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感謝大家對十二點君的愛的謝禮^q^(沒人想要)

 

 

電話鈴聲(靜臨)

 

 

 

 

  這是一個早晨。

  若發生在深夜,想必無人理解;倘若發生在正午,其實也無人得以理解。

  但這裡所要描述的情狀不管令您理不理解,它仍是發生了,事實上,時間氣溫甚至地點,與這篇內容都沒有相當關係。

 

  總之,這是一個此時區內的森羅萬象都差不多甦醒的時刻──一個該要準備搭車通勤、但又不到上班族必須打卡互道一聲戰爭開始的時間……因為此處應要上班的職員尚未報到,幸好如此,所要描述的事實才得以發展。

 

  當然,以一篇嚴謹正規的小說看來,使用明確精準的數字來組成句子可能較為方便閱讀。

  雖然沒有明確證據,但請相信,本篇的敘述口吻是最符合主角心意的。

  雖然,這並無法提供娛樂保證。

 

  球體正在旋轉。

  將使用的放大倍率縮小一些,鋼珠正斜斜地拖曳難以輕鬆抹銷的痕跡,倍率再縮小些,會看見一支原子筆隨著手腕的移動而流暢地拉出一大串的字跡。

 

  正被書寫的是一本MUJI橫紋筆記本。

  頁面纖維所正對的,是因漆得過白而略顯發灰的天花板,向下延伸是以四方包圍住房室的書架,黑色的、明亮發著光的不銹鋼架穩穩地撐住重量。

 

  百葉窗擋住大多數意圖滲入的日光,盲眼的電視機閉住嘴,由電腦液晶螢幕蒼白的目光看去──被喝了三分之二的伏特加正癱在桌角,它懷著剩餘的三分之一內容斜靠假想的柱子恬睡,肚裡的紫紅發著光。

  穿透肚腹看去是一隻灰色的人類腳掌。

 

  來,我們把視線作為蟲蠕動爬行。

  灰白的腳踝處有一環深灰的痕跡,恰好為了一圈;接著爬上墨黑色褲管,跨過小腿大腿,攀上腰,退後幾步讓視野變寬,我們會看見:有名男人正愜意動筆。

  微笑的面容被桌燈照得透白。

  V字領開向鎖骨與胸,像道刻出分野的入口。

 

  接著深紅色領結在這個宛如黑夜的房間出現,進入我們的視野,也進到男人的,仿若燈光聚焦於此。

  男子停筆,他只是凝視一下便彎下身,有著大小紫塊的腰由些微掀起的衣著露出,光與影銳利分割,說不出是邀請或拒絕。

 

  「臨……也君……臨……也……」

  男人的嗓音壓抑且低,但方才彎腰撿拾領結的男子並沒有開口。

  而那個有著一張俊美臉孔的男人滑開正在桌面震動的手機,笑著說:「喂,你好。」

 

  「我是情報屋折原臨也,但可惜我要睡了,我們有緣再會。」他說完,然後拔掉電池。

 

Fin.

 

流動*100310

  對不起我又搞電波了(掩面)

  有人想看中文版嗎?(不需要)

  對餔己請大家等待火鳳凰的謝禮(土下座)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