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再會

 

  起重機一槌把老朽的屋牆打碎,象徵宇智波家輝的巨大團扇缺了一角,第二槌,褪色的圖紋只剩扇柄零散地晾在那裡。這一代的忍校生已經少有孩子會敬仰寫輪眼的強大,有些是不知道兩大瞳術家族都起源自木葉忍者村,甚至沒聽過『宇智波』這姓氏的人也有,還不在少數。

  歷史的締造並不用花多少時間,真的不多,不到十年便綽綽有餘。

 

  「真不愧是營造大國的岩之國啊……」

  不知道誰這麼感嘆,鳴人順口接:「是啊,雖然是退役的機型才送來木葉,但盯著這瞧實在該想失業之後該怎麼辦吶──量產的話忍者一定會失業吧?吶!」

  「哈哈哈鳴人大人您別開玩笑了──」

 

  和平時期所助長的便是生機。

  人一多建築就不夠用,這時幹部提出將廢棄集聚收為公用土地重置的規畫,提案一致通過。

  而最先該列入考量的便是占地廣又荒置多年的宇智波舊宅。雖然有人主張宇智波是木葉該保存的財產,但破落望族的榮耀不值一顧,先從宇智波開始整治的提案也幾乎是全體通過。

  此時轟隆作響的巨大機械壓碾木樑。會議中曾有人建議木造屋乾脆一把火燒掉,省事省時還可以做農地肥料。適時有人提案友邦送來的大禮物要是不偶爾發動做保養可能生鏽,決策部的聽了想想覺得有理便批准,還替執行部省下一大批引爆符及查克拉。

 

  來監督工程的則是漩渦鳴人。

  被公認為下任火影繼承人的鳴人地位已非同小可,照理說這種擴地工程不需要勞請他來督工,但這是他自己請求的,大人物說的便算底層也沒什麼反對聲浪就讓他來了。

  反正官員擺著也沒什麼事。和平的好處。

 

  初期整復工程的耗費時間估計是一個工作天,實際上只花六個小時不到,宇智波家的根源處便只剩塵沙亂舞──還有倒塌的木材與磚牆,明天會有另一批人來回收仍可使用的造材以待日後使用,評估過後才會進行下一部重整工作。

 

  午休時間佐井幫鳴人送了便當來,兩人坐在刻畫團扇的匾額上一起吃小櫻捏的飯糰。鳴人塞的滿腮鼓脹,口齒不清地講:「我本來還幻想拆到一半佐助會氣呼呼地跳出來揍我喊:『你拆我家幹麼?』咧!」

  佐井看了木板一眼,慢條斯理地把那口咀嚼完說:「若看到家徽被墊在屁股下來坐……可能不只揍人這麼簡單吧。」

  「嗯嗯大概提著千鳥衝過來殺我吧!哈哈哈哈!」鳴人用力點頭。

 

  三兩下鳴人便把自己那份全部嗑光,冬天的日光不很炎熱,他仰起脖子瞇眼睛抬臉盯住青空,流雲絲一樣地滑過。這是你所期待的相逢型態嗎?鳴人嚇一大跳,撇頭張望發現佐井正看著他,純黑色眼睛安安靜靜地看著他。

 

  鳴人只頓了會,然後故意皺眉擠出苦瓜狐狸臉抱怨。

  「啊啊──你這傢伙長得還真像那個討人厭的佐助耶!」

  「我知道。」佐井微笑邊闔上飯蓋,「一開始小櫻小姐就說過了。」

 

  前面說過這個年紀的鳴人是木葉高層,其實自己會怎樣和宇智波佐助相逢心裡早有譜。

  但鳴人也只是笑,笑著說一句:「今天天氣真是好耶!等會一起翹班吶!」然後搔搔頭繼續保持傻笑。

 

§

 

  約一個月過後漩渦鳴人見到從水之國被送回來的宇智波佐助。

  濃雪讓細胞大致保持完整。而火之國裡的木葉不太下雪,波之國會,而當年七小班一起到波之國出任務時碰上的是雨季下的也不是雪。

 

  鳴人看暗部裡的忍術開發隊一條一條列:「保有右邊寫輪眼的頭部還連著頸肩、完整的左小腿、兩隻手腕、四分之一顆心臟、兩片肺葉、五分之三的肝臟、一枚腺體完整的腎、皮膚組織若干……以上。」

  一個年紀較為資深的高層笑道:「這樣看來木葉實在分到不少,該感謝綱手大人跟水影的交情。」

  

  鳴人不知道這樣算多還是少他沒有概念,他是行使權力才破例得以旁聽這個分贓會,但他覺得那把宣讀數目的女聲聽起來很像小櫻。得到允許後他靠近一點觀看那些構成佐助的肢體。

  首先鳴人盯著頭瞧,佐助的嘴唇緊閉眼窩凹陷。

  一名離他最近的暗部為他解釋:「寫輪眼很珍貴,未免腐敗已裝進保鮮液存放以待研究。但霧隱提供的這隻眼已失去功能,縱使移植活體,能使用的機率依然極低。」

  「我想看一看佐助的眼睛。」

 

  不久一枚玻璃圓筒便有人雙手呈上來,色彩鮮豔的眼球在透明保存液裡載浮載沉。

  鳴人靠近它,嘴唇微動。

 

 

 

 

  ──噯、佐助……

 

 

 

 

 

 

Fin.

 

 

 

 

 

流動*101017

除了銀高以外我喜歡得最久且喜歡得緊的就是鳴佐雖然我很少寫。

中學時的願望是把題目寫完,現在的願望也是把題目寫完……

我忘記鳴人的口頭禪是『欸』還是『吶』了囧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