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錄在十二點君中w

 

  你提著一袋剛結帳完的午餐,踏出餐廳的門口便有一道含著重量的深色影子翻過你的肩膀,影子在你面前輕盈落地而後迅速地往前奔去,最後在中庭的盡頭拐個角便消失了。

 

  你驚覺大事不妙,似乎某種充滿脅迫性的危機正朝你平穩的校園青春生活席捲。

  你邊警戒著邊走下餐廳前被踩成灰黑色的台階──這種感覺是?不好了。

  又有一道看不出原型的影子掠過,這次是以驚人的氣勢呈弧線劃過你的頭頂,擦過由花壇長入走廊的樹枝時將其盡數扯下,最後極為淒厲地重重摔落。

 

  『碰隆──』

  你下意識扭頭看去,你看見原本擺在中庭的那張公園椅撞上餐廳的牆碎成一灘難以辨識的木材。

 

  「不要逃──臨──也──君──喲──」

  招牌一般的怒吼由公園椅遭投擲的方向傳來,你下意識地迅速退回學生餐廳,確定自動門闔起後,你掏出手機撥號。

  「喂喂、是我,靜雄跟折原打架打到餐廳來了,我暫時回不去……啊?早習慣啦,記得幫我向班長說一聲……」

 

8. 中間地帶

 

 

 

 

  

  折原臨也仗著自己較為領先的距離及對學校地形的熟悉,邊往腦內規畫出人潮最多的路線逃亡、邊沿路設置障礙,以最快速度朝停戰中立區跑去。

 

  所謂的停戰中立區,就是全校(包含平和島靜雄與折原臨也)都默認的安全場所,在此範圍內不許打架──準確地說,是不許靜雄與臨也幹架,例如:兩人都需要包紮的保健室、打翻食物而使煮菜阿姨憤而斷炊的學生餐廳、理所當然會列入名單的行政大樓以及出入人口繁多的學校門口。

  雖然校規明文規定不許學生在校內鬥毆,但校規對那兩個人毫不管用……

 

  像是鉀與水那樣,只要兩人碰面便定會燃出火花。

  也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的,久而久之,全校便達成共識:只要看見那對無時無刻都在戰爭的極惡組合,不要懷疑,不要逗留,立刻往避難場所移動吧。

 

§

 

  啊哈──甩掉小靜那傢伙了。

  早已將室內鞋換成自家球鞋的腳輕快地蹬上階梯,折原臨也雙手插入制服褲的口袋裡,即使臉頰上有數道擦傷卻也掩不住眉目間的欣喜。

  他叼著咖哩麵包的塑膠外包裝像是炫耀戰利品那樣,心情愉悅地在通往頂樓的樓梯內哼著歌。

 

  還剩五分鐘,午休時間就將結束。

  折原臨也露出一個不會弄掉麵包的笑容,鞋尖踹開頂樓的門。

  他這樣打算,『接下來就慢慢地吃完午餐,在下午第一節結束前幾分鐘再去上課好了。』

  ──原本是這樣想,但在他被卡車一樣的力道拖出天台後一切改觀。

 

  臨也的頭從兩側被緊緊鉗住,然後整個人像被踹飛的鋁罐一樣高高飛起,在空中轉了一圈之後摔在天台粗糙的水泥地上還滑進了幾公尺,原本咬著的麵包則掉在原本待著的門口。

  若是體育老師在場,一定會宣布:『平和島選手,得分!』

 

  滿眼昏花。

  暈眩感及痛楚讓折原臨也想,被捕蠅拍電暈的跳蚤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小刀早就用完了,去死吧小靜。)

 

  陰影緩緩地靠近不得不躺平在地上的臨也,臨也忍不住勾起笑,牽動新撞出來的傷口時雖然疼痛,卻絲毫沒有減損笑意。

  「咳、咳咳……呸!」臨也偏過頭咳出一口血沫,接著仰視著上方朝陰影燦爛地笑。

  「討厭啦──小靜你在生氣什麼啊?因為我告訴老師小靜在廁所抽菸?因為我在小靜的書包裡放了兩顆生雞蛋?還是小靜在氣我在你的數學課本裡放色情光碟?因為我把吃過的口香糖黏到小靜的體育服上?因為我把小靜最喜歡的最後一個咖哩麵包買走當午餐?真是的,小靜怎麼這麼愛計較啦。」

 

  「……」

  陰影沒有回答,而一陣似乎塑膠包裝被開啟的聲音後,陰影退後了一步,臨也被正午的陽光刺得瞇起眼,陰影說:「……誰在跟你說那種小事?而且現在那是我的午餐了。」

  靜雄在臨也的面前晃了晃被咬一口的咖哩麵包,居高臨下地往下睨視:「你這個混帳傢伙──」

 

  「竟敢刪除我的遊戲進度檔,不可饒恕。」

  「……這才是小事吧……小靜,國小在隔壁喔。」

 

§

  

  今天天氣實在太好,鬆鬆軟軟的空氣都飄著溫甜的香氛。

  你想著下午連兩堂數學課簡直是糟蹋了這麼美好的天氣,便吹著口哨想著:到避難地帶之一的頂樓去做日光浴睡個覺算了。

 

  通往天台的門是開著,你些許納悶地踏出去。

  你看見透明陽光像水洗過後的潔淨,溫柔無聲地曬暖天台,而遍體麟傷的他們相偎沉睡。

 

  你忍住一切可能發出聲音的舉動,躡手躡腳地轉身回去接受數學酷刑。

 

Fin.

 

流動*100219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