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半瓶紙星星

 

 

 

  氣象主播說整個五月都是梅雨季,鋒面一波接著一波,綿密灰色的雨像網子一樣把校舍團團罩住。滿頭蓬鬆捲捲白毛的死魚眼教師在課堂上懶洋洋翻著Jump說,啊這麼潮濕這麼潮濕把自然捲都弄塌了,別說頭上的毛了、下面的毛也站不起來啦。委員長率先舉手指正老師你站不起來的是那根彎香蕉吧!眼鏡變態M女跟進,發表老師的香蕉是我的食糧誰也不能跟我搶,等等諸如此類……混亂的3Z今天仍舊無法無天。

  萬年空洞的座位也依然沒有主人,孤伶伶地被留在窗邊,位置再過去是坂本辰馬毛茸茸的中空頭顱,雖然國文課本規矩地舖在桌面上,大個兒的手卻兜在抽屜裡用色彩粉嫩的紙條摺星星。紙捏的人造星星一顆顆滾進洗滌乾淨的牛奶玻璃瓶,窸窸窣窣,坂本辰馬跟著雨聲旋律哼起歌。唰一聲教室前門被拉開,渾身濕透的不良少年與講台上摳鼻孔的不良教師對上眼,世界頓時沉靜誰也沒說話,一聲唰,門又闔上少年就此消失。世界恢復嘈雜。

 

  喂喂小鬼們、那啥?突然想起我家瓦斯爐還沒關,我還是回去關好了。

  可是半小時後就放學囉老師!

  啥?好吧,那就下課解散玩耍去吧,臭小鬼們。

 

  教室被歡呼聲填滿,坂本同學辰馬君卻只覺得那開關門的那兩聲唰唰特別清晰。

  摺星星的紙條用完了。他現在才發現。

  坂本拉長脖子問附近正在收書包的少女:「妳覺得雨會停嗎小陸奧?」

  面無表情的少女只看他一秒,便毫不猶豫離開座位︰「誰知道呢。」

 

  

 

  冷血硬派高杉君躺在天台上仰望持續落下灰色水滴的天空。

  「你在做什麼?」不良教師打個呵欠,距離在少年兩格磁磚的位置一屁股坐下。

  不良少年說:「什麼也不。」

  「喔。」

 

  兩人都沒撐傘,雨水從塑膠眼罩的縫隙中滲入。

  少年瞇起眼,像是至今才發現男人那樣地扭頭:「……來做什麼,你?」

  「什麼也不做啊。」

 

  沒人答出嗯或喔的應聲。只有雨落入水泊時叮叮咚咚的聲響。

  陰暗的無人教室中,只有半瓶的紙星星躺在某人擁有的課桌抽屜中透出寂寞的顏色。

  雨季還沒停止。

 

Fin.

110528*流動 雖然有點早,水星生日快樂!(為什麼坂本又倒霉了?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