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一百from藍晶 

 

067.無法辨認

感謝電波提供:螢,墓,花。

 

 

 

 

 

  夜裡氣溫低冷,土方坐上某塊直立的石碑,粗糙的觸面上綴了幾許霧水。

  黑色的長褲就這麼浸潤,腿部傳來既濕且冷的逆溫感,但他全然不在意。

 

  土方叼著菸,從口袋掏出打火機,點燃後深深地吸一口,再拿開朝星幕呼氣……喂。他

 

說,喂,雖然不知道你是誰,那暫且先讓我壓著吧。

  他這麼說,用空著的手拍了拍被自己做為座椅的石碑。

 

  --或該說,某塊名姓不詳的墓碑。土方正踩在某位已逝者的墓上。

  而他本人卻不甚在意,只是昂頭,靜靜地眺望遠方。

 

  已屆初冬,深秋的夜太過安靜且狀似寂寞。

 

  沒有螢火、沒有月光,似乎誰都不在世上而一切事物都睡了。

  稀薄的荻花落在土方的肩上,他沒有拂去。

 

  蘆葦低垂正做著無聲的夢,土方不會,因為殺人者沒有夢。

 

  水霧與菸繚繞於面容,那張端正的五官也變得模糊。

  與無名氏的墓一樣,無法辨認。

  

  

 

流動*091121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