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

  首次承受未知的痛苦而昏死那時,他聽見了人類壓低的交談氣音。浪潮將那些他原本不該知曉的頻率帶來,緩慢而強硬地灌入他麻木的腦迴。

 

 

 

    

 

  海沫混濁而厚重,那些氣泡來自他的吐息。

  海水令人厭惡。但他不得不將自己沉入腥臭的鹽水之中,水線以上的乾爽空氣不再對他友善,它們刺痛並燒灼他脆弱的皮膚;剛變化為鯨的他被浸泡在龐大的疼痛裡。

 

  體積龐大醜陋,泌出漿水的皮表黏膩無毛,肢體扭曲如魚。

  他是一個人類這無庸置疑,卻被困在逆流進化的海獸裡。

 

  他在燃燒。即便沒有火苗跳躍,他也知道自己正在燃燒。

  竄的感覺神經幾乎熔化他,他只能狼狽地逃入水中以減緩痛苦。但洋流深沉冰冷無情、迅速地凍僵他,很快地他就動彈不得,思考力與血液被剝奪抽離,他只得在蠻悍的睡意中執拗地竭力清醒以保持最後一絲人類的靈智。

 

    (不是,……我不是這個樣子的……)

  我是人類。是人。是人。人類。不是魚。是人。人……

    (一定要變回人類啊!)

 

  他的視力退化,聽覺卻被磨銳靈敏異常

  為了逃出冷水,他在濃稠的黑暗裡跌跌撞撞地尋找出口。

 

  目盲足殘的他在滿是骨骸的海底找到灰白色的遊艇碎片。碎片還殘留人們驚慌尖叫的頻率,有燒灼惶恐,還有熟悉的氣味。

但只有他一人在深海徘徊,他找不到臣屬於他的家傭們。

  (是全死了?還是得救了?)

  (啊啊……只有我……在承受這份屈辱……

 

他在附近打轉,極其偶然地他的前肢觸碰到細碎的衣料纖維、毀損的金屬飾品及歪曲變形的護欄;它們帶給他的頻率形成路徑,模糊的聲音紛紛擾擾湧上,令人懷念的聲音口齒不清地告訴他人們是怎麼看怎麼說(即使從前他們只對他奉承恭揚)、喜悅大於驚慌的尖叫(他們本就苦無對策除掉他)、帶著羞憤的氣音絮絮叨叨地表達憎惡(雖然他曾經是他們的驕傲)……它迫不及待地對他報告:他已經喪失(喪生)被剝奪(被屏棄)他氣派的姓氏權力金錢及以往高高盤據的金字塔頂端。

他從雲端墜下了,墜入深洋裡的深淵。

 

夠了。

他終於想起並順利使用自己的聲音。

已經夠了。他沙啞地嘶吼。  

  (閉嘴。若要放逐我就給我國土。

  (閉嘴。已經夠了。

  (夠了……)

 

他僵硬地挪動尚無法適應的肢體並潛得更深。

在凍結的海溝裡他漸漸入夢。

 

他還剩餘一座空城和伊佐奈這個名字。 

他將搶奪,且再也不會被取走任何東西。 

 

Fin.

 

流動*110725

 

結束打工吃晚餐的草稿,在銀薑重灌時用老弟的電腦開google文件寫的。

這是一位被拋棄的驕縱少爺。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耶耶
  • 我不應該在寫殉花的同時看這個的囧TZZZZZZZ
    (盯著那可憐的魚尾巴)
  • 老爹還是女兒長出魚尾?不會是孫子吧?

    流動 於 2011/08/03 03: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