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GO!GO!7188-天邪鬼

 

 

 

 

  「妳應該知道全地球分布最廣的高等生物是什麼吧?沒錯,是人類。最先自虛無中誕生的是能放出氧氣的帶葉綠體菌,植物率先登陸,幾千萬年後兩棲類浮出水面演化並創造繁榮的變溫動物時代……大型爬蟲類滅絕後哺乳類才得以霸占地表,而人只是極少數物種的一個小小分支。」

  「但人,」

  「卻能在極短時間內崛起並掌握大半資源,說起來相當不公平,是不是?」

  

  措辭有禮卻毫無溫度的男性低音突然收聲。死寂半瞬,便被硬底皮鞋叩敲地面的巨響吞噬。

  兩側是散發幽藍光亮的巨大水槽,由唯一出入口走來的伊佐奈眼神一如既往地黯淡,淺灰藍色大衣隨腳步搖擺,身上配戴的金飾本該耀眼卻因光線不足而失色。

  五官隨著距離縮短而漸漸清晰,伊佐奈蒼白的臉孔在間接照明下更像死物。他毫不費力地揪出躲在摀住嘴暗處的蒼井華,攫抓少女細瘦手臂的青白色手腕發散寒氣,那瞬間蒼井華甚至想尖叫出聲,但她拼命忍耐,並抬頭怒視伊佐奈。

 

  「放手!」

  「……妳知道為什麼人類的族群能如此龐大嗎?」

  「放開我!」

  「因為人們不因生存而自相殘殺──啊……」

  慵懶上揚的語尾音漸漸消散,融入空氣,帶著未可名清的某種因素。

  頓時蒼井華的背脊被寒意凍結,她不自覺地縮起身子退後一大步。似乎是要使少女安心,伊佐奈瞇起眼睛笑了笑。

 

  「放心,我還沒殺過人,當然也不打算殺妳。我們都是人類啊……我可是人類呢。」

  「但,身為同一種族、出生在同一文化使用同樣語言,也無法相知相惜……再沒有比人更孤獨的生物。即使如此,仍抱持一絲希望,妳會因此認為我是愚昧可笑的嗎?」

  「也罷。我想,果然還是無法與沒受過詛咒摧殘的人類相互理解吧。」

  「所以告訴我,椎名……」伊佐奈轉過頭,暗沉的右眼緊緊鎖在她身上:「──在哪裡。」

 

  「才不一樣!放手……你、你才不是!園長跟你不同!」

  少女飼育員用全身的力氣掙扎,伊佐奈不為所動,只是又露出不帶情緒的標準商業微笑。

  「妳讀過白鯨記嗎?」

  話題跳得太遠,少女愣征:「……咦?沒、沒有。」

  「有人認為這是代表美國精神的一部著作,但也有人因裡頭詳實記載如何屠鯨而反彈。來說件不成熟的過錯好了。少年時我也曾經試過,但沒成功,於是我變成這副模樣。」

  他笑吟吟地輕敲自己鋼盔下的部分,戒指與面罩接觸發出金屬脆響。

 

  「其實只要用對方法就辦得到。首先瞄準鯨的心臟附近,發射魚叉,沒有一擊斃命也沒關係,等牠放完血力竭死亡也不失為一種方法。」

  「中了叉的鯨會因痛苦發怒,笨重的身軀翻騰時會掀起巨浪,也許攻擊捕鯨船,這時要再給牠第二、三擊。將傷口撕裂得越多越好,鮮血與體脂汩汩而出海水變得汙濁。鯨的弱點在於牠無法止血,這時牠若想逃,就繼續刺穿牠,割下牠的鰭把牠趕近母船。」

  「跟著牠,等牠的肺被血浸潤到無法汲氣,要有耐心,繼續把鐵叉貫入攪爛體腔,弄瞎牠的眼,把鐵叉鉤上骨腔拖著牠移動……」

 

  「……夠了。」

  蒼井華顫抖著可活動的左手蓋住眼睛,而不存在的海腥味卻竄入鼻腔。

  「用鋸子一點一點肢解牠。先切掉鰭把肉塊搬回船,掏出內臟時還是鼓動著的,用力挖,但別弄傷臟器。把占去大半體積的頭鼻掛在船緣,鋸開頭骨榨取腦油時也許腦子還在運作,這時……」

  「夠了!夠了!別說!住口!」少女大叫。

  伊佐奈面向發光的水槽,挪動眼珠盯向她:「沒人教過妳打斷別人的話很不禮貌,嗎?」

 

  視線如毒蛇纏上少女。

  受詛咒的青年突然抓緊她的脖子甩上特殊玻璃強迫她直視自己,掐住頸子的力道從未減輕。

  「蒼井……嗎?我討厭妳,可是都已經很努力控制自己別殺掉妳。」

  「要感謝我的良知喔,蒼井。」伊佐奈微笑,「所以,告訴我那個兔男在哪,好嗎?」

 

  冰冷的手指逐漸在纖細的頸脖收緊烙上宛如詛咒的藍紫色痕跡。

 

 

Fin.

流動*110314

這絕不是伊佐華而是鯨→兔。順帶一提我是椎伊派!

我覺得館長微微拉長的尾音非常迷人!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