鋪著米色桌巾的餐桌上,還冒著溫熱香氣的培根煎蛋及溫牛奶動也沒被動過。

 

  剛送瑪莉亞上學的光,剛踏進家門便看見已完全清醒且著裝完畢的蘇芳正縮在沙發上玩PSP,光將剛買回的盒裝和?子放在茶几,輕輕地在蘇芳身旁坐下。

 

  「早安,蘇芳。」光對蘇芳微笑,蘇芳頭也沒抬地含糊應了聲:咩。

  光並不以為忤,他將那張溫柔的笑臉又湊近蘇芳一點,「怎麼不吃早餐?不合胃口嗎?」

  「…‥」

  毫無反應,只是尾一大早就在玩電動的鮭魚。  

 

  但在前一天晚上,蘇芳才趴在光肩上低聲嘟嚷要吃培根蛋與鮮奶,是哪裡出錯了嗎?

  不,不可能。

  這個清晨光是一邊想著那聲(自動解讀的)撒嬌一邊將蜂蜜拌進熱牛奶,光不會記錯蘇芳的要求。

  既然如此,也只好耐心等待蘇芳的答覆。

 

  待破關聲響起後,半大不小的老小孩終於回答:「我不想吃。」

 

  「為什麼?突然想吃別的嗎?」

  光急忙起身,邊撫平蘇芳頭頂翹起的一撮呆毛邊思考著冰箱還有哪些食材,認真地出些點子:

  「那我再弄些什麼……優格沙拉好不好?還是你一直很喜歡的芝麻燒餅?啊、那麥……」

 

  「我不想吃。」蘇芳拉高音量,鏡片後甚三紅的眼睛冷冷瞥向光,手一撈便拉過光空著的手:「不想吃就是不想吃咩。喏。」

  主婦青年還在錯愕中,掌心就被塞入一台銀色PSP,光萬分不解地朝正在伸懶腰的沒品中年人投出疑問:「蘇芳……?」

 

  邊說著就懶洋洋地晃到玄關,蘇芳一腳踩在毛毯上套皮鞋,另一腳則慢悠悠地將拖鞋踢入鞋櫃。

  「我去上班啦,掰囉。」

  「蘇芳等等,穿這樣太少了……我進去拿外套給你!」

  

  「光。」

  蘇芳很少這樣叫他,以致於光不自覺地停下腳步,轉身面向蘇芳詢問:「是?」

 

  「囉哩八嗦的男人很沒女人緣。」

  蘇芳這麼說著同時帶上門,將愣住的光留在這個莫名其妙的早晨裡。

 

 

  「……更年期……嗎?」  

 

§

 

  電視螢幕裡,穿著水手服的少女拉著保健室男老師的衣襬,露出令人心碎的笑容。

  倒底為什麼會這樣子呢?淚流滿面的她哽咽地說。

 

  邊使用吸塵器清潔地毯的光也跟著說,「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子呢……」

  小瑪莉亞以與她把拔同樣的影佐家標準坐姿縮在沙發上,聽到光的話後便探出頭,歪著頭無聲表達疑問。

 

  光做了個使人安心的笑容,關掉轟隆作響的吸塵器,輕輕地說出自己的疑問。

  「沒什麼……只是好奇為什麼瑪莉亞會喜歡下午重播的連續劇呢?」

  這只是疑問裡的其中一個,他當然不可能將蘇芳早晨的歇斯底里告訴瑪莉亞。

 

  小女孩歪著粉蜜色的頭,思考了一陣後,小心翼翼地跳下沙發奔到光的腳邊,昂起臉緩慢地表示:「故事書……繪本、音樂或是戲劇……瑪莉亞都很……喜歡。」

  「有這麼、這麼……」小瑪莉亞努力地張開手臂,手忙腳亂地比劃,認真地朝光表達情感,「有這--麼喜歡……」

 

  「這樣啊,我知道了唷。瑪莉亞真的很喜歡呢。」光微笑地在瑪莉亞身邊蹲下,這樣的高度能讓瑪莉亞以較為舒適的姿勢看著他,

  「那劇場呢?也喜歡嗎?」

  

  女孩立即點了點頭,小聲地補充:「之前是第一次……可是,瑪莉亞很開心。」

  「從來沒有嗎?」

 

  光略為訝異,初次見面時,瑪莉亞有說過是自己的戲迷。

  可是卻……從沒進過劇場?

 

  瑪莉亞紅著臉頰搖頭,頓了一下,又點點頭。

  這下子光又迷惑了。

 

  光帶著歉意微笑,「對不起,我不太懂瑪莉亞的意思呢。」

  「有、有看……可是沒有去過現場……」

  紅透臉的女孩眨著眼睛,努力地在自己理解的範圍內思考適當的句子,「……跟把拔一起、一起看光碟……」

  瑪莉亞緊捏著裙擺,踮起腳尖細聲:「……拔、把拔的……DVD…」

 

  「DVD?」

  順著瑪莉亞的視線看去是座只到成人膝蓋的雙層光碟櫃,光正躊躇著該不該看時,瑪莉亞便已經打開最底層的抽屜,用那雙白皙的小手拉出幾片光碟捧給光。

 

  --那是《凰》劇團在這三年內演出的紀錄輯。

 

§

 

  那幾張光碟被不動聲色的放回原位。

 

  小瑪莉亞又回到電視前的座椅,螢幕裡的少女已經擦乾眼淚露出笑容說太好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原來不是那樣的--光由衷為女主角感到欣喜,忍不住小小聲地跟著說:「太好了……」

 

  冬季的工作日,蘇芳總是較為晚歸。但是沒關係,光有的是耐性等。

  蘇芳返家時,已屆午夜時分。一踏進玄關,光便給了他大大的擁抱。

 

  接下來是日常生活所必行公事……歸檔、隨意聊天、洗澡之類。

 

  光一直按耐到蘇芳整理好工作檔案,聽他泡完時間足以唸完一大串《鴨鴨的一生》的熱水澡,接著再因為渴了便安安靜靜地喝光剛調好的熱巧克力牛奶後,光才才小心翼翼地斟酌用字提問:「蘇芳,劇團演出的那幾片光碟是你的吧?」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光知道自己在緊張。  

  

  「對咩。」蘇芳萬分乾脆地點頭。

  光的心跳加速,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沸騰了起來,而蘇芳卻補一句:「因為彌生仔很帥嘛。」

 

  「……」沒有時間受到打擊,光立刻追問,「除此之外呢?」

  「欺負牛奶大叔很好玩、精神病院的大家很有趣?」蘇芳舉起食指,一臉認真地照實回答。

 

  「……這樣啊。」光垂下肩膀,抿著嘴唇直直盯著蘇芳,「那有沒有是關於我的呢?一點點也好,請告訴我,我想知道……」

  「關於你?光抵敵是笨蛋啊?」

  蘇芳舔過馬克杯杯緣的奶漬,用一副看傻瓜的眼神回望光,「那不是你最喜歡的地方咩?」

 

  過了兩秒,光終於壓抑不住唇角高高拉起的弧度,「……是啊,我最喜歡舞台了。」

  他忍不住蹭到蘇芳身邊,親吻露在睡衣外頭的白皙頸脖,「可是,我更喜歡蘇芳唷。」

 

  「最喜歡你……」光凝視那雙嘲謔與童稚並存的眼睛,一再地以同樣炙熱的情感宣誓:「用生命……用我的一切。」

 

  「……光抵敵,你知道咩?」被告白者也貌似萬分誠懇,「嘎啦啦……我被工作場合的女性說:『囉嗦的男人沒有女人緣。』耶!一定是因為光抵敵把囉哩八縮的病傳染給我的啦。」

  光也跟著認真了,「怎麼傳染的?」重點就這麼轉移掉。

 

  「飛沫傳染吧……不然就是黏膜傳染囉。」

  「原來如此,真是對不起。」

  這個充滿吐嘈點的答案光竟然點頭表示理解,下一刻帶著誠懇的笑臉拋出吐嘈點:「我不需要女人緣,但如果是我害得您沒有異性緣,可以請讓我來補償您嗎?」

  蘇芳偏過頭,露出些微困擾的笑臉,「……好吧,我只好勉強接受咩。」

 

 

  Fin.

 

 

  鴨鴨的一生:

  從前從前有隻鴨鴨,牠住在森永牛奶糖堆成的星球中的浴缸王國,在水蜜桃雪苺娘皇宮裡的蜂蜜鮮奶湖快樂地生活……有時候天上會掉下好多好多家樂氏玉米片,偶爾會掉下不二家小巧克力,湖邊掌著好多松露巧……

 

  光:「兩點要開始停水,可以請你洗快一點嗎?」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