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支離破碎後殘渣絞盡

 

 

  門田京平依著經驗小心翼翼地爬上樓梯,推開半鏽的鐵門風便迎面而來,反射性閉起眼睛,再次張眼見到的是沐浴在橙光下眺望遠方的少年。

  並沒有掩飾腳步聲,想必對方也查覺自己的存在,門田已走到對方背後,平時聒噪的人此時卻仍一聲不吭,門田盯著少年沉默的背影,半晌才出聲。

 

  「喲。」

  「喲。」

  「……放學了,你也快回去吧。」

  門田將書包靠在門邊,扇狀影子在屋簷的直角靜靜展開,他打算就這樣回去時少年背過身來揮動手臂:「丟過來就好,謝啦──我就知道門田同學會幫我把書包送來。」

  「你對我也太有把握了吧,難道以為世界會朝你想的方向運轉嗎?」

  「是沒辦法,可是我能盡力讓事情看起來像是那樣嘛。只要看起來像不就好了?」

  少年笑著說,橙色的光芒下傷痕是鮮豔的紫紅色,近似妝容。

 

  「……」門田注視那張似乎比自己稚齡的臉。

  「就像你對平和島幹的一樣?折原臨也。」

 

  「哎唷。」臨也叫了聲,他的表情仍親切得完美,語氣絲毫未起變化,「怎麼?你被老師約談了嗎?」

  「……這麼快承認真的好嗎?」

  「什麼啊,原來是瞎猜的。」

  「不,也不是那樣。是偶然聽到的一些流言加上我個人推測……」

  對方倒是笑容可掬,「門田同學對我的事情真是熱心,好感動喔。不愧是來良的地下老大呢!」

 

  「別搞錯了,我對你們的新仇舊恨沒有絲毫興趣……但若可能牽扯到我身邊的人,我便不可能不聞不問,但那並不是為了你,而是為我自己。」

  「所以相對的,」門田收回眼神,隻手插入口袋往樓梯口走去,「在此以外與我無關。不管折原臨也你要陷害誰、耍什麼詭計、想要扭曲什麼我不會干涉,也沒興趣知道。」

  

  「──原來我看起來像是這麼厲害的角色嗎?」

  這句自嘲的話裡參雜一絲能夠察覺的苦澀,於是門田停下腳步。聲音繼續獨白。

 

  「辦不到啊……連改變某個傢伙這種事我都沒有成功,怎麼可能改變世界呢?我很多很多很多事做不到,那些做不到的遠比能辦到的多呀。你覺得小靜很可憐嗎?但慘敗的可是我呢……我的驕傲及信念被狠狠踐踏耶。說到底,想盡辦法逃走的我才是那個輸家喔──?」

  

  門田轉過頭,少年撐著腳步搖搖晃晃地前進,逆光的臉仍帶著與狼狽現況不合的笑容。

  臨也俏皮地吐著舌頭:「別用那種驚訝的眼神嘛──唯有面具我是絕不會取下的喔。」

  「……真虧你能毫不在乎地說這些。」

 

  「這不是很了不起嗎?坦承自己失敗的人可是不多喔?」話剛說完臨也便踉蹌倒地,面部朝下的撞擊發出一聲悶響。

 

  「……笑著摔個狗吃屎是很了不起。」

 

  門田走近臨也身旁時,他抬起滿是塵砂的臉笑。

  「啊啦?謝謝你來攙我啊,門田君──」

  「不,你若是個男人的話就自己站起來。」說著便把臨也一把拉起。

  「……那你幹麼啊?」

  「你只是個高中生,跟我一樣是個少年,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男人。」門田京平背對臨也聳肩,「耍賴可是小鬼的特權……我們都為時不多了,要好好把握才行。」

 

  「門田同學人真好欸,我要叫你小田田!」折原臨也笑著撲到門田的背上,「反正我是小鬼嘛。」

 

  「……!──喂!你……!」

  「輸了就輸了嘛──沒什麼了不起的。對吧?」那是門田第一次看見折原卸下面具。

  少年面無表情地望著校園外的街道,緩緩地道:「我想要的並不是世界。」

  

  一直都不是。

 

Fin.

流動*100703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