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天氣很好,度過幾天陰雨後終於放晴了。冬季的陽光很亮、甚至比夏天的美麗,清淨的光微微發散暖意,雖然呼嘯的風還是有那麼點冷……但只要能留住一些濕度,工作就能順利進行。

  很快就能完成吧!艾伊查庫樂觀地想,即使他還有整袋花苗必須栽植。

  

  「你好。」

  聲音由上方傳來,曬溫他頭頂的溫暖消失了。

  艾伊查庫抬頭看見一名與他年紀差不多的男孩正盯著他瞧。男孩有頭黑短髮及成人般沉穩的臉孔,還戴著眼鏡--眼鏡可不便宜。透過鏡片投射的目光帶有疑問,於是艾伊查庫也用同樣的眼神回望。

  「午安,你好。」男孩又說一遍,艾伊查庫才想起自己還沒答禮。

  「呃、你好……」艾伊查庫僵硬地回答,他不怎麼習慣這種禮儀應對。

 

  男孩身上的昂貴衣物似乎相當保暖,也許是醫師或者商人的兒子吧?

  男孩用清晰的咬字說:「抱歉,能夠打擾你幾個問題嗎?」

  「你是誰啊?」艾伊查庫反問,邊在泥土剝開一個洞,將柔軟的花莖放進去。

  對方露出稍稍訝異的表情,似乎感到不好意思那樣彆扭地微笑。

  「失禮了,我的名字叫做艾伯李斯特,是居住在附近某片山坡的人……請相信我並不是什麼可疑人等。」

 

  他並沒有指出說的山丘是哪個方向,但艾伊查庫馬上會意過來,艾伯李斯特是領主家的孩子。他與家人都住在小鎮潮濕的低窪,就連每早到小丘上放羊的牧羊人也住在那裏,只有領主一家能夠住在高處。艾伊查庫想起曾聽父母說過領主有個與他年齡相仿的孩子。

  艾伊查庫的父母都隸屬於領主;他從有記憶起就開始為了領主工作,即使只是很小的勞動,現下栽種的也是為了使領主愉悅的花兒。這個鎮上所有的人、土地、食物……都是屬於領主的,領主的兒子等同於未來的領主,這是艾伊查庫第一次見到少爺,卻沒有人教過他怎麼與領主說話才不至於失禮。艾伊查庫感到害怕而且難堪,絞盡腦汁依然手足無措,等了半天他才努力地從乾乾的喉嚨裡擠出一句話。

  「呃……你好……」艾伊查庫知道自己的臉在發燙發紅,他只想把自己的臉與花草一起種進土壤。所幸少爺並沒有追究他的窘況,只是帶著同樣平淡的表情發問。

 

  「請問,你知道海的方向在哪嗎?」

  艾伊查庫下意識回答,這問題他絲毫不用思考:「也許沿著路走到盡頭,可能那條風景線的位置就是海了吧……我不知道,我沒出過這個鎮。」

 

  「是嗎?」艾伯李斯特轉著身體環顧一圈,似乎在尋找某個遙遠的方向。

  「我去過喔。東西遺失在那裡了。」艾伯李斯特說。

   「甚麼東西?」

  輕輕呼一口氣後,艾伯李斯特慢慢地說:「人格。」

 

  ……人格?那是什麼?艾伊查庫不清楚這個詞會所代表的意涵,但還是忍住疑問了。

  他不想要自己在艾伯李斯特的眼中顯得更笨。

  可是什麼也不說也很蠢,該怎麼辦?回過神來艾伊查庫發現少爺又盯著自己。

  也許他發現我很笨了……艾伊查庫害怕起來,他尷尬得想逃開卻沒有勇氣,只好抱著布袋四處亂瞄,裝出自己正忙於某事的樣子。

  不小心對上視線後,少爺遲疑地開口:「不好意思、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艾伊查庫。」這問題倒不怎麼難,艾伊查庫心想。

 

  「很高興認識你,艾伊查庫。」

  名叫艾伯李斯特的男孩朝艾伊查庫伸出手,可能是想跟他握手,但艾伊查庫低頭看著自己被泥土沾染髒手,在工作完成前是不能洗手的、而這雙手會弄髒艾伯李斯特的手……艾伊查庫為難地垂下脖子。

 

  而男孩卻微笑:「沒關係啦。」

  他是這麼說的。與艾伊查庫所認知的主人完全不同。

  艾伊查庫再也忍不住快樂,愉悅地咧開笑容,於是他們握手。

  「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朋友囉。」艾伯李斯特也笑起來,那使他看起來終於像個小孩。

 

  相互道別後艾伊查庫背對陽光繼續栽種工作,看著自己的朋友默默走上山丘。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