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死了,你會記得我吧?」

 

 

 

 

 

 

 

  原本光以為是自己做了惡夢。

  渾身是血且面無表情的蘇芳站立在電腦桌沿,語氣冰冷地朝光問著。

  那個美式驚悚片的血淋淋畫面太過超脫所處的現實,較像失敗的搞笑片。

 

  光在那瞬間嘲笑自己最近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才會一次累積到在夢境暴戾地呈現。

  即使是夢,光仍下意識地朝蘇芳溫和微笑。而夢魘則繼續在腦髓踏踢。

 

  似乎是因為得不到光的回應,那個蘇芳又開口問了一聲。

  「如果我死了,你會記得我吧?」  

 

  惡夢裡的蘇芳俯視光,死白的臉就像張濺上幾滴丹朱的能面,只餘下正在搧動的嘴唇活著。

  那曾如薄櫻般的淺虹色短髮染上深淺不一的紅褐色塊,蘇芳周身發散濃厚的鐵鏽味,紅色的半凝固液體沿著衣角、髮梢及指尖墜落在深紫色地毯,無聲地被絨布吸收。

  嗅覺再怎麼遲鈍的人都能清楚知道,那是血,曾經流動在活物體內的血。

 

  頓時,MSN視窗跳出。即時通訊的視窗提示音在深夜特別大聲,加上遭受衝擊的嗅覺,光這才真正明白自己此刻無比清醒,冷汗滑過鼻樑,他眨了眨因錯愕瞪大的黃褐色眼睛,視線裡只看得見那對正在張合的蒼白唇瓣。

 

  「還是說,」

   還是說

 

  「 你 」

    你

 

  「 會 」

    會

 

  「 忘 」

    忘

 

  「 記 」

    記

 

  「 我 」

    我

 

  「 呢 」

    呢

    ?

 

 

 

  光被這個壓迫呼吸的問題逼得啞口無言,首先他做的便是上前檢視蘇芳的傷,最好沒有傷。

  而蘇芳像鬼魅一般輕飄飄地閃開光的觸碰,光乾澀嘶啞地叫喊蘇芳的名字,但蘇芳只是冷淡地說:「我要答案。」同時他褪下那件紅褐色的醫師長袍,當衣物落地時,發出重物撞擊的沉鈍聲響,蘇芳的深藍領帶及水綠襯衫也染上斑斑點點的血跡。

  光猜得出白大掛裡裝了什麼,備用槍、彈匣、分割肉塊的分割器官的分割其他的刀具。

 

  人偶般端正的臉孔無溫地退到陰影裡拒絕光的接近,光的眼淚自眼眶迸出,心臟快從喉嚨跳出,色彩自光的視野抽離,光哽咽地苦著表情哀求後蘇芳才再次開口。

  「我要答案。」   

  「我沒有傷。」他再說。

  光的心臟被輕輕地裝回原位,輪廓被河流爬滿的光喃喃地禱唸感謝之類的辭彙,而蘇芳只像跳針的播音器那般機械式地重複,「我要答案。」

 

  「我需要有人告訴我答案。」

  蘇芳的右手舉起槍,準星不是瞄向光的血肉,而是對著光的靈魂的真正所在──蘇芳,蘇芳他自己的胸腔。

  食指扣下扳機的前五秒光仍然無法給出答案,不是他不想答,而是無法強迫自己想像。就像海綿無法離水生存那樣,辦不到。

 

  在火藥推進的那瞬間場景被強行打入的光線给閃成白色。

   

 

 

 

 

 

 

 

  

  調成灰階的高對比畫面被快轉,光已經不記得他說過什麼或做過什麼。

  光只知道吐息微弱的蘇芳,仍穿著那件沾滿血跡的水綠襯衫,正蜷縮在他的懷中熟睡。  

  蘇芳的胸口起伏平穩且規律,光鬆了口氣,不打算再計較些什麼沒必要的細節。

  

 

  光只記得蘇芳說的幾句話,及最後一個畫面。

  

 

  「太好了。」

  「謝謝你。」

 

  「我很高興。」蘇芳露出疲憊的微笑,全身關節像是同時毀損那樣癱軟地倒下。

 

 

 

 

 

  這樣就好了。沒有關係。 

  光柔緩地撥開散落在蘇芳額前的劉海,在他仍有淚痕的左臉頰輕輕一吻。

  有我在,沒有關係的。沒關係。

  這樣就好。

 

  直到黎明以前我都會一直這樣地凝視你的睡臉,若能讓你感到放心,不論多久我都會緊緊摟著你;能稍稍安慰你的那句咒語,不論幾遍我都會在你耳邊反覆低吟。

 

 

 

 

 

  

  「已經沒有關係了。」

     

 

  

 

 

 

 

 

 

 

 

 

 

 

  Fin.

 

 

 

 

 

 

  『你的價值就是沒有價值。』

  開關。

 

  『如果價值是無價值,存在等於無所用意。』

  核心。

   

  『不需要那種偽造的假象。』

  鑰匙。

 

  『我一直都想著你。』

  咒語。(取自《雨降》)

 

  『已經沒有關係了。』

  晚安。

 

 

 

 

【偽.無聲短片】(好啦其實有蘇芳的聲音。)

我想換個寫法,實驗性質的東西,可是好像又太電波了…(掩面)

 

本來是痛梗,可是斬一個會買一送一地多死一隻,這樣就演不下去了…所以….(ry

這東西對我而言是甜的了。(?)

 

 

….(ry掉的那段是光抵敵發飆,台語(不要忘記光抵敵是台灣人啊XD)罵人蠻沒美感的所以省略,有興趣的請找光抵敵的馬麻補完。(?)

 

P.S 太陽=金烏=金色的烏鴉=天亮了死鮭魚快起床拎北還要上班(?????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octierythrina
  •   我會記得你(淚奔)
  • 孩子妳怎麼啦?XD(摸頭)

    流動 於 2009/08/01 20:05 回覆

  • Noctierythrina
  •   被Mr.蘇芳嚇到了(撇淚(?)
  • 蘇芳的自我毀滅傾向蠻嚴重的,可是沒關係的。

    他現在是被愛著的。(抱韶華)

    流動 於 2009/08/03 11: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