纖維被『嘶嘶』地扯開,殘暴而粗野,原本包裹在布料下的肌膚因接觸冷氣而自發性顫抖。

  液體狀的聲音像是鈍沉鏽鍋裡翻炒的砂糖,芳甜的金屬味從舌尖黏膩地滑至鼻尖,流入半張合的眼睫。說不上刺痛,但確實模糊掉視野。血液混著唾液濃稠地在那張清秀的眉目上滑下痕跡,身體被倒置的後果,是全身的血衝至脹暈的腦髓旋轉。

 

  首先被強行破壞的是思想吧。

  他遲鈍地想,然後金屬沒入體膚的冷澈疼痛讓他清醒一瞬而又墜入混沌,本來像冰一樣突兀地撐開身體的物體立即轉為沸騰物質,又燙又辣地燒灼內臟。

 

  他有點想不起來他眼前的是誰。

 

  接著對方毫不留情地賞他後頸一記手刀,喀吱一聲聲響太清脆,他幾乎以為是自己的頸骨在柔軟的皮肉裡斷裂,但那不是。本能性地,他呼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放聲狂笑。

  或許知道是誰,但那不重要,某種在心中剛剛誕生的使命感逼催他抬頭,他滿臉是血地仰視面前正在凌遲他的傢伙──新宿最凶的情報屋滿臉是血地朝打傷他的元凶說:「……我愛你、我愛你……」

 

  ──你的愛是場悲劇。

  根源自你本身的扭曲及令自己發嚎的恨意。

  折原臨也再一次聽見必然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訴說:『一切榮辱皆全歸於你。』


 


 

四個字的溫柔

 




  起初沒發覺,壓抑的馥郁如影隨形。

  年輕的情報販停下步伐,群青色的天空與雲童話式地掛著,他嗅出香味,氣味是從自己毛茸的帽緣,人工而制式地刺激鼻黏膜。

 

  「我愛你。」

  跟隨魔笛之聲而來的少女有張成熟女性的臉,塗抹唇蜜的嘴濕潤地在他耳畔張吞吐息,他用眼角餘光瞥見油潤的唇裂,一條一條一條一條,正好算出四枚。

 

  愛哦,是不計報酬哦。

  甜膩的果香湊到鼻尖,臨也疑惑這句話是誰說的,那聽起來太像是他自己的聲音。

  女孩微微一笑,溫柔地說:「臨也先生是不懂的吧。」

  你的愛注定是場悲劇。

  因為你只視愛為興趣。

 

  「謊話。」

  「騙子。」

  「詐欺。」

  「……嗯。」

  是啊,我是騙你的。

 

  面對閃爍紅光的刀刃他也只能倒下,陷落在少女甜美的笑容,甜美的殺意。

 

  「無論如何都想得到某人的心情──」

  擁有先知之名而沾沾自喜的男人,在面對名為『愛』的未知存在也只能棄械投降。

  少女的甜笑扭曲了,色彩被調換重置。男子的下肢終於撐不住自身體重而頹軟摔倒。

 

  「你一定不懂吧……__唷──」

 



 

 

  Fin.




 

流動*120220

 


大概兩年前寫了就一直丟在資料夾沒完成的東西。

順序超亂的,前面還搞得像被強(ry,以為是那樣的思想太不純了!快面卯四禾思過!

來我們來用上帝視角來看的話是這樣的:

臨也先森又去騙女孩子了→有個聰明ㄉ狂熱信徒想要來個殉情→香香的東西是藥喔臨也先森被下藥惹→無力又精神混亂的臨也先森被捅了→小靜來驅蟲→切死在這裡就麻煩了隨便救個一下好了。

 

嗯,事情就是這樣。OVER

順帶一提那四個字是:U So Tsu Ki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