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作業《02

 

【茉莉:沒有一絲虛假。】

 

 

  出門時天空藍得像假的,杏色想。

  乾淨澄澈的群青色,像一捲平穩地攤在頭上的紙張,沒有雲朵逗留,也沒有人造鳥群,而遙遠的彼處卻染成灰階。

 

  那是市中心,他現在所處的地方。

  而城市心臟所看見的景色卻是混濁的橙,像過期的果汁掺了渣,是再也無法販出的貨品,得留給賣者,自己消化。

 

  杏色停在一大面連接半座城市的落地窗前。玻璃晶晶亮亮,像停止流動的水一樣似乎伸手便可穿透。

  他偏過頭注視一會兒,往左移動幾步,再看一眼被參差遮蔽的建築後收回;他放棄找尋天空尚未過期的殘像。

  不透明的橙黃色果汁阻塞街道,迅急而無聲吞沒所有,然後凝結。

  城市被包裹在果凍狀的黃昏,一塊提前出土的琥珀。

 

  號牌燈的紅色數字懶洋洋地跳動了下,杏色撈起背包,俐落地將背帶套入右肩。

  裡頭裝著函數習題、文具以及完成泰半的家庭代工,喇叭機械式地以女音叫喚號碼以及他的名字,『三號,杏色』。

 

  杏色拉平袖口的皺摺,筆直地走向除了電梯外的唯一一道門。

  握住門把那刻他忍不住再看一眼窗口,城市的暮色依舊是過期的。

 

 

 

  換做是他人,早對機械式問答趕到煩躁。雖然乏味,杏色寧願樂得輕鬆。

 

  「你的名字是?性別與年齡呢?」從未改變的問題,而答案也不會有變。

  「杏色。二十,男。」

 

  「生日與血型?身高、體重、髮色……等生理特徵請簡略地說明。」

  「證件上寫是五月十九;血型O,身高一米七三,體重六十四公斤,染髮前的髮色……我想是黑色吧?」

  醫師打了呵欠,原子筆敲了敲電腦螢幕,「不對,似乎是鵝黃色咩。」

  「不是嗎?灰色眼睛與雪灰色瞳孔,這就沒錯了吧?」杏色聳肩,對此沒有多加堅持。

  「生理特徵?很容易忘記事情算嗎?左腳的狀況?平常沒什麼感覺,觸覺也不靈敏……天氣變化大的時候小腿會很痛、像要爆炸那樣的痛。另外,左腰側延伸到腹部右上方有一塊很大的疤,然後……沒有了。」

 

  「職業是?生活上有什麼堅持嗎?」

  自稱是醫生的男子已經開始玩起接龍,杏色仍然念誦著上月說過的回答。

  「夜校美工科的高二生、7-11大夜兼職員、資源回收場的假日工讀生,這樣;我一直塗著黃色系的指甲油,掉了就補、洗澡會從腳開始洗、穿鞋子從右邊開始、只吃蛋黃破掉的蛋、買泡麵只買左邊那排的第三個、書包裡每樣文具都用奇異筆寫上自己的名字、朝持著我喜歡的事物的人搭訕……啊,這些夠了嗎?」

 

  「是夠了啦……恭喜你唷杏色小弟弟,本周結束囉。」

  男子露出比起說是祝賀更像是嘲諷的笑容,煞有介事地為杏色鼓掌,「哪哪、這個問題是我自己想問的……你看見我們這裡的落地窗的風景有什麼感想勒?」

 

  杏色注視著男子那雙在鏡片下瞇起的眼睛,片刻,慢慢地答,

  「像是養殖。」

  「養殖?誰被養殖?市景呢還是觀景的人?」

  「都是吧。」

 

  「哇喔,真敏銳。」一點也不像個醫生的男子收起檔案,饒富興味地笑,「那你沒什麼感想咩?還是有什麼想聽我說的?都可以的唷。」

 

  然而所見全為虛假。

  全為虛假。

 

  「喔,」青年高中生只應了聲,摩卡色髮流下的灰眼盯著腕錶,「那醫生你可以講快一點嗎?我趕著八點半回去店裡拿過期便當,民生問題比較要緊。」

 

Fin.

 

*100119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