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andescent bulb

 

 

 

  在受詛咒的水族館中的所有存在都受了詛咒。

 

 

 

  虎鯨曾以為自己站在食物鏈頂端。

  不與同族群聚、誰也不關心,懷著無比銳利的牙獨自泅泳在屬於自己的海域。

  直到牠喪失那份如海水冰冷徹骨的驕傲。

  虎鯨有生以來首度落敗使牠得到生命中首位、也是最後一位主人。

 

  慘敗並未令牠引以為恥。牠輸給不是魚類也並非鯨豚的怪物。

  怪物體型比普通抹香鯨略小,力量卻更為強大。突變的前鰭有十隻明顯分節的爪,佈滿皺摺的皮膚顏色是日暮最後一絲光芒沉入海中的海沫混濁藍色,龐大的尾巴脊節突出足以拍碎任何生物,往左歪斜的頭顱咬合著與鯊同樣層層疊密的齒牙。那個絕不是自然界所孕育的生物。

  身軀被痛楚解體前虎鯨如此認知。

 

  之後牠才知道,那是一隻被詛咒的人類變化成的鯨。

  擁有最為醜惡破敗之強壯軀體的怪物。

  那時虎鯨已經被囚養在人類打造的仿生態池中,啜吸著電動幫浦打入玻璃裝置中的空氣才得以生存。食物倚靠養殖者的施捨餵養,牠強健有力的鰭與尖銳森然的牙皆像可笑的扮裝無所用處。

 

  怪物也把牠變成怪物,怪物在得到擬人型態的虎鯨面前醜陋地笑著說:

  歡迎來到我的城堡,丑時三刻水族館──在我的文化中,這是詛咒他人並受咒詛的時刻。

  ──就請為了我這個受詛咒的館長而……耗盡生命地工作吧,雜魚。

  怪物輕蔑不屑的姿態似乎正施予恩惠於牠。

 

  怪物的名字叫做伊佐奈。

  虎鯨是從丑時三刻水族館館長與客戶的交談中得知伊佐奈的名字,但牠仍只能尊敬地喚他:『館長』。即使被拔擢為幹部,伊佐奈仍沒有賦與牠們這些工具叫喚他名字的權力。

 

  伊佐奈。

  怪物伊佐奈。伊、佐、奈。

  伊佐奈。虎鯨在心中記下這道名字。

  被怪物的魔力變成半人半獸後,虎鯨也為自己取了名字,叫做坂又。所有幹部都有屬於自己的名字,但伊佐奈只用牠們種族的名稱叫喚。驕傲自戀的伊佐奈從不屑與牠們為伍。

  伊佐奈樂於創制位階,他只願意站在至高處俯瞰眾生。

  

  怪物宣稱自己是人類,而他的心也幾近於怪物。

  無慈。無情。毫不躊躇。

  當暴君以慘虐無道的手段奴役海洋生物來擴展財富與地盤時,坂又的怪物主人也一點一滴地恢復人類的血肉。

  這時坂又才相信怪物所言為真,或許伊佐奈真的是──人。

  但坂又怎樣也無法把脆弱而無力的人類與伊佐奈聯結在一起。

  人類應該是更加有溫度、更柔軟而有生氣的生物。

  ……靈長類外型的館長嗎?

  恐怕除了當時的坂又外,全丑時三刻水族館也都無法想像。

 

  越荒謬,越為真。

  有次坂又被召進館長室,臉孔令人恐懼的伊佐奈正用不靈活的手指站在穿衣鏡前調整領帶,露在布料外的一截蒼白頸脖細長柔弱,坂又隨時可以毫不費力地咬爛、捏碎甚至揮鰭截斷。

  而它卻是伊佐奈的頸子。

  是那個強大、殘暴而毫無溫情的怪物伊佐奈的一部份。

  纖細不堪的器官連結伊佐奈可怖的頭顱及半人的身軀,無比滑稽。也無比諷刺。

 

  很快,那副殘暴且醜陋地笑著的怪物笑臉逐漸轉換成人類青年伊佐奈。

  任何伊佐奈的奴隸皆沉默地感知他恢復人形的同時也會喪失魔力,牠們已離解放不遠。

 

  坂又卻沒有、也不打算提早從伊佐奈的牢籠中逃離。

  為什麼?

  因為伊佐奈厲害得如同怪物。(縱使各方面而言,他的確是怪物。)

  弱肉強食的世界中毫無疑問伊佐奈是王。而敗者聽從贏者乃是天理。

  伊佐奈不會輸。不流血。不流淚。他只微笑與發狂。

  自戀的怪物理所當然能驅使所有來達成他的目的;只要背負詛咒的他持續強大。

 

  坂又已經將在陸地行走視為理所當然,伊佐奈的復原卻陷入停頓。

  但總有一天怪物的轉生會持續的。那是伊佐奈的宿願。

 

  若伊佐奈解除最後的咒力該如何是好?

  即使滯進,現在的伊佐奈只剩下半張抹香鯨的臉,他幾乎是人類了。

  伊佐奈將成為海洋生物眼中卑微無力的人類。

  而牠也不再是坂又,只是單純的虎鯨。

 

  屆時牠是否從玻璃裡看著伊佐奈毫無情感的笑臉?

  伊佐奈還會需要這座水族館嗎?

  完整的伊佐奈就會是人類嗎?

 

  忘卻幾近於死亡。

  分離幾近於死亡。

  孤寂也幾近於死亡。

  在人造樊籬中幽深地如同大海,寒冷黑暗,除了自由度外水族館與海毫無差別。

 

  海也無異是囚禁坂又一生的場所,那麼……

  牠想,牠會靜靜守在玻璃牢籠吧。

  坂又心中的虎鯨意識漸漸沉寂。

 

 

 

  而這一刻,坂(虎)又(鯨)卻發現自己正奮力咬破伊佐奈的咽喉。

 

 

 

Fin.

 

流動#110226

  *110321

  *110323

 

標題:白熾燈泡。只有十分之一的電功率。

 

追完水族館篇那天就寫了的草稿。哪裡不知所云是正常的因為有點自我厭惡。

啊啊啊沒BGM沒草稿就沒戲唱唱了戲也是笑話啊啊廢死了有夠渣。

才盡個屁我連材都沒有。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