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崩壞。少量不純潔。但是跟戰線們相比好像又太純潔了。

※無劇情、超腦麻。

※大概是暗度陳倉前提。←?

 

 

 

  池袋的壞處就是紅燈該死的多。

  ……吵死了。

  按什麼喇叭?不知道十一點了很多人在睡了嗎?啊?噪音汙染?

  開車的就了不起嗎?啊啊──?

  (狠狠吸一口菸再吐一口長長的煙)……老子有一點想發飆。

  

  我是平和島。

  在等紅燈。

  啊?我半夜在外頭遊蕩又怎樣?犯法嗎?

  ……算了。我不跟女人計較。

 

 

 

他與他的縱情年代(靜臨)

卯●禾:精蟲年代

新羅同學:人類好骯髒啊~

 

 

 

  幾個小時前……大概是十點,我打開電視來看。

  聽湯姆先生說什麼有個節目做了我弟弟的專訪、是獨家消息來著,打開一看竟然是他媽的找死跟拍!原來幽之前跟我說被跟蹤就是這個啊混帳帳帳盎盎盎盎──回過神來電視又碎成一坨爛渣,藍白色的電光還啪滋啪滋地亂跳。

  ……今年第三台了,真是對不起幽。

 

  可惡。

  還是很生氣,真是太不爽了。

  啊啊啊啊啊──十一點還有電車,我去新宿揍臨也那傢伙出氣好了。就這麼辦。

  ……走一段路後才想到忘記帶鑰匙跟票夾。可惡。

  可惡!可惡!可惡!

  走去新宿算了。反正也才二十分鐘。

 

  該──死──的──

  我要擰爛臨也那傢伙的脖子!

  殺掉吧!折斷那傢伙跟跳蚤一樣跳來跳去的腿!用力地往後扳斷!

  打招呼之後先揍他一拳!(像當初他對我該死的那樣!)

  再踹他一腳!捏住他鼻子!拉出那條吵死人的舌頭!

  捏死他。

  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壓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咬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做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累死他痛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啊,到了。

 

  還挺快的嘛。

  臨也他家樓下那扇有點難處理的門已經在面前……要直接拉嗎?警報器響個不停很煩,我最討厭暴力了,也討厭噪音。

  ……用撬的?這附近好像沒路標了……而且可能又嚇到要出門買消夜的小鬼。

  啊啊煩死了……從牆壁挖洞好了,就這麼辦。

  我在旁邊那個花花綠綠的怪石頭挑了個位置,為了不造成麻煩我特意挖低一點,正要打下去時大門突然開了。

 

  是臨也。

  跟一個沒看過的女人。

  那跳蚤一手勾著那女人笑得很欠扁,那傢伙只要轉個身就會看見蹲在旁邊的我,但他沒有。

  搞什麼啊?這傢伙還在玩騙女人的天殺把戲嗎?

 

(親切的背景音效提示服務:照理說我該送女孩子回家才是呢,但有頭不講理的怪物找上門來,為了妳的安全,能否請妳自行回去呢?我沒有餘裕一邊與小靜打架邊分神保護人喔。喔啦?那就這樣啦,掰掰麻友理小姐。)

 

  女人向跳蚤鞠躬之後走掉了,我走到臨也背後,一手搭在門上,正想著要怎麼揍那傢伙時他突然嘆氣開口:「唉,為什麼小靜會深夜出現在我家樓下哪……」

  「當然是來殺掉你的啊,臨──也──君──唷──」

  他敢逃我就用大門砸死他。

 

  那傢伙慢慢轉過來面無表情看著我,啊啊,那傢伙總是不給我好臉色看。笑的時候不是捅一刀就是算計……而他現在用剛剛摟女人的手牽著我。

  「進來吧。」

 

 

 

  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又想利用我了?天殺的我才不會上當!!!!!!!

 

  『電梯關門中──電梯上樓──』

  ──啊?什麼時候進來的?

 

  臨也面對發亮的樓層鍵一句話也不說,隻手插著腰,不知道在想什麼詭計。

  這傢伙在打什麼沉默牌啊?

  我切一聲甩開他從口袋掏出菸,低頭時又從鏡子瞄到那張沒有表情的囂張苦瓜臭臉……喂看到我了吧?剛剛有看見我在叨菸吧?這傢伙不阻止我在電梯裡抽菸嗎?

  那我偏不抽!

 

(在靜雄惱羞成怒地將香菸又塞回褲袋時,側對著他的臨也正抿著唇列出今天可能報銷的傢具清單、預估損失金額,越算心情越沉重、眉頭越蹙越緊。)

  

  ──那跳蚤嘖了一聲。

  煩死了。

  那傢伙在不爽什麼?啊?就那麼不願意跟我在一起嗎???啊??????竟然還給我別過頭!!!!!!

 

  『啪碰!』

  我往電梯牆輕輕一拍就發出好大的聲響,跳蚤馬上轉過頭,我咬牙看他。

  ……我才不會承認剛剛被嚇一跳。

 

  「小靜想搞破壞也別挑這裡啊……電梯要是故障什麼的,才二十三歲的我還有大好人生等著,可不想跟小靜這種傢伙一起死喔。」

  說什麼蠢話又不是在演電視劇怎麼可能會那麼剛好!

  剛想吼出來時突然咖一聲,電燈全滅,電梯好像停止上升──?

 

  !!!!!!

  還好一片漆黑,就算被嚇到只要沒出聲我還是很酷。

 

 

 

  「……」我無言。

  「……真的假的啊這可是現實世界,『與死敵被關在密室』那種沒新意的老套劇情真的發生在我身上欸,對象竟然還是小靜?這是搞笑嗎?還是整人節目?世界末日?天啊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好痛!」

  那張永遠只會吐出垃圾的嘴在短時間就囉哩八唆了一大堆,我捏住那混帳的下巴往後推,當然我看不見,但我就是知道他在哪。

 

  「小靜輕一點──我要毀容了啦!可惡這個地方根本躲不掉!」

  臨也沒有掙扎只是大聲嚷嚷,我稍稍放鬆一點,那傢伙便往我腹部踢一腳,我把他壓得更下去。

  「痛死了啦小靜大白痴!不要大力搖晃啊,會掉下去的,我可不想死掉還要跟小靜在一起啊。不過小靜要是能先死掉的話就太棒了──小靜你就安心地死吧,我會好好活下去的。」

  「少死了給我閉嘴,那種事無關緊要。」

  重要的是我該如何抓住臨也,而不把那傢伙捏成醬。控制力氣很麻煩。

  「……小靜──」

  「囉嗦嗦嗦嗦窩窩窩喔喔──!」我吼,聲音蓋過他的。

 

  然後狹小的電梯裡被安靜給充滿。

  這該死的地方一點聲音也沒有,除了心跳與呼吸外完全無聲。空氣悶得令人不爽,我知道連空調都停了。

  我想抽菸。

  但我還沒有沒常識到在密閉的空間來點菸消耗氧氣,可惡,好煩躁。

 

  「……撥電話。我沒帶手機。」

  放棄掙扎的跳蚤長長地嘆口氣:「我只是下門送客啊,別提手機了,能料到小靜會來找碴的話一定不會沒帶小刀就下樓。」

  怪不得今天特別安份。

  「那快按求救鍵啊,說起來儀錶板不就在你旁邊嘛!」

  「才不要聽小靜的使喚。」

  「找死嗎?啊?那就──!」

  

  那傢伙突然舔了下我的手掌。

  濕濕軟軟,那種柔軟的觸感是舌頭沒錯。

  查覺到我的驚訝,臨也在黑暗中用那張看不見表情的臉孔笑了起來。

  「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搞什麼鬼啊你這跳蚤!?」

  他沒有回答,只是持續像白癡一樣發笑。

  我抽回手想去尋找緊急開關,臨也卻邊繼續笑著邊撲過來,與平常可能夾藏凶器的算計不同,這是個紮紮實實的擁抱。即使手指找到按鍵,我停下動作。

 

  於是我揪住臨也的後腦勺,我親吻他,很少見的那傢伙沒有咬我。

  那傢伙的手在我的背跟腰之間摸來摸去,我抓著他壓向牆,他的大腿像撒嬌那樣磨蹭我的跨下──啊啊真不懂這傢伙在想什麼。

  他嘴唇很冷,呼出來的鼻息很熱,我覺得腹部有火在燒,還一路往下滾,亂糟糟的、像被咬了好幾口那樣……啊啊我知道這傢伙想幹什麼了──該、死、的。

  

  臨也揪住我的襯衫,然後我低下頭改咬住他的脖子,他大口大口地喘氣、汗從我的鼻頭滴下來,那傢伙也在流汗,那條我用兩隻指頭就可以捏斷的脖子也覆上一層水。等等這是電梯欸!

  「喂──」我聲音啞到不行,「你該不會想在電梯做吧?」

  那傢伙抽掉我的皮帶,「這不是很難得的機會嗎?監視器應該拍不到喔。」

  「才不是那種問題!」

  「靜、小靜……嗯?」

  可惡!用這種呻吟一樣的聲音撒嬌裝乖也沒用啦──!

 

  ──結果我還是扯開那傢伙的褲子。褲頭扣飛出,彈到牆壁發出『咚』一聲又掉到地上。

  那剎那臨也突然推開我,電梯又開始啟動,電燈還是沒亮,但能感覺到在上升。

  一時之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電梯門敞開那刻燈全亮了。

  臨也舔著嘴角朝我笑。

 

  「愚人節快樂。」

 

Fin.

 

 

 

我沒什麼話想說,我只想這樣→愚人節快樂我趕完拜壇了唷呼\^q^/

小靜狗咩內我絕對不是故意把你寫得成這樣的oyz(喔我覺得我智商在寫的過程一定有退化)

好啦愚人節快樂!大家快樂!女神快樂煙煙快樂兒子生日快樂!^q^///////

 

流動*100401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征良
  • 太~美~好~了(笑)

    我絕對不是喜歡禁閉play(?)!
    可是這種被關在一個空間裡的想像真的是太美好了!輕挑的語氣也好、不認真又些許認真的遊戲人間,折原在這裡超可愛。
    大雄(笑)的「只要不出聲我還是很帥」讓我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同是靜臨愛好者的流動san請和我握手作朋友!!
  • 哇咿被稱讚了:$:$:$

    我還蠻喜歡公開場合噗類的(?)
    能被喜歡真是太好了wwww
    臨也的魅力就在於沒有神經的神經病、而大雄的魅力就是在怪異處神經的沒神經啊wwww

    我也覺得那句突破天際地腦弱的/揉臉
    喔喔喔好的www拜託妳跟我做朋友啊征良桑QDQ!!!!(緊緊握)

    流動 於 2010/05/30 23: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