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出處:Disorder Reflex(Ale桑)

(請看完第三集小說XD) 

 

 

  淺灰色的行人穿梭在深灰色的建築,灰紅色的天空陰陰暗暗,潮濕的氣味侵擾鼻腔;鐵灰色車輛駛過身邊,對向道來車朝前面的娃娃車猛按喇叭,看不見臉孔的學生調笑、嘻鬧……誰也聽不見城市的低吼。

 

  誰也聽不見城市的低吼。

 

 

12. 慢動作播映(帝→正)

 

 

 

 

  他一個人走在池袋的街道旁,行進速度溫吞,從視線輕輕變換街景與往常如出一轍。

  這是他的日常。

 

  車水馬龍,打扮入時的青年人潮彼此簇擁著從肩頭滑過;極為突兀的料理亭,都市傳說;獨色幫,最強的男人及最險惡的存在。

  這座城市仍然充滿種種非日常,帝人仍對池袋抱持憧憬與夢想,但他已經沒有一年前那份在胸口沸騰的衝動。

 

  淺灰色的行人穿梭在深灰色的建築灰紅色的天空陰陰暗暗潮濕的氣味侵擾鼻腔鐵灰色車輛駛過身邊對向道來車朝前面的娃娃車猛按喇叭看不見面孔的學生調笑嘻鬧誰也聽不見城市的低吼。

 

  誰也不。

 

  這些曾是對竜之峰帝人而言的非日常,透過『紀田正臣』這扇窗所窺見的景象。

  一年以前他仍只能從好友的言詞裡去描繪,用詞彙及想像去堆砌一個美好的城堡。

  如今他身在其中,帝人可以說是得到當時想要的一切,卻也能說什麼也沒有。

 

  ──消失了的紀田,現在會想些什麼?

  靠在路肩防護欄的帝人靜靜地看著灰階的池袋。

  移動中的事物速度逐漸趨緩,停滯,然後後退,緩慢後退,加速倒帶……最後還原成一張燦爛地笑著的少年臉孔。

 

  「喲,帝人!」

 

  其實他只是也想要擁有某些能向紀田分享的事物,就像紀田用歡快的語氣向他解釋池袋發生的種種那樣。

  原先單純的念頭被偶然與必然加上時間催化成變質的產物,察覺過來時,已經無法說出口。

  相異的想法背道而馳、漸行漸遠。

     

  ──沒有察覺到紀田的苦惱是我的錯。

  一直以來,竜之峰帝人所重視的人只有自己。

  這點他相當清楚,他承認自己的自利,然後理直氣壯地面對一切。

 

  『但你卻無法正視身邊重要的人。』

  心底的某道聲音這般嘲笑著。

 

  帝人抬起被凍得乾澀的臉。

  灰藍色的雨以極為緩慢的速度飄落。

 

  終至消散。

 

Fin.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tso
  • ^p^帝人你這畜生,去死吧←靠。
    想到正臣BYEBYE(????)我就SO SAD...TAT
    沒有紀田正臣我也活不下去了!!!!Noooooooooooo(靠么)

    好啦我的也是夫妻日常說。
    等我寫完稿馬上丟給你★
    謝謝哦,愛你★
  • 閉嘴妳這正臣廚XDDDDDDDDDDDDDD
    我就是喜歡帝人的渣啊所以他是攻咩(自重)

    正臣那孩子…真的是…
    由衷地希望他能幸福啊!哥哥不要再玩他了囧

    沒關係啦,妳寫稿養肝比較要緊。
    愛你喔柴兒>_O

    流動 於 2010/01/28 18: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