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出自藍晶的短文一百題。

 

007.漣漪

 

  到了,就是這裡。沒有掛註門牌的一夕宅。

  柳寧將畫在便條紙上的簡易地圖收入大衣口袋,接著抬頭仰望幾乎掩蓋狹巷光線的大樹,他瞇起眼,在枝葉繁密處發現一窩沒有鳥隻的鳥巢,葉叢在路面形成相同厚重的樹影。

 

  『轉入第六街後直走到底,右轉,擁有蓊鬱老樹的庭院便是敝宅所在。』

  按照少女的指示加上從自己蒐證的結果應當是正確的,到了約定時間,門口卻除了自已以外別無他人……這是怎麼回事?柳寧正在懷疑的同時,一輛計程車緩慢地駛進巷口並停車,車體還發出足以讓柳寧聽見的爭吵,而他還離車子有段不小的距離。

  「大叔你真是講不聽耶。」

  「客人,這樣我很為難的!這樣下去我只好開去警察局了!」

  「我沒有不付啊,只是忘記帶錢包了咩。」

  「哪來的強詞奪理!所以說現在的青少年實在是……」

  「不要什麼事都推到青少年身上好咪?所、以、說,讓我下車借錢啦!再這樣煩下去就去消基會囉去消基會囉!」

  突然間後座車門被推開,一名用厚圍巾緊緊纏住脖子與大半臉孔的男子下了車,粗魯地將車門重重摔回後朝柳寧所在的方向大步邁近,他的髮色似乎是……淺粉紅?媽的。

  柳寧沉下本來就給人難以親近之印象的蒼白臉孔,雀綠色眸子朝計程車狠狠瞪一眼。

 

  來人雙手插在外套口袋,開心地大叫:「嗨──我就知道水果你會早來的,幫我付錢囉!」

  「……」柳寧忍住與文弱外表不符的髒話,「……行,利息三成。」

 

§

 

  「怎麼柳?還是連絡不上班長嗎?」

  柳寧把手機蓋闔起收入背包後才朝窩在角落玩魔術方塊的粉紅頭少年瞟一眼,進入溫暖的室內後少年便扯下身上的圍巾及絨裏外套,背包與保暖衣物皆散落一地,對此柳寧忍不住發作。

  「語音信箱。喂爛桃子別把東西亂丟行不?難不難看啊你影佐蘇芳?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啊!」

 

  「哈哈哈班長沒來也好,嚴肅又龜毛的典型A型人要是太多隻空氣也會變得沉悶啊──話說回來,老是生氣會老得快喔?」

  少年推扶眼鏡,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樣子搖頭聳肩:「更何況小麻雀才不會在意勒。」

 

  「誰管你啊快給我收好。」

  「這麼著急做什麼?這是一夕家又不是你家咩。」

  「……」就因為這兒是一夕鵺的家啊!柳寧在心中大喊。

  並非嘲諷,蘇芳是真心誠意地發問。柳寧頓時困窘得啞口無言,佯裝自己正忙著整理隨身物品沒有聽見。臉頰卻不自然地迅速發紅。

  「啊咧?你臉怎麼這麼紅?發燒了嗎?又感冒了?」

  「少、少囉嗦!關你屁事!老子這是被凍紅的!」

  「可是這裡一點也不冷啊?唉呀呀今天第一次粗口唷。」

  「什麼的話很冷超冷非常冷……真是冷死我了!」說完柳寧便竄進早就開好的桌爐中,連臉也用暖呼呼的被褥蓋住,藉以逃避問題。

 

  幾分鐘後暴躁少年爬出暖爐,一臉不解地朝仍然窩在角落的蘇芳投以視線:「不進來嗎?這兒暖得很呢。」

  「──那個啊,是靠電力發熱的吧?」

  「是又如何?」

  「所以囉。」少年偏頭聳肩,偏長的薄虹色髮絲披在深綠毛線圍巾上看起來再自然不過。

  想起友人怕電偏偏又天生容易觸電,柳寧嘖了聲:「真是麻煩的體質。」

 

  除了電燈、電視、暖桌及暖氣機外沒有置放過多電氣用品的起居室拉門被輕輕拉開,身著水蔥色小振袖的少女端著茶盤進入。做為主人的她笑吟吟地朝柳寧及蘇芳點頭後,才將點心與茶逐一擺上暖桌。

  「我準備烏龍茶和黑糖葛粉花了一些時間……不知道合不合兩位口味,還請別介意。」

 

  「哪裡,我們才叨擾了……」

  見到少女的家居服柳寧不由得瞪大眼睛,發現自己的失態後趕緊撐起身子坐正。對上少女澄澈的視線後,連忙咳兩聲掩飾尷尬:「一夕同學在家的穿著也忒正式的,真令我驚訝。日本人都這樣的?」

  「不是的。」少女笑著搖頭:「這是家兄、家姐的興趣,自小如此打扮我也習慣了。您瞧,影佐同學便不這麼打扮呀。」

  柳寧嗤之以鼻,「怎麼能跟那個怪胎比。」

 

  「因為我是歸國子女咩。」被兩人點名到的蘇芳倒是沒什麼反應,轉動已完成四面魔術方塊漫不經心地回。而後像是想到什麼突然抬頭,認真發問:「聽說女人的和服底下是不穿內褲耶?」

  「你,」被公認臉皮薄的柳寧憤慨地拍桌站起:「你、你你你在對女孩子說什麼啊?變態!」

  「又不是問你有沒有穿。更何況柳丁也很想知道對吧?」

  「不要叫我──」注意到少女視線的柳寧紅著臉弱下聲音,「……柳丁。」 

 

  「呵呵……那是古人的慣例。」少女忍不住掩著嘴發笑,眼尾細長的純黑色眼睛自然地瞇彎。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我可是有穿的喔,底褲。」她補了句。

 

  「喔,真是可惜吶。」不知道是天然還是純粹不會讀空氣的影佐蘇芳又拋出問句。

  「那麻雀身上穿的是三角還是……」

  「嗚哇啊說到這個我怎麼都連絡不上黑華委員長呢黑華水銀這下該怎麼辦啊一夕同學──」

  內褲話題就這樣被純情少年柳寧同學的大叫給打斷,一夕眨了眨眼睛,接著微笑。

  「黑華同學臨時有事不能參與讀書會了,稍早他有告知我,謝謝柳同學的關心。」

  「班長大人八成是去賺外快啦,賺外快咩。茶點我來囉。」

  「吃吃吃,豬啊你?」

  少女仍然嫻靜地微笑:「請兩位儘管用,還儲有許多呢。」

 

  蹲坐在角落的少年將魔術方塊隨便往口袋一塞便拍拍臀部站起身,往友人們圍著的暖桌走去,經過一夕身旁壓低嗓音勾起笑容。

  「該不會穿著女用內褲吧?一夕──鵺──君?」

  一夕鵺偏過臉保持微笑,在柳寧看不見的角度以唇語回答:「可能嗎?」

  「不好玩。」少年咋舌。

  「彼此彼此。」

 

  「這──這真是好吃!」柳寧睜大眼,咬著叉子朝仍未入席的兩人拼命招手。

  「別光傻著看啊,還不快來嘗嘗!」

  「我是很想過去啦,但是……」蘇芳為難地搔刮臉頰,「辦不到咩。要留一些給我喔。」

  「請安心入座吧。」總以女性樣貌打扮的一夕揚了揚右手握著的插頭,笑吟吟地:「桌爐已經不通電了。」

  「嗚哇啊小麻雀真nice!那我就不客氣啦。」

  「喂!你年紀最小的快為老子上茶!連一夕同學的份一起!」

  「不要啦人家不會──啊太卑劣了咩!水果竟然趁我講話時偷吃。」

  望著吵鬧的兩人,一夕鵺抿起微笑輕輕地握起茶壺,姿態優雅地為客人及自己添茶。

 

  捧起茶杯的柳寧無意間瞥見日曆,接著緩緩啜茶:「我們就快升上二年級了……」

  「……是啊。」一夕斂下眼瞼,輕輕地答。

  影佐蘇芳則望向飄落樹葉的窗外,不發一語。

 

Fin.

 

流動*110208

 

「白痴!這麼喜歡我罵你啊?」

「才不是喜歡被罵,是喜歡你!」

↑很想寫的對話,但還是沒用到^q^ 

本來想寫的是趕寒假作業三人組,但之後才想到日本學制跟台灣不同啊──(慘叫)

對了,這三隻的性別都是一樣滴!補充一下,麻雀跟鮭魚都是高中以後要回國/回老家,高中是最後的自由時期所以~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