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可以調時間我最強!難得失態的麻雀子!



  「一夕兄,這裡多了好幾本色色書耶!」

  菖蒲從通往地下室狹小樓梯間探出頭,遠遠看地板像是突然長出一顆頭顱般驚悚。幾層書櫃以外的窸窣聲靜了下來,與菖蒲在書店中進行深夜配置的一夕抱起一疊多到擋住自己視線的書,輕快地走到菖蒲附近,嫻熟地為分類好的書本上架。

  「那是客人訂的,請您擺在櫃台裡的置物箱即可。」

  「我知道了!這些都是同一個人訂的嗎?有點多耶……是說回我一聲就好了,不用特意走過來說啦!」

  「不好意思,我不太習慣大聲說話……當天是東高的男學生們一起填單的。」

 

  得到答案以後菖蒲俐落地爬上一樓,將成人書刊放到櫃台,蹦跳著跑回原處協助上架。

  「哇啊……色色的事,好青春啊,嘿嘿。可是這樣那樣的事還是長大再做比較好,而且不能隨便來、要慎選對象,我覺得啦。一夕兄覺得勒?」

  「菖蒲是問我這方感想嗎?」

  一夕停頓動作,帶著似乎感到疑惑的微笑向傻笑的菖蒲做確認。

  回應他疑問的是,附加笑容的大大點頭:「嗯啊!」

  「……同意您的看法。可以的話,想避免與不甚喜愛的對象,會使人心情相當不快。」

  「對啊對啊!濫交好可怕!果然這種事只能跟自己的戀人……」

  「不行!」

  很少使用強烈字眼的一夕,果斷否決掉菖蒲的話。

  事後菖蒲想起來是這樣評斷:聲音好大!感覺空氣中都殘留著振動呢!

 

  菖蒲眨眨眼睫,與一夕深沉到沒有瞳仁色澤的漆黑眼睛對視幾秒後,小心翼翼地發問。

  「……為什麼啊?抱歉,我說錯什麼了嗎?」

  察覺自己的失態後,一夕垮下萬年不變的笑臉,像是覺得非常難堪的那樣抿住嘴唇。

  「失禮了,請別介懷,這只是我的個人問題……」

    ──哇啊!一夕兄這樣子真是少見!

  「不會啦……但是可以問為什麼嗎?」耐不住好奇心的菖蒲捏緊衣角,迅速補上一句。

  「但是不用勉強自己回答也沒關係的!」

 

  「所愛的對象……也不可以。」

  一夕垂下少女般清秀的臉孔,別開眼神小聲地回答:「……怕會有孩子。」

   

 

流動*120207

忘年齋的設定我都忘光光了…忘年齋快救我……!

菖蒲還叫菖蒲嗎?我實在忘惹囧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