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次確認呼吸中是否真的沒有血的味道。沒有,但應該要有的。
  雖然稍微麻木(可能是因為循環不好),但四肢都還能動,沒什麼傷口……不,沒有傷口。
  看來是還活著?

  匪夷所思間他搔抓額頭,碰觸到額頭上從前遺留下的柔軟疤痕。溫熱的、微微隆起的皮膚似乎提醒他仍保有自己的身分及外表,在某個時間點前、某個時間點以後,但他想不起來。沒有更多線索能夠推斷。他只隱約明白自己可能在哪裡,但只是隱約。
  想了想,他拍拍屁股上的乾草屑站立起來。反正閒著沒事。

  他張大嘴巴深深地吸了口氣,讓凜冽的冷氣凍傷胃壁。

 

 

寒假來推推的日更計畫。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