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己砍落的手臂飛越視野後,有著艾伯李斯特臉孔的魔物抬起頭,出乎意料的是那張臉並沒有被痛苦給扭曲。
  竊據艾伯臉孔的魔物像本人那樣、一如既往地冷靜淡漠,不知為何艾依查庫覺得自己能從那副臉孔讀出一絲細微的安心感。

  --為什麼會有那樣的表情?
  艾伊查庫感到疑惑,但攻擊卻沒有停下來,在得到大腦指令前持續動作。
  抽刀太慢,他以不亞於妖魔的力道空手扯下對方的左手。

  魔物此時卻笑了起來。滿足而愉悅地,叫喚他的名字。
  「艾伊查庫。」
  把重音集中在中間音節的喚法、那是艾伯李斯特的聲音。

  意識到那聲叫喚與正在虐殺的軀體有所關連的瞬間,艾伊查庫的腦海一片空白。
  身體卻無法停止攻擊,雙手朝脆弱的頸骨施力剎那,魔物輕聲說:「我就知道你遲早會毀滅我,但是……」

  冰冷黏稠的血液並沒有到處潑灑。
  魔物的身影在頭顱墜下那時化為黑煙,連同後續話語消散在葉叢間。

    『好想見你啊。』

 

嗯暫且拿舊米糕來填填…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