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嘗試親吻他。
  呼吸被無形的力量牽引而重合,我抓住他冰涼的手指末梢,忍住吐息,生怕一旦呼氣就將吹走細軟的蒲公英。

  他一手還甩著狗尾草,襯衫的領口到頸項一帶卻散發果實的甘甜香,我僵在那裡,不敢相信自己還能再接近。
  而他接過我的勇氣吻上。
  暖熱柔軟的嘴唇貼上我的……即使我是如此冰冷乾燥,他毫不介懷。僅是唇瓣相貼就已宣示確切存在。

  我們分開,帶有青草味的風穿過我們;我稍微後退一些,以眼神好奇、疑惑地捕捉風的來源,而他對我微笑。
  安安靜靜。

  人總要謹守某種事物意念才得以存在,而我只相信他。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