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囉呸囉呸囉佔位置,我不會承認其實我作弊更改發文時間ㄉ~

※捏他有、捏造有,小說我根本就還沒看完^q^←(卒仔不敢看

 

湖底花


 

  是夢吧?柔軟芬芳的野草綴滿只有泥沙的湖底,嫩色花枝蔓生,迅速開放同時瞬間謝去。偶然出現的色彩令他欣喜,但尚不及記憶便須臾消褪。蘭斯洛特抬起頭仰望波光粼粼,於是明白,剛剛他在做著不屬於自己的夢。

  那是御主珍藏在懷中的記憶,是溫暖美好的夢。

  並不是他的,他已經沒有殘留下可以做夢的任何思念。

 

  御主召喚英靈時,所附加詠唱的咒文奪去蘭斯洛特的喉舌眼耳與理智。

  他不能說話,也不能理解御主命令外的事物,無法溝通連同思緒也被咒令剝奪;他被困在框架之中,重複反芻死亡前唯一的念頭。

  他曾經榮耀富足,在生命的最後卻充斥悔恨及苦痛。過去造就的悲劇歷歷在目並一再重演,她與他們沒能得到拯救,全是他所犯下的錯。這是不對的,他很抱歉,必須有所改變。

  蘭斯洛特的心被自己摧殘得千瘡百孔,所以他奉上尊嚴向聖杯許願。

  願望是懺悔。

  ──贖罪。

  這次一定要彌補過去的罪孽。

  他在無盡的歲月裡不停默禱這項唯一的祈願。

 

  被召喚於現世之時,蘭斯洛特卻什麼也無法記得。他只剩下一副聖杯暫時造出的血肉,來驅動四肢與張口吼叫,服從於御主的命令奔馳與破壞,願望與人格都被抹消、聖騎士的傲骨蕩然無存,蘭斯洛特曾在御主的記憶中窺見自己咆嘯狂暴如同瘋狗,他卻無力控制自己舉措。

  當御主陷入沉睡,蘭斯洛特就能從咒令的桎梏中獲得一點點自由──進行現在這樣幾乎無邏輯、最低限度的簡單思考,這也是他與現世唯一的聯繫,外界的色彩與聲音都被扭曲成模糊的信息,透射入水,斷斷續續地傳遞給沉在湖底的蘭斯洛特。

  蘭斯洛特緩慢恍惚地看著一切發生,靈魂浸泡在湖底,終究變得像水草那樣遲鈍無明。

  他試圖從這片黑暗中去區分、辨別那些灰濛的資訊,但總是徒勞無功,咒令會將他好不容易拼湊出的思緒打散而後消除。他所在的地方只有湖水,所觸、所見的也只有這些暗色水沙。聖杯戰爭、御主、王……廣闊世界的所有,都處在遠離他的湖面之上。

 

  但這裡並非一直都是這樣的,純然漆黑。

  御主在湖上浮沉的記憶碎屑有時會落到湖裡,降到蘭斯洛特眼前短暫地開放。

  那個人的意識也在脫落……那個將蘭斯洛特召喚到現世的魔術師。

  如果被夢魘蠶食的夢境碎屑落下的話,他便能分享御主的記憶。

 

  蘭斯洛特的御主是個弱小無用的男人。

  毫無用處的他為了拯救女孩,不惜付出自己沒什麼可自豪的一生以交換與他身分不相稱的力量,身心都被魔道不遺餘力地折磨接著侵蝕,精神被疼痛與憤怒浸淫,蘭斯洛特看著自己的御主靈魂不斷被削弱蹂躪、正一步步走向深淵……如同他往昔所經歷過的那樣。

  那個男人也是為了贖罪,那麼,沉淪到無人知曉的黑暗中也是必然的吧……蘭斯洛特漠然地抬頭,他在湖底待得太久,靈魂裡願望以外的部分早就鏽蝕得面目全非。

 

  掉下來吧,多掉一些吧。把有色彩的東西落到這闃黑無趣的湖底。

  (你也掉到這裡吧。)他在湖底實在待得太久了。

 

 

Fin.

 

流動*120203

泡麵+咖哩當消夜好爽,可是吃太飽去睡覺會消化不良囧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