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這樣對向日葵發問:「妳的人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

 

  向日葵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愛。沒有愛的話,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話語斬釘截鐵,堅決果斷。為了貫徹這份意念,她有自信能奉愛情之名做到任何事,任何。

 

  向日葵樂意,並且甘之如飴。

 

 

 

  向日葵從小就與許多同年紀、被養育在深閨中的千金一樣,對所謂的『戀愛』充滿憧憬。期待自己能夠擺脫世族大家的束縛,不再因親長間的利益來往,而是透過自己的判斷、意念而做出抉擇,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契合自己靈魂的伴侶,與其長相廝守,此後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不同的是,向日葵並非只將『自由戀愛』當作棉花糖那樣、甜蜜虛渺的幻想,而是便對其深信不疑、當作必須遵照的法則來信奉。『人要戀愛』這件事,在向日葵的認知裡就如同『必須吃飯』、『必須呼吸』這般理所當然。

 

 

 

  儘管向日葵是這麼熱衷於『愛』,她卻相當厭惡以羅曼史為主要題材的少女漫畫,也討厭用『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故事』作為結局的童話故事,在向日葵這個對『愛』狂熱分子看來,那對自己信仰中的『愛』來說,簡直是一種侮蔑。

 

 

 

  武者小路向日葵──在進入淑女學校高等部以後,被校有圖書館內收藏的少女漫畫給深深震撼過。

 

 

 

  只是與心儀的對象說幾句話、在對方失意時給予安慰,便可以得到愛。

 

  只不過是溫柔婉約或是活潑開朗的善良美少女,就能引起眾人的關注、獲取異性的愛慕。

 

  只需盲目地等待,笑著說:「我會忍耐的。」一切困難就能迎刃而解,雨過天晴。

 

  只要談戀愛,不論是誰都能迎向大家都能微笑的幸福結局……

 

 

 

  太天真、太單純--真是低俗的笑話,醜惡得滑稽、愚蠢到令人同情。

 

  ……這難道是某種新式挑釁嗎?

 

  她睜大常被稱讚燦爛的眼睛,任由尺寸小巧的漫畫書從自己膝蓋滑落,錯愕到說不出話。

 

  那是向日葵第一次翻閱在同學間流行的少女漫畫。恢復平常後,她迅速調適心態,打起精神調閱完現場所有能夠找到漫畫書,全部瀏覽過後,她發現那並不是自己的錯覺,大部分描繪浪漫戀愛的少女漫畫都有類似的劇情套路。自此以後她再也不接近圖書館的漫畫區。只要一想起那些刺激自己情緒的劇情,她的胃部深處便會隱隱作痛,並且攪起令她惡寒的乾嘔感。

 

  太過荒唐了!戀愛不可能那麼簡單。

 

  什麼行動都不採取、呆呆地坐著等待寶物掉到自己懷裡,守株待兔是極低機率以下才能偶然碰上的奇蹟、連瞄準目標都不做就白等著不勞而獲,這種事更是不可能發生,怎麼能夠讓對愛情抱持美好憧憬的女孩們,以為那是一種理所當然的行為呢?

 

 

 

  向日葵非常明白,怠惰者沒有收穫的資格。不會有人同情她的,沒有人有責任去施捨。

 

  那些人不會知道的──那些童話故事中的公主王子、那些羅曼史中的男女主角、那些對於扭曲情節信以為真的人們,她們不會知道實際嘗試以各式各樣方法接近、卻仍被拒於千里之外的感傷,他們未曾體會過看著逐漸拉遠離去的背影消失在眼前的失落感,無望的戀情淪為他人調笑材料時的屈辱……那種蓄足體內所有美好能量後,抱著卑微、渺小的乞望才站到所愛之人面前,最終他卻如穿過空氣般無視走過──那種像是敲開背脊填入最為刺冷的冰塊般、那種不只溫熱的胸懷,連腳指末梢都要被凍碎的寒意、那種己身存在完全被否定消滅的痛楚,那些人們真的體會過嗎?而這對向日葵來說,卻全是歷歷猶新的親身體驗。

 

  

 

  但那些都過去了,只是自己還不夠努力而已。儘管是現在,每天都幸福得不敢置信的現在……

 

  向日葵偷偷看了眼身旁雖然不算挺拔、仍高了自己將近半顆頭的冬樹,再怎麼告訴自己要保持平常心,仍然不禁羞紅臉頰,她必須用力地抿緊嘴唇,才能藏起她不受控制的笑容。身材嬌小的她必須隨時注意行走節奏,才能與常常不定期加快或減弱步伐的冬樹維持平行。

 

  (不行、一直沒遮攔地發笑會像是笨蛋一樣!學長喜歡聰明的女孩子……)

 

  向日葵不斷對自己耳提面命:即使當下被棉花糖般甜蜜輕柔的美好事物給簇擁,也絕對不能驕傲、不能被甜美的現況蒙蔽……不能忘記要是鬆手,就會回到一無所有的過往、回到費盡徒勞,也無法走近冬樹身邊的當初……

 

 

 

  想要什麼東西,便得用上所有方法奮力去抓取。向日葵如此深信著。

 

  因為她現在擁有的一切,全都是靠著自己毫不懈怠的努力才能獲得。

 

  (少女隱匿於少年身後的影子,冰冷地掃視周遭死角,包含已經尾隨他們數分鐘的黑影。)

 

  對向日葵而言,冬樹是她願意用所有東西去交換、去珍藏的寶物;因此,她有讓冬樹比世上所有人都更快樂的義務,她必須全心全意地去實現冬樹所有需求、保護冬樹並確保冬樹的幸福,她與冬樹兩人,會一直在一起,因為這就是她的夙願,也將會是冬樹的……

 

  (她在等待。如黃鶯等待捕殺螳螂的那個細微的、短暫的鬆懈瞬間。)

 

  

 

  所以,為了達成那個目的,兩個人在一起、永遠地,她必須對可能造成的妨害做出排除……

 

  (蛇一般狡猾的黑影自以為已經無人戒備,放鬆警覺後慢慢貼近了……)

 

  她像以前為了抓穩寶物那般,迅疾狠戾地,攫住那隻妄圖傷害那個人的蒼白手腕──

 

 

 

1223日 AM10:29:58

 

武者小路向日葵的主役》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