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大概是:渡久地→←全一→伸二→雨宮

BGMamu-能く在る輪廻と猫の噺

 

 

 

  「不對。」

  「那樣不對,全一,還有活路。」

 

 

 

    11.平面交接點

 

 

 

  那時渡久地從他身後露出銳利目光盯住遊戲屏幕這麼說,首度堅定自信地,模樣太過認真而使他懷疑那傢伙意有所指。而後證實渡久地只是說他正在玩的棋子遊戲。

  全一下得太急躁,最後全盤皆輸;雖然有幾分原因還是得歸咎到運氣問題。

 

  自從西園伸二死後全一就一直覺得無聊。

  等了許久,好不容易才從同窗會那兒接到追蹤西園弖虎的任務──那個更完整更穩定的『西園伸二』人格、還附帶有Luc-y眼球的中二少年;結果小鬼的生活也很無趣,不是吃飯睡覺殺人放火,就是到處挖人眼珠來小小地阻礙同窗會運作……障礙再小仍是顆絆腳石,理應排除。

  可是『媽媽』卻說:小孩子頑皮就隨他玩耍去吧。

  弖虎的確任性。幸虧多數女性皆對限量款名牌包抱有狂熱,媽媽也沒脫離這道範疇,她向來對稀有牌組相當寬容;一如同窗會曾經縱容伸二逍遙了將近二十年。

 

  弖虎那小子啊明明是雨宮一彥的克隆體,眼神卻與伸二如出一轍;雖然行動更容易預測、價值更高了些,雙西園的性格惡劣度卻不相上下,恣意而為、殺生眾多、唯恐天下不亂這幾點就別說了,像是和前代同樣老愛忽視他這點令全一很受不了。因此全一總會對弖虎少年進行些不在任務單上的騷擾。接著被對方冷處理,挑釁得過份點再被修理一頓,有時逃過一劫、有時不,會斷幾根手指或再肚子開出一兩個缺口,等身體康復了再捲土重來。

 

  與他當年和西園伸二糾纏過那樣。

  像小孩一樣嘻笑打鬧追逐。

  相互懷著拿對方當靶子往胸腹轟出窟窿的那種戲謔殺意,卻不真的下毒手、也不窮追猛打,彼此都將距離計較分明。不、也許計算底限的人只有自己,衝突時伸二那傢伙一直都是嫌煩想殺掉他的。只是伸二太隨性且懶得花力氣在他身上,而全一的運氣又比常人好上幾倍……這時候就該感謝伸二的恣意而為。感謝造物主常創造一個人的缺失同時可能作為優點。

 

  理所當然這些全一並沒有彙報上去;他曾想過媽媽也許知道只是懶得理,因為她確信全一不會背叛她……她們,同窗會。全一很穩定,忠誠,絕無二心。因此他完成度再高、再怎麼賣命也只會是件挺好用的次等物,價值遠連伸二這個意外產生的半成品一隻眼睛也比不上,更別說是弖虎。剛開始他對西園伸二極為嫉妒、甚至抱持恨意就是這個緣故。

 

  那時還沒有弖虎,或者弖虎還在實驗所內慢吞吞地成長,還很小、很弱、不完整,遠遠不像現在狂妄暴戾,有著孩子的臉孔體內的純真童稚卻已死透,只剩奸險狡詐來老成地與世界搏鬥。  就是這點與伸二大相逕庭;伸二已有大人的軀體(雖然不是自己的)及市儈,更多時候卻童真得幾近幼稚,什麼都可取樂誰都是遊戲,包括他自己。估計伸二死時也沒想過自己會死,死是什麼也毫不重要。在因為被飛機砸中而燃燒的海之中之艦上前、遠遠在那以前他就已經看過了。

  世界的盡頭。

  世界之果或生命之果或是其他,在那以前西園伸二早已見識過,所以他無畏無欲。全一知道。

  他知道他什麼也不在意。除非雨宮一彥。當然,全一不會承認西園這點令他深痛惡絕。

 

 

 

  雨宮一彥很搶手。他的故事自然有人記述、有人訴說,那就交給那些人吧。那些人中也包括伸二本人,而他想說的正是關於西園伸二的事。因為那關乎於全一自身。

  在西園弖虎可能還不姓西園還只是小弖虎或小小弖虎以前,全一便知道他,西園伸二。

  在那個很久很久實際上卻也不是那麼久的時間點,全一得到觀察西園伸二的任務。

  沒有人知曉全一體內那股不時發作的殺意沸騰得歡欣鼓舞。

 

  伸二開始自小林的身體頻繁地不定期出現,長在城市中各個死角的機械眼睛便捕捉到他。

  西園伸二花著奉公守法的新一代青年好警察小林洋介的俸祿去添置菸、武器、符合自己品味的衣著,使用那些優等生小林用不上的東西去遠離小林的生活圈,偶爾殺人,或意氣風發地雙手兜在衣袋內上大街溜達。縱使西園伸二自稱有一套『西園規律』,但由旁人來看伸二仍是出沒地點不定、時間不定神出鬼沒得很,全一還有事情得做,於是他派出過氣攝像師來成為他的眼、他的耳、他的腿……同樣在更久以前渡久地就是他的奴隸,縱使另一方毫不情願。他也還是他的。

 

  在與伸二實際接觸前、在更更更久前,伸二並不知道在他所不知道的那些長久時間外全一便知曉他、跟蹤他,在昏暗無窗的室內用發光的電視機播放渡久地不甘不願下拍來的錄像帶以偷窺他。不斷停格、慢播、倒轉、放大直至那張狂妄的笑臉充滿霧狀雜點。

  全一藉著那些小女生初戀一樣的荒誕行為來進行了解,關於西園伸二的那些。

 

  於是全一發現到伸二是個冷靜地二十四小時暴走的殺人狂,會對人撒些小謊、愛開玩笑、喜歡在朋友面前做些滑稽甚至搞笑的行為,自信自戀但不過度自我膨脹,果斷俐落地評估所有事物的狀況並善用資源,最後完整而迅速地摧毀殆盡……西園伸二大體上是這樣的男子。

  雖然怪卻討人喜歡,不知不覺間全一那份本能性的嫉恨早轉成憧憬的近似型態。

  但好一陣子後全一才獲准站到伸二面前。

 

  那段時間不算多長卻發生不少事,伸二所熟識的雙胞胎兄妹被Lucy的親生女兒伊園若女殺害、小林洋介精神崩潰被逼死消失、他們共有的身體依日本國法律入獄服刑、雨宮一彥醒覺,做為替換西園伸二卻睡了一段時間。再次出現的伸二一如既往之張狂,卻隱隱有某種截然不同。

  哪裡有差他說不上來,當時也沒多在意。後來才明白,那是得到某種覺悟後的解放。

 

  真正見面與想像的差得太遠。全一知道自己有張完美的五官(那當然,人造的),並不是自己吹牛,他承認久保田拓也的肉體的確長得不差,客觀來說臉孔卻終究比不上全一的精緻。人格會變換但臉孔並不會跟著變,事情卻沒這麼絕對。

 

  那時伸二站到全一面前卻無懈可擊起來,全一不知道究竟輸在哪,但自己就是個敗者。

  全一沒有不甘心。當下他佩服伸二了,甚至稍微仰慕。

 

  為了這一刻的開場白全一準備了很久,他說:「唷,多重人格偵探重出江湖了嘛!這會兒是有是想拜託你來著的──呀。」語音拉長極力模倣伸二曾有的腔調,他以為那是友好的象徵。

  全一自認親切和善,卻換來對方冷冷一句:「哦,說。」接著拍拍屁股離開,再次見面把委託目標扔了領錢數鈔放完話就走,第三次再見轉個身伸二便猛踩油門開車撞他。

  再不願意全一也知曉伸二比他自己想像的還討厭他;如同他鄙視渡久地菊夫那樣鄙視他。

 

  西園伸二踐踏他的痛處,而全一穩穩踩著渡久地菊夫的致命傷。而渡久地最後卻能反過身咬他一口,還嘲笑他是由愛生恨的酸葡萄,可惡可恨得讓全一曾想過要拿他的頭弄成標本來做刀架。不管怎樣渡久地在死前總算反將他一軍;而他卻辦不到。

  直到伸二被殺身亡、被解剖拆解肢體,他還是無法在西園伸二面前揚眉吐氣。

 

  渡久地死了西園死了而他卻還活著──其中一個還是他殺的,全一雖然無聊卻生龍活虎的很。

  不可否認,他恨死那個把子彈貫穿西園心臟後沒多久就被西園氏小鬼給秒殺的混帳路人。

  他多希望是自己親手結束掉西園伸二,用這雙手,開的槍,發射子彈用密密麻麻的火藥把那個無法無天的東西打成蜂窩讓他血肉碎散。

 

  雖然不滿意,而聽聞伸二死訊全一也終究忍不住歡呼大鬧,還買了煙火自己放自己看,他幾乎如獲至寶地捧著西園無尊嚴地被洗滌、被剝皮、被開膛剖肚的影帶一再播放,一再興奮勃發,一再自瀆,一再射精……一再一再。

  即便如此全一仍是贏不了伸二。全一的心中被深深埋入名為挫敗感的蟲卵。

 

  多方爭奪的雨宮引不起全一的興趣。連他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對一個失敗品如此執著。

  弖虎體內也有個伸二,這幾乎是全一僅存的追尋目標。他像蠅對腐肉那般窮追猛打。

  有次少年被他煩得受不了就斜斜地砍破他半個手掌,拿掉感官抑制器卻也不痛不興奮,全一忍耐不住脫口而出:「伸二動作就俐落多了。」

 

  小鬼一臉嘲諷:「伸二?你跟他很熟啊?」

  「一點也不又怎樣!遊戲又怎樣?!」

  「沒人跟你說遊戲。」

  「就算是遊戲又怎樣啊?說說看啊!」後邊那句話很耳熟,他一時想不起來。

  中二少年不屑地啐一口:「神經病。」就離開。

  真缺鈣,難怪發育慢。留在原地發愣的全一想。

 

  後來全一記起那句話是渡久地說的,用來嘲笑他的愚昧及遲緩。對於他與他們的荒時費日、對於他自身與渡久地自己的預警,而預言總是引人發嚎。誰也沒當真。只有笑容在當下一瞬凋落。

當命運如同最初說好的那樣緩慢地輾過來時,他們一個個像在溫水游泳的青蛙,在軌道上大展四肢迎接它、讓悔恨與內臟都被軀體深處被擠壓,從他們的眼耳鼻口爆出。

 

  全一滿身冷汗黏膩地自床鋪醒來。

  巨輪卻已經輾過他柔軟的腦髓,他很慢很慢才想起來。只是掌心中理所當然地什麼也不剩。

 

 

 

  再次見到西園小鬼時他們倆恰好各在上下行的手扶梯。地鐵青白的光照在中二少年同樣色譜的臉,像一塊失去濕度的乾癟蒟蒻,氣色著實難看。

  全一的年紀比西園弖虎年長得多。好歹他是個大人,他比早熟的少年知道更多讓彩色圓圈連成一串的方法。

 

  「喂。」他從隨身攜帶的眼球冷藏盒拋出一瓶玻璃罐,全脂鮮乳低溫殺菌無香料添加。

  「成長期還是需要鈣質啊。」

  接的全一那側的電扶梯緩緩下行,他沒回頭去看少年接住那罐牛奶了沒,或是玻璃罐早就無辜落地或砸上誰的頭。不再糾纏於誰的投影。不用再去妒忌。全一帶著他還必須完成的那些隱入地底。

 

 

 

Fin.

 

流動*110819

寫到剩七分之一的時候停頓了很久,昨天突然覺得已經可以繼續了又找出來補完。

這是全一在我心中的形象。其實小鬼有說:「謝啦。」覺得矯情又刪掉了XD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