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椎名林檎-

 

 

 

  折原臨也向三島沙樹伸出手、潔淨蒼白的手指。銀質指環於其上傲慢發光。

  她把自己的手搭上,她慢慢說:「是的,我什麼都知道唷。」然後笑。

 

  紀田正臣沉默地握住三島沙樹的手,指尖淌流血液卻依然冰冷,沙樹還是笑。

  「不,我什麼也不知道。」

 

 

 

    噓言份子誕生瞬間(沙樹中心)

 

 

 

  「過一會兒就去接妳。」

  正臣這麼對自己說。

 

  少女坐在貼著騎樓擺設的白色公園椅,她穿著監護人贈送的鵝黃色小禮服,深金色緞帶繞過纖細腰身於左側打上蝴蝶結,雙手十指交扣平置於大腿,少女停止呼吸一秒,接著抬頭凝視天空。

  童話式的群青色藍天對著世界微笑。

  於是她也笑,以不諳世事的天真。

 

  水橙色日光灼澆她幾近於透明的小腿、腳踝及沒有刮傷的乳白色娃娃鞋,小販與他的推車一同喀啦喀啦經過,注意到疑問視線,少女抬起中指戴有金屬薔薇的右掌揮手微笑回禮。

 

  毫無陰霾的午後連空氣都甘甜。

  幼童揮舞蓬鬆棉花糖跑過,踏著愉悅歡快的紅舞鞋;老婦人在門口曝曬舊書,灰黃薄脆的書頁發散古老氣味;二樓的住戶推開玻璃窗,為黑色檯架裡的盆栽澆水,水滴沿著未開花的青綠色葉尖墜落地面。

 

  少女抿起病態無色的嘴唇,弧度仍是笑容。

  一名孕婦進入她的視野,白皙的水腫手臂上靜脈浮起,布質購物袋在肩膀拉出深深勒痕,手指還提了枚裝滿蔬果的透明塑膠袋。

  少女瞇起眼,靜靜注視她吃力笨拙地動作。

  凝視那身姿,少女開始想像生命的重量。

  她想像女人腹內的嬰孩。

  她想像嬰孩小小拳頭內的血管。

  她想像那細小的血液寧靜地流淌,流入她紫藍色的靜脈並與自己的血緊緊相擁。

 

  時間以孩童稚嫩的數數流逝,少女黯淡的眼睛望進孕婦的,她看見對方的眼睛是漆黑透明。

  但她知道對方還看不見自己。

  購物回程的懷孕婦女持續前進,經過少女腳尖時孕婦朝少女瞥一眼。

 

  她們視線對上的那刻,街上圍成圓圈玩鬼抓人的孩子們一哄而散。

  也許是聲響太大,或是其他,婦人體內的時鐘秒針剎那停止,塑膠袋提口由她僵硬的手指滑落,茄子青椒紅蘿蔔一一滾落地面接著叩傷,有枚圓滾滾的東西滾到少女所坐著的公園椅後頭。她沒有回頭。

 

  已經不感到悲傷的少女緩慢地、沉默地微笑。

  孕婦丟下那只呱呱墜地的提袋落荒而逃。

  少女沉靜地離開一處發燙、一處冰冷的座椅,伸長手臂蹲下撿拾滾落後頭的蔬果。此時手機於側背包內震動。

 

  「你好,臨也先生。」她握著那顆橘黃略青的番茄接聽電話。

  「小沙樹嗎?真不好意思,妳見到妳的將軍了嗎?他有跟妳說什麼吧?」

  「還沒見到唷。但另一位已經見到了。說……什麼?正臣怎麼了嗎?」

  「啊、這樣啊。」

  「嗯。」她憐惜地注視滿是沙土的黃色番茄。

  「那過一會兒我就去接妳。」

  「好呀。」

  「在我到前可別到處亂跑唷?」

  「不會的。」少女笑著,「我早就無法離開了。」

  「掰掰,我會去找妳的。」

  「臨也先生是明知故犯的騙子,所以我也是。」

 

  少女將還沒切斷通話的手機拿到唇邊,略為困擾地朝絲毫沒有改變的群青色天空微笑。

  「……你們不是正在一起嗎?」

 

Fin.

隱臨正臨。

 

流動*100906

  *100907

100906.png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