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用剛買的漫畫週刊做為端盤,上頭供好兩杯便利商店售出的摩卡與一份英文報。

 

  甜味溢滿室內,妳自顧自地嘟噥了句:「咖啡廉價依然香……」

  「與諾言相仿。」她接,同時妳遞過其中一杯。

  

  接著相視一笑,只是妳的那份有點勉強。

 

  像是誰把保鮮膜橫擋在那兒,其實只要去碰觸就能除清,可是誰也沒有打算動手。

  她並不在意,而妳則是太過在意。

 

  這份妳獨自揣測的僵持不到半秒就消失,她抽走寶島少年拆開閱覽,沒察覺妳藏在喉嚨裡沙啞的難堪。

  妳頓了下,最後打開杯蓋,吸了口滿滿的奶泡來填塞空洞。

  

  太燙了。

  只好等它涼。

  「欸。」妳出聲希望她轉頭看妳,「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妳會怎麼做?」

 

  翻頁,「喔……就分手啊。」

  可是她沒有。

 

  嘴角下垂,胸腔悶悶的,但是妳沒有生氣。

  「我都不在了要怎麼分手?」對沒有生氣,只是不開心而已。

 

  「那我說清楚一點:跟我那時的伴侶分手。」

  她燃起火柴去推擠黑暗,手邊的芳香蠟燭也亮了。她對著妳笑。

  「用另一個別離來紀念別離,很棒吧?」

 

  「好狠毒喔。」妳說,卻微笑著。淺淺地。

  「不喔,殘忍的是妳。」漫畫看不到三分之一,她隨手就擱玻璃桌上的電話旁。

  「我只是軟弱。」

 

  她挪動身體向妳靠近,「太過軟弱,而已。」

  

 

  燭火搖曳,妳們映在壁紙上舞動的影子正親吻。

 

Fin.

 

流動*091214

  *091216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