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宿舍藏了一把木吉他。

 

  去年我對家裡謊稱參加課後讀書會,實際上我卻向班導師表示家庭不支持我參加課輔。多出來的時間就到餐館偷偷打工,為的就是存錢買一把屬於自己的吉他,但……我的吉他計畫不到一個月就被拆穿。是老哥首先察覺我的異狀。

 

  幸好要求我回學校晚修的老哥並沒有告訴老爸。

  哥反而瞞著老爸,幫我買下那把吉他,明明我什麼都還沒告訴他啊。

  我從老哥手中接過琴箱時感動到幾乎飆淚,平常沉默寡言的老哥只是笨拙地揉我的頭髮說:「聖誕禮物沒有囉。」

 

  為了保護這把得來不易的寶貝,我不停更換藏匿吉他的地點,有時房間衣櫃、床底、天花板、學校置物箱、朋友家裡……等等,今年升學後它正在我寢室衣櫥中。

  好好珍惜物品並盡情使用它,是我對相當疼愛我的老哥表達謝意及敬意的方式,雖然老哥與我異父也異母(雖然聽說確實有血緣關連,詳細只有去世的老媽才知道),但我敢說全世界與我最親近的就是老哥了。

  相反地、我的身體有一半是老爸的基因,我們卻一點也不親。老爸發現這件事後肯定會殺了我。這可不是開玩笑。

 

  話說回來現況。

  我不否認,人的一生中可能會發生一兩件奇妙的事。科技如此發達卻也無法解釋所有自然現象、甚至超自然現象。例如現在,我那使用不到二十年的大腦就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的情景。

 

  我只是想拿衣服洗澡而已。衣櫥內的小抽屜突然彈出一隻手,再來是手腕、整隻小麥色手臂、軀幹……很快地身體完全出現,宿舍簡陋的衣櫥吐出一名幾乎有著健康膚色的全裸女人。那時我正抱著吉他坐在自己的床上,我真的只是想著『該拿衣服洗澡了吧?』而已。

  衣櫥或許可以躲人,但我確信不論是魔術還是軟骨功,那隻只能拿來收納內衣褲的抽屜都絕對、鐵定不可能藏著人──一名身材絕對夠格上色情書刊封面的成熟女人。

 

  這可是所謂超自然、超現實現象。

  大概正是ACG的經典梗『異次元穿越』吧。

  M字腿女人在地上直起上半身,風情萬種地伸懶腰,注意到我後笑著向我打招呼。

  ──說實在的,她長得豈止是不錯,甚至比在螢幕框內跳來跳去的泡菜妹好得多,但她光溜溜的屁股坐在國文課選讀的『地獄變』上……基於我的小小潔癖,希望她能賠我一本新書。

 

  「嗨,小帥哥。」

  「宿舍禁止女性進入。」我冷靜回答。

  ……其實很緊張,室友就快回來了。還有一個小時能把裸女趕走,如果弄得走。

 

  「噯。真有趣。不先問我『為什麼』嗎?」

  她舔著嘴唇呵呵笑,我照做:「妳為什麼要從我的內褲櫃出現?」

  「為了服侍您啊,我的主人。」

  「我沒召妓。」爛掉的A片梗,同時我上下左右地尋找房間內的攝像頭。

  「您誤會了,我來自魔界,並不只是那種膚淺的原因……」她扭動線條色情的肉體,伸出粉嫩的手掌揮向我:「為的是迎接您回去即位──您將成為魔王!」

 

  「……」

  沒殺過魚也吃過小魚乾吧?我眼神就是那樣。

  魔界小姐越說越激動,她緊握著小小的拳頭揮舞,胸部隨著急促呼吸而激烈起伏,健康膚色的臉龐變成漂亮的粉紅色。

 

  「這大概來得太突兀──但這卻是您的權利!是義務!是宿命!」

  「但您可是惡魔!身為魔王您將君臨天下!」

  「屠盡萬物!不管人類或是魔物都是您的家畜!率領無數愚民統一次元!一切!」

  「一切的一切,都將敬愛您!畏懼您!詠頌您!渴望您!」

  「您將成為森羅萬象的中心──永存永榮!永生不滅───────……」好像是尾音拖太長而沒氣了。

 

  「喔。」

  「……您沒有熱切盼望這樣的遠景嗎?」

 

  大概因為我毫無反應,魔界女冷靜下來了。沒想到魔界也有政治狂熱份子。

 

  「沒有欸……我不答應的話會怎樣啊?」

  「那雖然對您失禮,我將從您的親族、同窗開始一一除掉……」

  「好麻煩喔……」我嘆氣,「這麼說我到底是人還是魔啊?」

  「您可是魔界裡擁有千萬年壽命、階級最高的大惡魔啊!」她充滿魅力地微笑:「您大概連動物都沒殺過吧?別煩惱,日後您就會習慣殺戮了。」

  她驕傲的態度就像購物頻道的人信心滿滿地推薦:『這是本公司的最高傑作──全自動電磁馬桶刷!』一樣。

  

  「那魔鬼會死嗎?」

  「只要不被比自己高階級的惡魔──您是最高階級,給毀掉頭部,在壽命用完前並不會死,被殺死的惡魔將在人間單位的十分鐘蒸發。」

  魔女很得意,大概是電動馬桶刷永久保固的意思。

 

  「真的?」

  「屬下句句屬實。」自稱變了,幹麼一副我已經決定當什麼魔王的樣子?

  「那還有多少人──多少惡魔知道我是魔王啊?」

  「只有屬下。屬下是專司迎接新王的祭祀官!其他臣子將在您返回魔界後一一朝拜。」

 

  那就是獨家販售的意思。販售員還不穿衣服。

  於是我站起來,慢慢地深呼吸,然後微笑。極為放鬆地微笑。

 

  「我……」

  她合併雙腿正坐,一臉期待地盯著我。真可憐,母魔鬼竟然還愣在那邊反應不過來。

 

  「我──最討厭被叫惡魔喔。」

  我霎時高舉吉他砸爛她的頭,腦汁與碎殼爆在地板上,濺到他處的少許體液慢慢冒煙,大量攤在地上的則像上個月在路口買的爛糊糊蕎麥冰沙一樣,只是加了些番茄汁。

  我瞥也不瞥爛糊糊冰沙一眼,大步跨到書桌抽起紙巾,仔細地擦拭寶物上的汙漬,忍不住一邊喃喃:「況且人我早殺過啦……」

 

  『叩叩。』有人敲門,而手錶顯示的時間室友應該才剛出車站。不會這麼早回來吧?

  「秋人──?」是隔壁寢的。

 

  為了維護空氣品質我打開窗戶,順手捏起『地獄變』丟入可燃垃圾捅,才懶散地回答:「在啊,幹麼?」

  「怎麼回事啦?好大聲喔。」

 

  「喔。打蟑螂啦。」我瞥一眼正消失得差不多的冰沙,「只是不小心就用吉他打了。」

 

Fin.

 

流動*100918

  *101004

  *101012

 

  想寫的只有爆頭。秋人應該還會再出現,請大家多多死──指教☆

  本來想要應景一點寫萬聖節相關,可是第三號到各位的手上也十一月初……想想還是算了。

  最後想說的是:誰規定有使者來,主角就必須成為救世主/魔王/魔法使/聖女貞德/H Ero啊?!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謙
  • 吉他啊啊...
  • 堆餔擠XDDDDDDDDDDDDDDDDD

    流動 於 2010/12/07 14: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