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Radwimps-揶揄

 

 

 

 

我不是好人。

 不是壞人。

 不願意成為任何人所希冀的。

  拒絕接納。

  拒絕連結。

   所做的只是看著。

   看著。

    因為別種存在無益於我。

 

  說起來我,是人,吧?

 

 

 

  人 間(黑幕組)

 

 

 

  熱水唰一聲沖入青瓷茶壺,霧白色的水煙騰出,矢霧波江繃緊秀麗的面容闔起壺蓋,木無表情地默讀分秒。前廳傳來窸窸窣窣的談話聲,她仿若無聞,邊計算投資的股價能得利幾成、邊考慮在她老闆的飲食裡下啞藥或毒藥,哪者對世界的幫助更大。毫無疑問地除了先毒啞再安靜地毒死外並無他解,但死掉或殘廢她的薪資便沒人支付了,拯救了地球卻使自己的利益受損。不成。

  矢霧波江搖晃茶壺,壺嘴流出一道淡綠色的琉璃橋,晶瑩奪目,而她俐落地改變弧度將其截斷。

 

  她從來不是什麼甜滋滋的角色。別人的苦痛皆為他人事,她只為了自己的生命奮鬥。

  她的生命意義為:愛。

  愛的意義為:弟弟。

  弟弟是:一切。

 

  杯盤端起,波江如一台極為精確的儀器在客人及主子的面前彎身,優雅而快速地無聲放落熱茶。

  「很燙,請慢用。」她用與飲品成為反溫的嗓音說。

  不理會男客來回審視的笑意,她收起端盤準備回資料室進行歸檔,依然冷著那張人偶一般的臉,轉身那刻她主子叫住她。

  「……波江小姐。」編造謊言的清爽嗓音叫喚她,身為下屬的只好應答。

  「什麼事?」

  「請坐到我身邊來吧。」他朝她笑。情報販子的買客在此空間化為無物。

  波江沒說好也沒拒絕,甚至連盤子也沒放下,便移動長腿落座於她年輕的老闆身旁。

  

  不只一次。

  她在那副渾濁的深紅笑容裡看見萬物終焉。 

 

 

 

  秒針轉過十六圈又半,波江撩起一綹長髮塞入耳後。

  輕輕掃了眼抓起牛皮紙袋便倉皇離去的買客背影,不冷不熱地朝正癱坐在沙發上玩外套拉鍊的上司丟了句:「逃走了……你也真壞。」

 

  「別這麼說嘛,我說的都是實話喔。」眉清目秀的情報屋像是聽見小學生所說的笑話一樣,無奈而溫柔地搖著頭:「既然收了錢,那告訴客人所一直追查的真相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可是有身為情報販子的職業道德呢。即使真正的事實會激烈地傷害他所堅信的價值,但這不正是想得到某些東西所應付的代價之一嗎?所謂的『現實』啊,本來就是比任何惡意更傷人的事物,如果他無法接受那也就算了……而他相信了身為『情報販子』的我的『言語』中的價值,等同於他願意將『真相』中的『刀刃』一併接受,在那當下的反應也是報酬的一部份喔。」

  說完這一大串話,他仍溫柔地微笑著,同時將古金色的拉鍊拉到最底。

  「換句話說,他渴求『刀刃』而向我購買,我只是依照他的請求將『刀刃』給他,如此而已。怎麼說我壞呢?我完全不懂啊。」

 

  「歪理。」

  波江看也不看臨也一眼,從沙發站起身,彎下腰撿拾被客人摔碎的茶杯,白皙纖長的手指與深色地毯形成對比,碎裂的青色瓷片安穩地躺在她的手掌,發現臨也正蹲在旁邊觀察她的動作後,她補上一句:「知道『惡人』這個詞該怎麼拼嗎?到這裡工作以後,我發覺還能念作『Izaya』呢。」

 

  「真是謝謝波江姐姐所給的親切評價啊,被因事蹟敗露而正在逃亡的妳這麼一說,我覺得自己或許是個有點問題的人呢。我會好好反省的。」

  不用看也知道惡人正露出一副純真的笑容,新宿的折原臨也給予世界最大的謊言便是那張笑臉。所以該優先解決的果然是看似無害的事物嗎?

  「不客氣,那就請您把落地窗的窗簾老實拉緊吧。若看見老闆被狙擊槍轟掉頭顱,就算是我也會感到困擾。」

  「……」

 

  空氣凝凍幾秒。

  雖然她不認為臨也會為了這種程度的嘲弄便動怒,反常的靜默卻也沒令波江多麼在意,她只想撿完碎片起身開始下一個工作。

  「……波江小姐。」

  「?」她稍微挪動角度,以眼神表達疑惑。

  青年情報屋注視她一會兒,接著緩慢地開口:「流血了呢。」

  

  下意識用視線在自己手上尋找傷口,感覺神經卻告訴大腦:沒有絲毫疼痛。

  並沒有受傷。

  她這麼斷定,且朝青年瞥了眼,而被她稱為惡人的上司則帶著微笑回望。

  「那麼,把那些傷害妳的刃片給我吧。」

  

  像是安撫一樣的溫柔言語。

  波江沒有詢問原由,便順從地將手裡的碎片倒入情報販子攤平的左掌中。

  扣在食指的銀戒反射窗外日光,藍白色光暈混著金屬感映在青瓷上轉為帶有透明感的色彩,璀璨地病態。而蒼白的手掌輕輕地將其圈握,逐漸加重力道,茶杯的碎片逐漸地在蒼白的掌中發出壓抑的哀鳴,加重、瓷片發聲,加重、骨骼發聲,加重、最後無聲。俊秀的青年仍帶著暗紅色的微笑。

  「啊──已經沒事了,波江小姐。」青年用溫柔到令人想哭的語氣說。

   

  而波江正盯著他左掌裡被攫住的光粉,想必那裡頭所抓住的事物正體是為流動的鮮紅吧。

  真是有病。

  卻又像個小孩一樣。

  完全不穩定的傢伙,無法理解。

  最後她這麼評斷,用些微戲謔的目光:「你是被虐狂吧。」

 

  「不是啊。」他眨眨深紅色眼睛,神情平常地張開手掌,「倒底是怎麼認為的呢?」

  再次攤平的手掌裡一片空白,除了天生便有的掌紋與幾乎不離身的戒指以外什麼也沒有。並沒有波江所預期的、被扎得模糊的血肉。

 

  「這是怎麼回事?」

  「神蹟啊……別那種眼神嘛,只是小小的魔術而已。」臨也聳了聳肩,偏過頭往落地窗的方向看了一眼,打在側臉的光暈柔和地像首詩。

  就算是詩,也是充斥虛言的存在。這麼想著的波江並沒有發表任何意見,順手就從桌下抽出幾張紙,將較大的碎裂杯體緊緊包覆後置入資源分類後的垃圾桶。

 

  「話說回來,波江小姐那樣沒關係嗎?血還在流喔。」

  腹中盛滿異常的惡人貼近她的身旁,笑吟吟地拉起波江的右手無名指,亮紅色的水由指尖滴落,而他拉至唇邊舔去。

  是在什麼時候?波江深褐色的眼睛微微瞪大。

 

  潔白的指頭(滴落)、

  亮紅色的血(被)、

  嫩紅色的器官(捲繞)、

  粉橘色的指甲(反射光點)、

  濕潤的痛覺(凝結)、

  柔軟的謊言(蔓延)……

  唇上的刀刃。

  (割裂視覺。)

 

  寒意自肢體末梢爬起,波江首度莫名其妙地對小她幾歲的老闆感到恐懼。

 

  「聽說唾液可以消毒?」經營情報屋的青年笑得一派天真,

  「做為妳讓我騙到的謝禮好了,我啊……果然最喜歡人類了。」

 

  在這時,矢霧波江才體認到自己不過是個人類。 

 

Fin.

 

流動*100511 完了我上課大概來不及了夏爸拜託不要當我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煠
  • 悄悄的來這裡看過好幾次這篇了
    果然還是好棒QuQ
    我喜歡的文風!!!
  • 哇啊,過了兩年半還有人願意表示喜歡、真是太好了!
    我很開心,謝謝您的喜歡(艸 )
    雖然有點害羞,我也很喜歡這篇的說XDDD

    流動 於 2012/10/24 02:22 回覆

  • 煠
  • 其實我從去年就來過這裡看過這篇了xD...現在又重溫ww
    還是那麼讓人喜歡-///-
  • 真害羞兒(艸)謝謝您回來看看///

    流動 於 2012/10/25 01: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