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

 

 

 

  伊佐奈做了一個夢。

  他到了一個美麗如畫的所在,風和日麗是那地方最貼切的詮釋。

 

  毫無陰霾的天空是清澈乾爽的薄群青。

  淺淺甜香若有似無地瀰漫周遭,溫暖如水的稻金色陽光灑在身上以輕緩的力道擁抱所有,粉色調的盛開花朵層層延展鋪蓋原野,新生的嫩綠枝葉柔軟搖曳,似乎在向伊佐奈招手。

  沙沙作響的微風拂過時帶起花浪,枝葉搖擺之間露出少年穿著潔白襯衫的上半身背影。

  白色背影如光芒一般耀眼、霧氣一樣飄渺。令他渴望伸手觸碰。

  安祥寧靜的場景幾乎令伊佐奈流淚。他卻過不去。

  那些事物太過美好,他無法靠近。

 

  少年轉過身被光芒聚焦,飄漾光澤的純黑瀏海風吹翻飛,眼神晦澀的少年有張端正臉孔,那是他的──是伊佐奈的臉。

  似乎察覺到注視自己的視線,少年對伊佐奈緩慢地扯出清爽而無用心的微笑。

  嫩紅、粉黃色的花瓣被風捲起紛飛,花與花毫無空隙地填滿畫面,漸漸遮掩住少年的面容。

  少年被風撩起的衣擺如翅膀一般振動,像是即將飛翔。伊佐奈意識到少年就要消失。

 

  這是伊佐奈還沒被詛咒給汙染的臉孔。

  那張尚為被憎恨、憤怒與嫉妒給玷污的臉孔。即將消失。

  原本的伊佐就要隨風消散。(要被吞噬掉了……)

 

  (……而被侵蝕的我卻無法抹消。)

  (不要……)

  花瓣仍持續捲起,而風逐漸減弱。

  (不要……快住手……)

  空氣歸位,即將凝止。(不要、不要啊──)

 

  『住手──住手不要啊不要帶走他停下來--!』

 

  風停止了,少年帶著笑意站在伊佐奈的面前。

 (……不,是我出現了。)

  少年笑吟吟地揚起左手,純金手錶在腕上閃閃發光,他微笑著將光燦奪目的銀灰槍管抵上伊佐奈的左臉,他們在彼此幽深的瞳孔裡看見自己。

 

  「消失吧。」(──消失吧。)

  殺意刺穿伊佐奈。誰也沒說出來。

 

  伊佐奈靜靜看著少年時期的自己扣下扳機。冰冷的海藍色火花炸裂。

  『砰。』

 

  伊佐奈睜開右眼眨動,左眼乾澀莫名但他毫無辦法,鯨沒有淚。

  手指顫抖地摸出左側輪廓後他閉起眼,再度張開,看清自己正沉寂在濃稠的黑暗中。

 

  (啊,果然如此。)

  伊佐奈沒有做夢。

 

 

流動*110311 

  *110312

鯨是沒有淚腺的。鯨不會哭。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