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調動我的格式啊硍我超生氣的pixnet矮黑揪^q^


 

 

  女人下班後喝了很多酒,最近都太冷了她想要藉此取暖,但喝得胃脹成一枚大水球夜晚的寒風還是吹得她顫抖不止。酒沒能溫暖她的身體也沒能溫暖她的心,她覺得自己像一片泡水太久的吐司爛軟噁心,酒也泡亂她的腦神經,她必須藉著抓緊把手才能搖搖晃晃地爬上樓梯。

  長期暴露在空氣污染及酸雨底下的公共設施多半被腐蝕得坑坑洞洞,牆面剝落漆塊,模樣悽慘。這座撐著她重量的欄杆也是如此。粗糙的水泥面摸起來也很扎手,很不舒服,觸碰當下她可以感受到角質細胞正歇斯底里尖叫。她搖晃頭顱想把荒謬念頭都甩掉,但這動作令她昏沉的後腦更加不舒服,她不得不走得更慢,像一隻不合時宜的迷路蝸牛,拖著外露的內臟在沙土中乾涸。

  汽機車響著喇叭她腳底下呼嘯而過,她不由得用黏膩的喉嚨發聲:啊,原來我爬上了天橋嗎?

  雖然時機有點奇怪,突然地、像是撥開傷痂就有淡黃色組織液流出那樣自然地,她想起發生在久遠的學生時代,埋在深深腦紋中的某件遭遇。

 

  

people watching

 

 

 

  「喂、女人!」

  聲音可能是從頭上迸出來的。

 

  當少女從便利商店前面的騎樓跨出步伐那刻,這聲不客氣的招呼在剎那同時響起,基於人類可悲的反射反應,她下意識朝左右搖擺頭顱尋找聲音的來源。

  「內內、這裡啦!上面上面!」

  這次她能夠確定聲音是從頭頂來的。

  抬頭看,是一個戴著貝雷帽的小男生趴在天橋的欄杆俯瞰她,那奇怪的姿勢頗令人擔心他會不會掉下來,咻地一聲就摔成一塊支離破碎的草莓蛋糕。知道是什麼人後,少女就失去關注的興趣,她還趕著上升學補習班。

  況且我可還沒老到要被小鬼呼喊女人的年紀!晚餐老樣子用便利商店的飯糰解決吧……

  少女臭著臉在心中咕噥。

 

  「喂、不要不理我嘛!內!看起來很聰明的氣質大姊姊!上來陪我一下嘛!」

  莫名其妙的小鬼。少女斜睨男孩一眼,雖然這麼想,但她還是靠過去了。

  才不是被膚淺的奉承給收買,而是他趴在那邊很危險,沒辦法對他視而不見啊。

  少女一面說服自己,一面踩著符合私立女子高中規定的漆黑皮鞋爬上天橋。

  而小男孩只是一直盯著她瞧,沉穩平靜,眼神像是欣賞一朵在路旁發現的小野花。

  男孩有張仔細看的話還算可愛的臉,但那身水手領的制服卻與附近學區不同,在少女的記憶中沒有看過哪所小學使用這樣的制服。這個孩子到底是打哪來的呢?這是少女永遠不解的問題。

  橋下一輛響著警鈴衝過的救護車打斷少女的思緒,並提醒了她沒剩多少時間。被沉默的男孩逼得困窘的她,不自覺地使用比平常更加高亢的聲音來說話。

 

  「幹麼?我還忙著喔!是說你趴在這裡很危險喔。」

  「哥哥要出國留學,我跟老爸吵架了,老師拒絕我的告白,好難過喔。」

  可愛的男孩發出焦糖烤布蕾般綿甜的聲音,面無表情地歪過頭回答。

  「這樣啊,那你可以從欄杆下來了吧?」

  「嗯,我要當壞孩子。再也不說敬語,當壞小孩。」

  「喔,那你可以從欄杆下來了吧?」

  「我只是模仿妳的樣子,」

  男孩無辜地眨著眼睛:「滿身酒臭的女人,絲襪從小腿肚裂開。」

 

  他拿掉鴨舌帽朝身旁隨便一擺,又黑又細的的瀏海下露出色澤奇異的眼睛、一對快被長睫毛給遮蓋的粉紅色眼珠,水澤繞著瞳孔流轉光波,男孩的眼睛定定地注視著她於是她也只能回視,少女不喜歡令自己感到自卑的單眼皮及平凡無奇的黑眼,但她的瞳孔只能被狠狠黏牢,淡紅色虹膜中間聚焦的深黑色瞳孔發散光暈,少女被光芒吸引,她無法用自己的力量挪開眼神。

  發光?眼睛不會發光啊……反光嗎?怎麼會在這種角度反光?

  ──不是,是那雙眼睛真的在發光……

  體認到這點後,少女無法繼續思考,連呼吸也做不到,心跳呢?心跳還維持著嗎……

  凝視著她的男孩,在此時再度開口。

 

  「還不想回家,就搭著電車到不認識路的車站來。我在這裡待一整天了,看到很多人經過,我會對那些還能見面的人說話,所以想跟你談一談。」

  「妳會跳下來,在這裡,跟剛剛不同的是妳搖搖晃晃地爬上樓梯。」

  「害怕又懦弱,並且又悲傷,無法承受,好可憐。」

  「勇敢一點!」

  「勇敢一點做決定吧!到時候我會在的。」

  男孩捧著少女的臉頰快速地親了一口,將帽子壓回頭頂阻礙視線的同時,束縛著少女的力量也消失無蹤。小男孩笑呵呵地跳下欄杆,朝少女揮揮手後就一溜煙跑走。

  在此之後,少女就再也沒見過有著粉紅色眼珠的黑短髮男孩。

 

 

 

  騙人──女人說,小騙子──

  短裙套裝原本就不好大幅度活動,加上高跟鞋之後困難更甚。醉醺醺的女人脫掉鞋子,她用精心裝飾過的指甲摳抓水泥壁施力,跳了幾次才笨拙地爬上老舊天橋的扶手。

  「雖然很可怕,但我會努力地張大眼睛……」她說。

  「喂、亂說話的臭小孩──你在哪裡啊?」

  女人放開雙手,朝車道放倒身體,即使是墜落的當下……她也還是沒有再次看見他。

  

 

 

 

>>

>>>墜

      

    吧

   ,

        我

      再

    見

   啦

     ,

 

     界

   唷

   。

 

 

 

 

 

 

  突然落下的人體、隨之輾過的車輛、驚慌失措而打滑的車輛、被撞上的車與行人……交通以女屍為中心亂成一鍋燉法錯誤的粥。  

  少年從便利商店旁的巷子裡慢慢走出來,像是早有預備那樣拿出手機,從容地撥打一串號碼後等待接通。電話接起那刻他眨動在黑暗中太過明亮的淺紅色眼珠,接著輕輕地笑了下。

  他保持著清爽的笑容與手機對話。

  「你好──嗯……對,我就是那個新來的業務工讀生,嗯,死者沒有親屬,又有新單可以進囉,我很有用吧?地點是……」

 

 

 

Fin.

 

流動*120217

  *120218

 

BGM:ㄌㄏ給的指定曲是【巡音ルカ】地雷原夜道,但靠著【倉橋ヨエコ】薬箱才完成後製。

嗯對,少年在殯儀館打工XD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