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恩:「蓋瑞很晚了,快去洗澡。」

  經過客廳時我知道蓋瑞正在線上遊戲中瘋狂廝殺,也許就要被抽離,我抱著毛巾與衣服打算搶先一步走進浴室,我用大象的腳步重重踩擊地面。但蓋瑞持續殺戮,他們無視我。

 

  我關上門吐氣。

  「嘿,現在這裡是我的了!」

 

 

 

(不好意思鳥不生蛋的寒舍空無一物的YO!)

  

 

  洗碗時很靠近後陽台,聽得到煙火施放的轟隆聲看不到花,我知道在某處的夜空花苞正啵啵啵地施放。把碗拿出去晾,我辨出看不見的煙火位於右前方,其實仔細看還是能在邊陲發現一點點蹤影;左前方啾──一聲,開出繽紛華麗大朵煙火,但很快就停止,倒是看不見的花持續地啵啵啵啵……我進屋子洗鍋子。

 

  把鍋子拿出去時,赫然發現右前方豎立一張彩色的光線卡片。某棟大樓將牆壁的燈光裝置成七彩,我想起很想去訂的彩虹巧克力。盯著立體彩虹巧克力看一下我想拍照,但手濕濕的我不想用骯髒的狀態處碰少爺,鍋子還剩一隻,全洗完再出來拍好了。我又進屋子洗鍋子。

 

  全洗完後出來彩虹大樓變成一張全黑的巧克力板。風呼嘯過一整片低矮鐵皮屋往我臉上灌,過不很久,巧克力板又綴上色彩。由紅色開始慢慢舖滿整面、對角線地增添上橙、黃、綠……我很感動。一邊叫喚蓋瑞過來。

  蓋瑞黏在他的遊戲前直到我疾聲呼喚後才挪動屁股到我這邊。

  我說,欸,你看你看那裏!彩虹耶!

  蓋瑞:「新大樓吧。」

  那不是新的他本來就在了!是突然變成這樣的!

  蓋瑞:「喔,換皮手術吧。像新聞那樣。」

  才不是!

 

  蓋瑞還是意興闌珊地回到電腦,那剎那我帶上門,也沒什麼拍照的意緻了。

  門縫被我帶到最小,最小最小、小得只有一咪咪咪時我突然想起暮光下的火災;左遠方天幕微微橙紅,灰色的煙與霧氣像髒掉的棉花糖,所以建築看起來都髒汙無比。朱雀之空在那樣的色調下進入仲夏之夜。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