬼!下一題。」

 

71、如果對方被暴徒強姦了,您會怎麼做?

忍不住噗嗤一笑。

「不好意思讓我轉過去笑一下…」

「這筆買賣穩賠不賺。」瞇眼,不是認真,而是無奈的眼神,「柳丁很弱以外還有我在呢…」

(翻譯~~)

(認真的覺得強暴柳丁只會衰,沒果肉(?)以外還會被老大揍。)

 

72、您會在H前覺得不好意思嗎?或是之後?

「都很。」秒答。

表情擺明了他不瞭解,「為什麼要?」

「我還為你感到不好意思呢。」聳肩哼笑。

「這就是L說的口嫌體正直嗎?」凝視,不知道學了什麼怪東西。

聽到新名詞忍不住轉頭,「那是什麼?」

「他說這個意思是嘴上說不要,但是身體很誠實。」重覆當天學習到的新知識。

挑眉,「他說你?」 

喂!你們被奇怪的人給帶壞了啊!)

搖搖頭,「說你。」

「……我不會再阻止你揍他了。」

 

73、如果好朋友對您說「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請…」並要求H,您會?

看老大,「…想自殺的意思?」

「好朋友?」認真思索其定義,抬首看鏡頭,「我沒有要把行程排滿的打算。」

「你有好朋友?」一臉不可思議,稍微加大音量,「上月狷你竟然有朋友?」

盯,「你有才更讓我驚訝。」

「……」思考一下,「小墊子啊。」

「不用勉強。」拍肩。

「……我突然好想揍你。」

 

 

74、您覺得自己很擅長H嗎?

「這種事情、這種事情為什麼要這樣問啊?」再度傻眼。

「標準是什麼?」意圖理解其標準何在。

 

75、那麼對方呢?

「……」保持緘默。

想了一想,「我們相比的話,那我應該算不差吧,這樣有回答你的問題嗎?」

 

76、在H時您希望對方說的話是?

「……結…」別開臉,小聲地說,「…結束了…」

「髒話少講就可以了。」雖然他並不是那麼介意。

撫額,「……你要我怎麼不講啊…」這個人都想掩面了~

「那我也不可能中途打住啊。」表情沒什麼變化,「不然就是有問題了吧。」

「下一題啦煩耶…」萬分尷尬。

 

77、您比較喜歡H時對方的哪種表情?

「……」一臉為難地看向K。  ←這時候才會求救

「都喜歡。」看鏡頭。  ←故意的。

「……我不想回答可以吧。」用的是句號,轉頭看雖小的主持人。

側頭眨眨眼,凝視,「……」

(主持人很為難XDDDDDDDDD!!!!!!!!!!!!!

(是看柳丁啦,用小狗般的眼神!)(其實沒有只是柳丁會心虛)

「……我、呃…」輕扯對方的袖口,忍不住低下頭,「我…我可不可以不要答…」

摸頭,「嗯,沒關係。」

 

78、您覺得與戀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嗎?

「不可以。」轉頭看K,「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

「又不是把心交給他,為什麼不可以?」瞇起眼歪頭笑。

「……」瞇起眼瞪視,「…你媽是忘記生節操給你嗎?」

「你遺傳了東方女性的矜持嗎?」望。

「……矜持不只女人會有啊,我想這種事情你果然很難理解吧。」撇過頭哼笑,支著下巴。

(他在生氣↑)

揉葉子,「理解,但是沒有打算依循,想要的東西很清楚。」

「知道啦…」稍微縮一下,悶悶地說:「……下一題。」

 

79、您對SM有興趣嗎?

「……我很正常。」

「有點麻煩。」抓頭。

「對啊,感覺超像神經病會做的事。」聳肩哼笑。

「而且你受不起。」補上。

認真地回望,「你那樣的話我就跟你分居。」

 

80、如果對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體了,您會?

「感謝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神明。」

「無所謂。」頓了頓,「我跟他不一樣。」

 

81、您對強姦怎麽看?

「變態。」瞥一眼旁邊的人,「神經病!腦子有問題、不是人、禽獸……反正就是差勁到不行啦。」

「看手段。」

「啊?」挑眉。

「沒有目的的是自曝其短,有目的的是偏差行為。」

搖頭聳肩。

 

82H中比較痛苦的事情是?

毫不猶豫地,「全部。」

看著柳寧,突然哼笑一下,接著扭過頭直視前方,「夾太緊。」

一時之間無言以對,眨了眨瞪大的眼睛,反應過來後朝K大喊:「你這個變態!有病嗎你?!」

臉都紅到脖子去了…

「我是在提醒你要誠實作答啊。」不以為意。

「你、你、你能比較猥褻就了不起嗎你!」咬牙切齒地指著K,「我很誠實!你難道是不這樣講話會死嗎?」

沒有轉頭,自顧自地說道:「原來射出來對有些人來說是痛苦的事嗎?以後反其道而行試試看好了。」

(柳丁淚目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欸嘿嘿~~)

「…………你、你這個混帳!低級!王八蛋!」憤怒地朝倒楣的主持人發飆,「看個屁啊?下一題啦!是不想問了是不是?!」

看臉滾燙的程度,放壺水上去大概會滾吧。

 

83、在迄今爲止的H中,最令您覺得興奮、焦慮的場所是?

「……」別開臉,又是一題無法回答的問題~~

「該試的都試過了。」只是不一定是跟對方試。

 

84、曾有過受方主動誘惑的事情嗎?

「沒有……吧。」如果發酒瘋不算的話。

「有啊。」果斷,看來比起剛才要清醒了點,但仍面無表情,「嚇死我了。」

顯然是把發酒瘋給算進去。

「啊?」一臉認真(呆滯),「沒有吧?」

想起什麼微妙的回憶,「有,原來你平時的壓力大成這樣嗎……我當時是這麼想的。」

回望,「雖然我壓力的確很大…但是我完全沒印象,不記得就不算啦。」跟這個人講下去是沒有結果的…

 

85、那時攻方的反應是?

「就說了我不知道啊…」

「『啊、這下有很多人還可以多看一天的太陽了呢』,我被脫衣服的時候在想這個。」冷靜。

 

86、攻方有過強暴的行為嗎?

「問得好,哼。」朝鏡頭瞇眼冷笑,轉向K,「你說呢?親愛的。」特別在後三個字加重語氣。

「不然我還要祈禱你會自己洗乾淨到床上等我嗎?親愛的?」微笑予以反擊。

「……」再度落敗,回頭瞪視鏡頭,「有。下一題。」

 

87、當時受方的反應是?

「……幹。」修養超差,又開始拿主持人開刀。「為什麼都是這種下三濫題目啊?」

「又哭又叫又抓吧。」儼然是個配合的參與者,「跟平常一樣。」

「不然我還能怎麼辦?」忍不住翻了下白眼。

調整坐姿,再次發言:「那時候槍就在旁邊啊,不是嗎?還是說你忘了?」

(自行解釋吧柳丁的娘~)

「……」別開眼神,「…下一題。」

(我論他忘了or他覺得開也來不及or下意識覺得不能開or愛(什麼爛梗))

 

88、對於H的對象有具體的理想嗎?

「具體的理想就,女人。」

「配合。」

轉頭,「我超不配合的啊。」

瞥,「你知道就好。」

 

89、現在對方符合您的理想嗎?

「……」沉默地望。

「理想和現實有所差距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符合你的理想真是抱歉啊,哼。」撇過頭哼笑。

↑(吐嘈:他其實很想知道)

「你這樣就好。」笑著漠然回望,「況且我也不是你的理想。」

(心虛吧柳丁)

「……」別開眼神,支著下巴悶悶地說:「……這樣…不錯啦…」

 

90、在H中有使用過小道具嗎?

「……不要問我這個。」

「有。」輕描淡寫的帶過,「下一題。」

 

91、您的「第一次」發生在幾歲的時候?

「……第一次什麼?」冷靜敷衍,擺明想逃避。

「十六。」

「……」一臉『你幹麼回答我超想裝傻』的表情凝視。

「不要告訴我是二十七歲。」無視目光。

「……十四。」撫額,「所以我才不想答的。」

「這沒什麼。」心想要不是待在英國他八成不會比柳寧晚多少。

「…不是那個的問題…下一題。」

(翻譯:既然如此為什麼到了二十七歲還沒有老婆)

 

92、那時的對象是現在的戀人嗎?

「不是。」

「怎麼可能啊!」

 

93、您最喜歡被吻到哪裡呢?

「……頸。」持續撫額。

「不知道。」攤手。

 

 

94、您喜歡親吻對方哪裡呢?

「……」依然撫額,打算裝死。

「頸、背。」只剩下一個人說話的聲音。

「……下一題。」先生你可以配合一點嗎?

 

95H時最能取悅對方的事是?

「趕快做完。」右手抱胸,左手托頷。

「……我可以保持沉默到最後嗎?」終於抬頭了,臉色陰沉地瞥向鏡頭。

 

96H時您會想些什麼呢?

「『怎麼沒完沒了啊…』」

「很多欸…」

(例如?)

(想睡想今天做的事想明天早餐是啥想這顆柳丁腦子裡想的一定是怎麼沒完沒了啊…(ry))

(我笑了(掩面))

(可愛斃了~

 

98H的時候,衣服是您自己脫,還是對方幫忙脫呢?

「……不是我。」眼神瞥向角落。

「是我。」接話。

 

99、對您而言H是?

撫額再度,「夢魘…」

十指交錯擱置胸前,語調冷靜,「人身為動物的正常行為反應。」

指旁邊,再補充一句,「…我說夢魘是指跟他。」

「要做到最後還真不容易呢,」轉頭看柳寧,姿勢未變,「跟你的話。」

瞇眼,嗤笑一聲,「不高興可以不要啊,又不是我逼你的。」(←又開始了)

「也是。」挑眉笑。

 

100、請對戀人說一句話

「……」托著下巴,臉偏向角落。

眼神上飄似是思考,移回視線後道:「不滿的話,要離婚嗎?」

(想半天想到的是這個- -

「……不要。」臉低得讓攝影機拍不到表情,「………對……對不起…」

「……」面無表情往柳寧望去,好像是有點愣,側彎下身看他,「你說要的話,我也會很困擾的。」

(喔耶笨小鬼?)

(超可愛~~)

「那你問個屁啊?要是我說要該怎麼辦?」轉回頭,講話仍沒好氣。

「你會嗎?」認真問。

「…誰說我不會?」瞇眼,硬要撐的意思。 

伸手摸摸葉子,理所當然,「那我能怎麼辦,不是嗎?」

「……反正沒有啦…」再度別過臉,「……謝謝…」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