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

 

 

 

  坂又感到飢腸轆轆。

  但牠必須忍耐、必須站在伊佐奈身後,以目睹餐宴的經過。

 

  極寒險地生長的樹木特別冷硬抗腐。

  所以它們被砍伐,截下,裝設在伊佐奈永遠四度的潮濕居所。

  由雪松蠟封製成的長桌只有兩端坐客。

  伊佐奈與椎名各據遙遙兩端。

  坂又用藍鯨的鬚織製的面籠罩住頭顱,牠負責送餐並唱名。

 

  身為主人的伊佐奈以手背支頰,在他桌緣的是一柄逆流海藍沙漏。

  椎名趴在桌墊枕著自己的圍巾瞌睡,睡臉如幼童稚拙,他身側的沙漏內金沙浮在半空靜止不動。

 

  鯨脂蠟燭燃點白銀燭火。

  天井指針比劃二十五點零分。

  坂又拾出懷錶,對時確認後上菜。

 

  胡蘿蔔蜜蟹沙拉、鮮魷冷盤、酥烤魚片、藻拌貝捲……

  全是鮮美無害的海產,加上為兒童舌頭設計的菜單。

 

  平時伊佐奈不碰海生食物。

  即使味不如魚,他寧可食飲陸上的肉、陸上的菜、陸上的汁液;

  但餐宴是為了椎名設下的。

  伊佐奈便願意且樂於擺出他掌管的所有來款待椎名。

 

  伊佐奈執刀叉匙筷遵從一流禮儀優雅流暢。

  而椎名只粗魯地揮舞湯匙與叉,將進食這項生理現象戲弄成快樂的玩耍;

  值得一提的細心之處在於用桌紙圍護頸巾這點誠可嘉獎。

 

  主菜上桌時坂又先揭開椎名的那份鋼蓋。

  一塊拳頭大小的深色肉塊安靜地躺在刺白瓷盤。

 

  「這啥啊?」

  椎名問,並切剖肉體,大小不一的圓圈占滿切面像是海綿空洞。

  它有別於血液與海洋的腥臭使坂又的胃為酸蝕緊縮。

  「看起來超怪!是生肉吧?好臭喔有魚腥味!不有趣!」

 

  在坂又開口前伊佐奈搶先回答:「不就只是塊肉。」

  蒼白晦澀的青年慵懶微笑,

  「陸生動物的,臟器。怕了嗎?」

 

  椎名比出中指回應挑釁後即刻叉起吞食。

  伊佐奈瞬也不瞬地注視椎名動作。

  坂又盡忠職守無言等候。

 

  咀嚼、吞嚥、張口、咀嚼、吞嚥,倒下──

  椎名稚氣的臉孔墜入剛清空的餐盤,充滿活力的寶石紅眼睛失去光燦。

 

  伊佐奈無法動彈甚至眨眼,他只能目擊他的客人慢慢變冷。

 

  「……我只是想給他我擁有的最好。」

  伊佐奈吶吶地說。

 

  他讓椎名吃下的是變化為怪物的人類之心。

  伊佐奈自身的心。

 

  坂又為伊佐奈揭開鋼鐵餐蓋,裡頭空無一物。

  坂又知道伊佐奈將永久地飢餓,正如牠同樣。

 

Fin.

 

 

流動*110808

其實我是兔鯨派啦相信我囧

 

 

伊佐奈是不小心害死椎名,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有毒。

虎鯨知道,其實牠很想吃,但還是決定讓伊佐奈跟自己一樣餓得要死。

 

本來依照伊佐奈的希望是,他把他的心臟給椎名,因為他想得到椎名的心臟。

但是他的心太毒了。

(深海動物體內有很多重金屬!)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