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清楚有沒有CP,但有CP的話絕對少不了金高。

好我大概是生活太空虛太不想做報告了太找死……

 

BGM樁屋四重奏-いばらのみち 

 

 

 

 

  「先生請止步,我們這裡是專門招待女性的俱樂部,男性的話可能有點……」

  「噢,我不是來玩的。我只想找人。」掏出火柴『嚓』一聲劃過,點菸。

  「真不好意思,不是要消費更不方便讓您進入內部了。還有為了客人們的觀感,請別在這裡抽菸。」

  「這不是菸這是我精神上的棒棒糖。不是來玩就不能進去嗎?那我就當客人吧。叫你們的Top1出來。」

  「這位先生我剛剛說了我們這裡沒有招待男人的服務請到別家去謝謝!」

  「唉呀,服務業還態度如此差勁……這可是會嚇跑客人的唷?」不緩不慢地,男人朝新來的服務生臉上噴一口濃煙。

 

  「咳咳咳--就說了這裡禁菸!我們不接待男客人!幹什麼啊?在這個年代還穿和服你哪來的可疑份子啊?先生你再不走我就要叫保全了!」

  「驅趕客人這種事真狠啊。不是聽說在和新開的高天原在對抗嗎?幹什麼嘛,不就說了我是來找人的?至於我是誰這種事……看名片不就知道了?」

 

  男人叼著菸管,慢吞吞地在袖袋掏出一張名片遞到即將抓狂的侍者面前,侍者接過,狐疑地盯著男人將小小卡片上的字念出來:「萬……事屋?什麼啊?」

  「沒錯。」男人慵懶地扯動嘴角笑開,沒被繃帶纏繞的銳利獨眼微瞇,像是嘲笑侍者一樣。

  「登勢茶館樓上的萬事屋小晉──就是我。」

 

 

 

    金魂(01)差異性 

 

 

  「萬事屋小晉……?」

  「嘛、總而言之就……」

  「Excuse me囉──本店禁菸唷!」

 

  另一道飽含笑意聲音打斷萬事屋的話,並將手上的茶朝正在冒煙的菸管潑去:「男公關們忍著不抽菸也很辛苦的嘛,所以點著菸進來的都要受潑茶水之刑喔!」

  

  萬事屋錯愕地看著自己的菸發出『滋』地一聲被冷茶澆熄,年輕侍者往回望。

  「金、金時先生!」

  「唷!碰上奧客了喔?」一頭金捲髮、身著高級西裝的男公關舉起右手懶洋洋地回應。

  「是啊,這位先生一直說什麼要找人、要叫Top1來,我已經試圖阻止過他了……還自稱說是萬事屋什麼的。」

  侍者看到救兵便欣喜地對著自稱萬事屋的男子比手劃腳,而男人始終低著頭不發一語。

  「Top1?I t’s me啊。我來解決吧,你去忙你的。」

  「是、是的!」

 

  聞言侍者歡天喜地離開了,金時揚高眉毛,雙手抱胸繞到垂下頭的萬事屋身旁端詳。

  「嗨嗨──這位矮不隆咚的先生聽得見我的聲音嗎?摳摳摳頭殼還在嗎?還活著嗎?」

  「……我……」

  「啊?」

  「我要殺了你。」萬事屋抬起頭。

  看清對方容貌後,金時驚叫出聲:「啊!你不是……」

  「去死吧天然捲。」

 

  『碰蹦──!』

  霎那男人扯住金時的頭,往牆重摔,吧檯牆上的掛畫應聲摔落。

  

  「痛痛痛痛痛--快放開啦高杉!頭皮要被扯掉了啦!我只是開玩笑的啦!好啦!對不起!再不放阿金就要變成地中海了啦!」

  「你知道嗎金時?」

 

  一手抓住金時的金髮,一手甩著仍在滴水的菸管,高杉緩緩地道:「醫生說我氣管有問題,一週只能抽限定次數的菸。」

 

  「咿剛剛那句台詞我好像在哪裡聽過……痛痛痛!好啦!剛剛那次不算啦!只抽一口的菸不算啦!你等等還可以再抽一次……但快點放開阿金我好嗎?好嘛!」

 

§

 

  「呀呀呀呀……真沒想到矮杉同學會來找阿金我呢,然後呢?搬到新宿這麼久連屁也不放一個的萬事屋boss有何貴幹啊?」

 

    包廂內,金時坐在高杉對面沙發上揉著頭皮,而臭著一張臉抽菸的高杉揚起左邊嘴角陰測測地笑:「你不也沒來找我麼?金時。說什麼不知道地址之類的推託可是只有小女孩信喲。」
  「嘛,阿金我so busy的咧。」這倒不是謊話。
  「忙人唷──那我還該感謝承蒙大牛郎恩召囉?」高杉上半身往沙發仰,「你能夠改一改那令人不爽的說話方式嗎?」
  「這是風格啦,style、s──ty──le!」沒理會高杉的諷刺,金時聳肩:「你怎麼離開京都啦?還做起萬事屋……」

  「破產。跑路了,來東京避避風頭。」

  「哈哈哈由高杉大少爺的口中說出來真是一點也不好笑。」

  「幹麼不相信?夜叉都能當牛郎了,我這浪蕩子把家產揮霍殆盡有什麼奇怪的嗎?」

  「也是也是,尖酸刻薄的傢伙都變成無業遊民了……但缺鈣這點你到是完全沒變啊,身高看上去也縮水了一咪咪……」說著金時就端起桌上那兩杯已放得微涼的甜咖啡來喝,高杉的那份則是動也沒動過。

 

  「你信不信我把你理光頭?」高杉將菸管靠在咖啡杯緣倒菸灰,而且還是金時那杯。

  「我信。」秒答:「所以到底要我幹麼啊晉助少爺?」

  「我接下一個工作,來找尋被男公關迷走的婚約者。」高杉說著便交疊雙腿變換坐姿:「本來我是不想自己過來,但沒辦法,助手和工讀生都另外有事。」

 

  「唉唷唷這世道啊……但可不是萬人迷阿金我幹的唷?」支著下巴,思考一陣子後正襟危坐。

  「喔不,說不定真的是我……嘛女人都一個樣啦,叫那男的還是死死心去找個新老婆比較快。」

 

  「不,我的委託者是某高官的女兒。」

  「……呃?」

  見到金時發愣的拙樣,高杉似笑非笑:「我是來幫她找因沉迷於男公關而失聯的未婚夫。」

  「──耶耶耶耶?!」

  「很有趣吧?委託金也不差,所以我才接啊。」高杉笑著聳肩。

  「你差勁的個性變差了嘛高杉。」

  「多謝誇獎。」

  「嘛,我也該去工作客人應該到了……我知道啦,有什麼消息我會通知你。」用手指扒整被抓亂的頭髮,金時站起身:「走吧,我送你。」

  「謝謝。」高杉跟在後頭。

  「你以為我會說不客氣嗎?哼哼這你就錯啦小矮子!」

  「啊,還有一件事。」

  「嗯?」

 

  『喀。』

  「我問你……『那件事』跟你是幫兇嗎?」

  金屬槍口抵在金時的胸前,正對心臟,高杉偏頭笑得開懷:「把槍放在暗袋還被我摸走……是變弱的你的不對唷,金時。」

 

 

 

 

Tbc.

 

 

 

 

流動#101026

  #101028 語氣修正

其實我超想把標題改成『晉魂』。

到底要叫萬事屋阿晉還是萬事屋小晉我想了很久。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