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布勞艾伯】給大濕

 

  「你好啊,帝國騎士。」

  少年蹲踞在棺木旁,笑吟吟地望著無法動彈也無法發聲的他。

  「恭喜你又被送回無光的此處,死了又死的感覺如何呢?」

  「啊,抱歉,我忘了連暗房並沒有分配給你的名額呢。」

  「真廉價啊……你。」

  少年溫文行禮後毫不憐憫地闔上棺蓋。

 

Fate/zero*槍組】給小綿羊

 

  潛伏在御主的影子裡,他有時會做夢。

  在夢之中御主與從者的分野變得模糊,他時常為生前的悔恨、自身的無力落淚,而自小便被譽為神童的少年卻睥睨他。

  ──看著我,服從我,把你那些舉無輕重的傷感扔掉!

  ──我才是你現在的主人!你只要為我的願望鞠躬盡瘁即可!

 

  轉眼少年成為驕傲的男子,對他說:「你可以為我流血,但毋須流淚。」 

 

Fate/zero*蘭斯洛特】給鴨鴨

 

  「你聽我說,我做了一個夢……我想,如果、如果我能捨棄王女的冠冕,而你放棄身為騎士之花的榮耀的話,我們可以在王上遠征時逃走,我們可以到只有小溪及草原的鄉間建造一座小小的農坊,我可以紡織紗布來製衣……我還不會,但是我可以學……」

  「……別說了。」

  「只要、只要時間足夠,王上……亞、亞瑟一定能諒解的!我們可以去看看你的故鄉,那座靜謐如鏡的湖……」

  「別說了,桂尼薇爾!」

 

  咆嘯的尾音散於房室。面對女人錯愕的臉孔,他沉痛地閉上眼。

  「……別說了──桂尼薇爾……」

  「……那是不對的……」

 

Fate/zero*蘭雁】一樣給臭鴨鴨

 

  「……這裡啊,蘭斯洛特──喂──」

  蘭斯洛特回頭尋找聲音的來源,花香撲鼻而來,他才發現自己置身於淺色花朵構成的海洋,放眼望去盡是綠意,但為何自己會在這裡?

  「怎麼了嗎?你怪怪的,蘭斯洛特。」

  一臉疑惑的青年從左後方拉扯他的袖子,啊啊,這個人是……

  「……不,沒有。」

  「那就好……我們走吧。」

  「嗯。」

 

  他牽起青年的手,做出答覆。

 

Fate/zero*賴打組】給阿月

 

  「Riderrrrrrrrrrr──────────────」

  「笨蛋笨蛋笨蛋──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邊吃洋芋片邊玩大戰略!還有不要在床上吃東西你看看這些屑屑!為什麼又不穿褲子啊!」

  「好煩,穿了還不是要脫……」斜躺的阿宅抓抓屁股,靈機一動彈指:「對了!小子,你也不要穿不就好了嗎?」

  「你在說什麼……哇啊啊不要脫我衣服啊!笨蛋笨蛋笨蛋──」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