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內容神像鯨兔的。但是這是椎伊……大概吧(遮臉)

館長演員:ㄌㄉ……好吧藍調

園長演員:ㄌㄉ──好啦流動

 

1、請問您的名字是?

「我是園長!園長椎名!」用力拍著胸脯的椎名一腳踩上桌子。

「伊佐奈。」相對於椎名,單手靠著椅把支撐下巴的伊佐奈有教養多了。

 

2、年齡是?

「我是二十三……不、二十?因為很麻煩,所以忘記了!」

「噗嗤……二十七。」

轉頭:「你剛剛笑了吧?」

不置可否的聳肩。

 

 3、性別是?

「男──子──漢──」

「男。」

 

4、請問您的性格是怎樣的?

「我呢,是有趣至上的享樂主義者!」

「完美。」

「什麼是完美啊一點都不有趣……」

 

5、對方的性格呢?

 皺眉:「不有趣的幼稚鬼。」

「很煩。」

「說什麼啊!你這陰沉魚臭男!」雙手用力指

「猴子一樣,很煩。」冷冷地加重口氣。

「要打嗎?」

 「呵?」冷笑。

 

(主持人畢恭畢敬地端上紅蘿蔔跟魷魚絲)

 

6、兩個人是什麼時候相遇的?在哪裡?

「不就是在……」偏頭認真地想了幾秒,「不知道欸,一定是不有趣的事!」

「……水族館裡。」不耐煩地回答。「沒指望你容量不多的腦袋。」

一副恍然大悟地拍手:「啊!魚臭男本來戴著鋼盔是鋼盔男!」

 

7、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囉哩叭唆的頭盔男!」大笑,不知道在開心什麼。

「不可理喻。」

「因為不有趣嘛。」

 

8、喜歡對方的哪一點呢?

「就算討厭也不說謊的這點我很喜歡。」雙手抱胸地點頭。

「喜歡啊……」瞧了瞧椎名後,才一臉無所謂的說:「隨心所欲這點吧。」

 

9、討厭對方哪一點?

「老是妨礙我真的很麻煩耶~」

「……智商低還少根筋。」

「可是我很開心啊。」

 (他很鄙視椎名,館長現在的OS是痛哭流涕捶心肝的反省為啥要答應交往)

 

10、您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嗎?

轉頭:「相性是什麼?」

「合適度的意思。」白眼。

轉回頭跳上桌子:「還蠻有趣的啊,我很開心!」

「……就、那樣吧。」

 

11、您怎麼稱呼對方?

「喂、頭盔男、鯨魚男、魚臭男。」扳手指數。

「你、猴子。」

「我是兔子喔。」認真。

轉頭,微笑:「死‧猴‧子。」

開心地指:「魚臭男!」

 

12、您希望被對方怎樣稱呼呢?

「嗯!」雙手插腰,「果然還是園長吧!」

「你、做夢吧。」若無其事地繼續回答:「伊佐奈。」

(如果猴子一臉:啊對齁你叫伊佐奈,館長會絕望嗎?)

(他會微笑,然後用尾巴拍打椎名。)

 

13、如果以動物比喻的話,您覺得對方是?

「死魚。」

「死猴。」

「……」凝視一下,改口:「好啦,那弱小雞你覺得怎樣?」

「改稱呼你死兔子,你比較開心嗎?」

「有欸!」

「死兔子。」口氣親暱,可是尾巴出來了。

 

14、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您會選擇?

「我之像。」非常迅速果決。

「……封箱膠。」

(捆捆了沉海底……)

「為什麼啊?」興致勃勃

「跟你膚色相配。」微笑。

 

15、自己想要什麼禮物呢?

「伊佐奈之像。」一臉認真,「我可以擺在門口喔。」

(我本來想說廁所可是怕有糾紛…)

(不過放廁所前面其實沒有惡意只是覺得這樣很醒目遊客會看到而且廁所有鏡子嘛)

「你擺了我敲碎它。」迅速的接口。「沒什麼特別想要的。」

「魷魚絲也不想要嗎?」有點錯愕。

不耐煩地瞪了椎名一眼。

 

16、對對方有哪裡不滿嗎?一般是怎樣的事情?

 「不聽我的話真的很不有趣啊!」跳上桌子,臉逼近鏡頭

「像是不吃紅蘿蔔這點真是令人無法理解!」

「我行我素。」單手推開椎名的腦袋。

「攝影機壞了你別讓我賠。」

 

17、您的毛病是?

「沒有這種東西吧。」乖乖地跳回位置上坐好:「嗯,應該沒有啦。」

「沒有喔。」

 

18、對方的毛病是?

「幼稚鬼啦!還不聽我講話!動不動就抓狂!」好像沒意識到在說自己。

「呵……」冷笑。「整個性格都很‧糟‧糕。」

「你在說你吧?」轉頭

「我在說你。」

「你才是!」

「你才是。」

 

19、對方做的什麼事情(包括毛病)會讓您不快?

迅速:「不聽我講話。」

「說話、破壞東西、浪費我的錢!」

「很多都是你自己打壞的吧?太懈怠了太懈怠了!」

「我打壞的是我‧的‧東西,而你、」冷笑一聲。「打壞的還是我‧的‧東西。」

「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啊。」

 

20、您做的什麼事(包括毛病)會讓對方不快?

「打贏架吧。」非常開心!

「不跟他一起亂來。」

 

21、您們的關係到了哪種程度?

毫不猶豫地回答:「配偶。」……令人忍不住懷疑椎名的認知是否出錯。

尾巴出現、打飛椎名。

咬牙切齒:「……下一題。」

 

22、兩人初次約會是在哪裡?

「水族--館--」

很快地跳回來,但踩爆茶几了,「……失誤了。不有趣。」

「……那也算約會嗎?」

「錯了嗎?!」錯愕地轉頭尋求答案

「……」瞇起眼。「那就算約會吧。」

(館長OS哼哼哼你個小○男果然連約會是什麼也沒見識過吧)

 

23、那時兩人間的氣氛怎麽樣?

「被踩了、踩回去,我贏了!」開心地回到位置上蹲著

「就是那樣。」不好的回憶、口氣很糟。

 

24、那時進展到何種地步了?

「……我討厭他。」

「同上。」

 

25、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不知道!」那你答屁?

聳肩、不予置評。

 

26、您會為對方的生日做什麼樣的準備?

「滿--滿的紅蘿蔔!」

「……拿魷魚絲砸死他。」

「那我收起來等你生日時給你好了。」若無其事

 

27、是由哪一方告白的?

「我!」舉高雙手,「討厭喜歡都是我!」

「嗯。」

 

28、您有多喜歡對方?

想了很久:「好像也沒什麼欸。」

聽見椎名的回答後反而有點柔軟的跡象:「一般吧。」

 

29、那麼,您愛對方嗎?

「不知道。」

因為剛剛想得太久,現在答得頗快:「但就算這傢伙很討人厭我還是想看到他。」

「……嗯。」

 

30、對方說什麼會讓您覺得很沒辦法拒絕?

 「嗯……揍我一拳?」

「好。」打飛椎名。

「不存在這種可能。」微笑。

 

跳回來一腳踩在對方頭上:「對準了!神清氣爽!」

閃過椎名,持續攻擊。

 

31、如果覺得對方有變心的嫌疑,您會怎麼做?

「啥?」打完架在喝紅蘿蔔汁

「不怎麼辦。」

 

32、能原諒對方的變心嗎?

嚼嚼紅蘿蔔,依然沒在聽題目。

「不可以哦。」微笑。

 

33、如果約會時對方遲到1小時以上,您會怎麼辦?

「怎麼突然三十三題了啊?」吃飽了很開心:「去玩吧!」

「回水族館。」

 

34、您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

 「手。」伸手撈起來握住,舉給鏡頭看:「涼涼的很舒服!」

 不動聲色的隨便椎名。「眼睛,很有活力。」

 

35、對方性感的表情是?

「ㄒㄧㄥˋㄍㄢˇ?」

「呵。」

(館長的OS是:哼哼哼果然是健康教育還在幼稚園程度的傢伙)

 

36、兩人在一起時最讓您覺得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打到或要被打到的時候!」運動當然心跳加速這不是廢話嗎?

「同上。」

 

(虎鯨版:報告赤字的時候)

(鯊魚版:跟蹤虎鯨的時候。)

 

37、您曾向對方撒謊嗎?您善於説謊話嗎?

「不有趣的事情才不做呢!」非常驕傲?

 「我不需要說謊。」

 

38、做什麼事的時候覺得最幸福?

理直氣壯:「看他變臉很開心!」

「俯視他。」

 

39、曾經吵過架嗎?

「沒有吧。」偏頭。

「嗯,都直接動手。」

(你們以為自己幾歲了?!?!?!)

 

40、都是些什麼樣的爭吵呢?

打呵欠。

玩手指。

 

41、之後如何和好呢?

「打贏就好!」

「差不多。」

 

42、轉世後還希望作戀人嗎?

「ㄓㄨㄢˇ世這個詞好難欸。」轉頭尋求認同。

「不要。」嘲諷地笑了笑。

「雖然不明白意義,但你剛剛笑得很囂張喔。」

「不關你的事。」

「小氣鬼!」

「幼稚鬼。」

「你才幼稚!」

「你幼稚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啊,我想當第一耶。」歪頭想一下:「你跟我都當第一好了。」

 

 

43、什麼時候會讓您覺得「自己被愛著哪」?

「一直都啊。」眨眨眼睛喝紅蘿蔔汁,「從這邊的一開始就嘛!」

沉默地笑了笑。

(館長內心複雜啊)

(好煩喔這人超煩超討厭可是那種微微的甜是怎麼回事?)

(館長在這樣被詳細內心就沒有所謂形象了XD

(愛因斯坦說兔鯨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煩跟一趴的糖組成的)

 

44、什麽時候會讓您覺得「也許他已經不愛我了……」

「沒有欸。」意味不明地拍對方肩膀:「就算是也沒關係啦。」

「嗯。」

(意思是館長正在敷衍椎名的意思,潛台詞是這什麼破題目還來煩我、旁邊那個椎名也很煩。)

 

45、您的愛情表現方法是?

「一起做有趣的事!」

「陪他做亂七八糟的事。」

 

46、您覺得與對方相配的花是?

「油菜花苦苦的可是煮熟之後很好吃。」

「鬼針草,生命力旺盛、被纏上了就甩不掉。」

 

47、兩人之間有互相隱瞞的事嗎?

「你有有趣的事沒告訴我嗎?!」大驚失色

「沒有。」義正嚴詞

「一定有一定有!」拉住椅把連人帶椅上下蹦跳

(工作人員:放開那無辜的椅子!!!)

「絕對沒有。」青筋。

「……」不知道為什麼相當低落。

 

48、您有何種情結?

「討厭不有趣……」還在萎靡……

凝視了一會兒,終於伸出手摸了摸兔子的頭。

「大概……這種吧。」很淡很淡的說。

 

49、兩人的關係是公認還是極秘呢?

振作起來了!而且正常地坐好:「我沒有隱藏耶。」

恢復一臉懶散。「想也沒辦法。」

 

 50、您覺得與對方的愛是否能持續到永遠呢?

「不知道欸。」非常坦率:「只要開心就好啦!」

「……嗯。」

 

51、請問您是攻方,還是受方?

「?」小動物傻笑。

沉默中。

 

52、為什麼如此決定呢?

「雖然不清楚,但是我比較強!」

「比較強的人會被稱為受。你當不當?」

「好啊!」

「嗯,就這樣。」面對鏡頭。「剛剛決定。」

 

53、您對現在的狀況滿意嗎?

「好耶!我比較強!」起來蹦蹦跳跳…

「頗滿意。」瞇著眼微笑。

 

54、初次H的地點是?

「欸取?水族館嗎?還是動物園?」因為不知道,只好乖乖走回來坐好。

沉默。

 

55、當時的感想是?

「……他問你我們打架時的感想?」

「內~喂~欸取是什麼啊?」求助,聽到打架眼睛為之一亮:「很開心啊!雖然被踩時很不爽,打回去就爽快多了!」

「嗯,他很爽。」

 

56、當時對方的樣子如何呢?

「本來很跩,之後慘兮兮的!」又開始蹲到椅子上的不良坐姿,「有趣就好啦!」

「破破爛爛。」微笑。

 

(工作人員:進展難道只有拉拉小手你追我跑嗎/遮臉/

(這就是兔鯨啊)

 

「對啊都你害的啊,反正你也一樣破嘛!」

「反正你也承認你很爽啊。」

想了一下爽快地點頭:「也是啦!」

「嗯。」

 

57、初夜的早上,您的第一句話是?

「初夜是第一次打架的晚上嗎?」

「對。」

「我忘了耶,你記得嗎?」

「我好像叫了虎鯨。」微笑。

「啊!我跟禽獸們回家了!」恍然大悟

 

(關愛館長、關愛椎名)

(這什麼令人誤會的對話…(電視機前的虎鯨噴茶))

(鯊魚哥摔電視)

(蛇女口吐白沫)

 

58、每星期H的次數是?

「沒數欸,自然而然就發生了。」

「嗯。」

 

59、您覺得最理想的情況下,每星期幾回最好呢?

「隨心所欲就好!」

「嗯。」聳肩。

 

(隨心所欲的H…嘖嘖現在的年輕人真縱欲。By 現在才開始看的志久萬)

60、那麼是怎樣的H呢?

「我覺得……」停頓一下之後轉旁邊:「我好像不知道你喜歡怎樣欸取欸?」

 「那你喜歡怎樣H?」微笑。

(館長犧牲真大…)

(我收回前言他好壞喔一直挖洞)

100題的時候館長說出真相好了)

 

「嗯……不論你先來或我先來都可以開開心心地結束的欸取。」一臉認真,「然後不要牽扯到別人,不然不有趣。」

「那就那樣吧。」

 

61、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

抓抓頭,「耳朵跟眼睛。」

「手指、背。」

「好啦那我下次不要踩那裏~」

「嗯。」微笑。

 

(我越來越有種智障小孩的媽媽的心情…等等館長是在說椎名式敏感還是他認知的敏感)

(他認知的敏感吧XD

 

62、對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剛剛講的手指、背,還有之前頭柔軟的那塊!」

「他說的地方。」持續意義不明的微笑。

 

63、用一句話形容H時的對方?

「沒辦法挪開眼神啊。」莫名其妙地沉重,「一瞬間也不能看著他以外的東西喔。」

「很……耀眼。」有些遲疑地回答。

(白兔的毛會反光吧)

 

64、坦白的說,您喜歡H嗎?

「超喜歡!」開心地拉椅子蹦跳,工作人員心灰意冷…

「嗯。」微笑

 

65、一般情況下H的場所是?

「都可以啦,水族館比較多吧!因為我跑過去找他比較多啦~」玩自己右耳上的缺口。

「通常,是他來找我。」

 

(吃仙貝看電視的志久萬大叔:嘖嘖~腐敗的年輕人啊~)

 

66、您想嘗試的場所是?

「沒有什麼特別的,有趣就好!」癟著嘴:「啊……我想去學校!」

「我會盡量配合你的。」微笑。

「哇你人真好!」從小就不能上學的野小孩開心地踢腳:「真想上學啊~」

「嗯。」

 

67、沖澡是在H之前還是之後呢?

「為什麼要沖澡?」小動物傻笑。

「因為打架會把身體弄髒。」

理解之後點點頭:「啊,那回家吧。不然沒有衣服。」

「之後哦。」

 

68H時兩人有什麼約定嗎?

「有什麼約定嗎?」轉頭,「不然現在開始做好了?」

「好啊。」寬宏大量的說:「你有什麼想提出的,我會盡量滿足的。」

「我想做有趣的事情直到膩了為止也不太想控制力道,你要是覺得快死翹翹就說一聲吧我讓你休息。」雙手插著腰,志得意滿:「因為我是受我比較強嘛!」

 

「好啊。」不懷好意地說。

「如果我累了可是你還不夠爽的話,我可以推薦你代替品喔。」

 

「哦哦哦哦?」非常感興趣。

「嗯。」笑咪咪。

「現在講嗎?保密嗎?很有趣耶!」開心地轉圈圈

「很有趣喔。保密的話,到時候你才有驚喜嘛。」

「真~是期待啊~~」

 

69、您與戀人以外的人發生過性行為嗎?

「性行為就是欸取對不對?」

「是啊。」

一副我真聰明的樣子坦然點頭:「有啊。」

「我也有。」

「動物園裡的禽獸們啊、八時馬戲團啊……虎鯨啊,嗯!」扳手指數

(電視機前的虎鯨:…又我囉?)

(電視機前的鯊魚哥又砸一台)

 

「你體力真好。」

「對啊,哪像你弱嘎嘎。」

沉默微笑。

 

70、對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體」這種想法,您是持贊同態度,還是反對呢?

「這樣不太開心吧?」拉直雙腿去踩木桌的殘渣。

「雙方都願意就沒關係吧。」

認真地再想了一下:「……說的也是。」

 

71、如果對方被暴徒強姦了,您會怎麼做?

(我覺得伊佐奈會爆笑至少也噗嗤)

(差不多)

OS:誰啊?發情的猴子嗎?)

(讓他說顆顆好了)

(你這宅宅給我住手X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強ㄐㄧㄢ?」又是不懂的詞,愁眉深鎖。

「呵……」

(配音:ㄎㄎ)

 

72、您會在H前覺得不好意思嗎?或是之後?

「之後……有一點點。」摸鼻子。

「哦?」

「一點點啦一點點……」別開眼神……

「嗯……」似乎覺得很有趣,「不會哦。」

「東西壞掉會爆走嘛」

 

73、如果好朋友對您說「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請…」並要求H,您會?

「可以啊,為什麼不行。」咀嚼紅蘿蔔。

「有利益的話,可以哦。」

「你有朋友啊?」

微笑不答。

 

74、您覺得自己很擅長H嗎?

「很強吧!」

「嗯,不差。」

 

75、那麼對方呢?

「雖然輸我但是還不賴啦。」

「……」不明微笑。

 

76、在H時您希望對方說的話是?

「真有趣啊。」咧嘴大笑。

「希望他不要說話。」

 

77、您比較喜歡H時對方的哪種表情?

「沒有什麼特別的欸~」

(流動版:鄙視我的表情)

(虎鯨版:……(沉默是金))

伊佐奈微笑。

 

78、您覺得與戀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嗎?

果斷:「當然可以啊。」依然錯誤理解。

「……盡量避免吧。」

「嗚喔!」似乎吃了一驚,非常訝異的樣子:「謝謝你!」

「嗯。」

 

79、您對SM有興趣嗎?

「不知道SM那種事啦,如果問北方或南方的話我喜歡西方。」

「還好喔。」

一臉認真:「中央?」

「……」凝視椎名。

 

80、如果對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體了,您會?

「有什麼關係?又不是我不需要。」非常理所當然。

「不做什麼。有需要的話找別人。」

 

(館長懶懶的啊,怎麼沒訪問到睡著?)

(他有魷魚絲嚼嚼)

(竟然魷魚絲www所以他也在吃囉wwww)(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他只是沒有邊吃邊說啊)

(一想像一臉不耐煩吃魷魚絲就超好玩)

 

81、您對強姦怎麽看?

「所以ㄑㄧㄤˊㄐㄧㄢ到底是什麼啊?」

「……強迫別人跟你打架。」

投以譴責的眼神:「那不就是你嗎?搶走五十嵐的時候。」

微笑。「我主動的話,我並不太反感哦。」

 

82H中比較痛苦的事情是?

「打輸。」突然亂踹可憐的桌子渣:「最討厭了!」

「同上。」

 

83、在迄今爲止的H中,最令您覺得興奮、焦慮的場所是?

「園長室……」抱住頭亂晃,在椅子上跳上跳下:「一想到我為了成為天下第一動物園所蒐集的寶物會不小心壞掉,我就……」

「哦?」瞇了瞇眼、意義不明的微笑。

「喂、你勒?」

「目前還沒有喔。」

「可是我把書櫃弄壞時你不是超氣的?」

「我並不會在憤怒中感受到興奮。」冷眼。

「喔。」沒趣地踢飛一塊木柴。

 

84、曾有過受方主動誘惑的事情嗎?

果斷點頭:「都我找架打的啊。」

「嗯。」

 

85、那時攻方的反應是?

「攻方是魚臭男?可是是我攻擊他耶,為什麼我不能當攻方?」

「因為聽說受比較強。」漫不經心。「還是說你覺得比我弱?」笑。

一秒放棄:「我是受誰也別想跟我搶。」

「很好很好。」繼續微笑。

「等等!」查覺到什麼,轉頭追問:「所以你終於承認我比較強了對吧?」

「你只是比較強而已、不是比我強喔。」支著頭、一臉無趣的強調。

根本沒在聽已經跑出去開心亂轉亂跳了。

 

86、攻方有過強暴的行為嗎?

「嘿嘿嘿~」還沉浸在當第一的喜悅(?)

「沒關係,反正他很樂意接受。」

 

87、當時受方的反應是?

「累了,休息!」蹬著二腳椅晃啊晃。

「快點做完就可以結束了。」掩面哈欠。

「好啦。那我就打回去啦!」比V閃亮亮地笑

「嗯、他很迫不及待。」

 

88、對於H的對象有具體的理想嗎?

「有趣就行了~」

「差不多呢。」

 

89、現在對方符合您的理想嗎?

轉頭凝視。

瞇眼回望。

椎名露齒一笑,非常開心地:「很好啊!」

嘆氣,「嗯。」

 

90、在H中有使用過小道具嗎?

「沒--有--我都空手!」雙手比出勝利手勢

 

「一樣。」聳肩。

 

91、您的「第一次」發生在幾歲的時候?

「誰記得啊!」

「變身前的事吧。」一臉無所謂。

 

92、那時的對象是現在的戀人嗎?

「怎麼可能啊!」垂著肩膀。

「不是喔。」冷靜的回答。

 

93、您最喜歡被吻到哪裡呢?

K……Kiss?!」瞪大雙眼,雙手抱胸嚴肅地思考,

「不知道欸,Kiss會是有趣的事情嗎?」幼稚園小班生陷入沉思……

 

「試試?」微笑。

偏頭想一下,點頭:「嗯!」

聽見回答的伊佐奈拉過還在發楞的椎名,審視性地瞧了瞧椎名不解的臉,嘆了口氣、最終只在椎名額頭淡淡一吻。

 

呆愣半晌,而後遲鈍地摸著額頭,一臉百思不解:「額頭好燙喔,為什麼啊?」

「不知道哦。」微笑。

「還蠻有趣的欸。」認真轉頭,「再一次?」

「限時特賣結束、下回請早。」

 

「喔。」側身湊過去捧住臉頰,仿效伊佐奈的動作親吻對方額頭,然後開心地笑開:「親人也很有趣耶,謝謝!」

 

沒想到椎名會主動,伊佐奈愣了愣、倒是沒說什麼,只是淺淺一笑。

 

94、您喜歡親吻對方哪裡呢?

「額頭!」也只有額頭吧?!

「嗯。」

 

95H時最能取悅對方的事是?

「不知道欸……」轉頭確認,「打輸?」

「……你想輸給我嗎?」

秒答:「不要。」

不在意的笑了笑:「全力以赴。」

 

96H時您會想些什麼呢?

「只能想著這傢伙的事啊。」

 

「一樣。」

 

97、一晚H的次數是?

「不知道欸,白天不行嗎?」

「也可以吧?」

「果然!」同意地點頭:「可是還是不知道欸~」

「兩個人都盡興就好。」

 

98H的時候,衣服是您自己脫,還是對方幫忙脫呢?

「為什麼要脫衣服?」歪頭不解

「那是指衣服被弄破的意思。」

「不要弄破就好啦。」癟嘴

「嗯……」想了想才別有深意的回答。「我們都不脫衣服。」

 

99、對您而言H是?

「可以開心地一起做的事!」其實無誤。

「……嗯。」

 

100、請對戀人說一句話

「來玩吧--」燦爛笑著拉住對方手:「伊佐奈君!」

凝視著椎名許久,才拍拍椎名的腦袋。「算了,你這樣也不錯。」

 

(他放棄了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XDDDDDD不覺得館長很溫柔嗎)

(他是無奈地接受智障小孩,從暴躁到接受的媽媽)

(館長在發光!!)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