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成語叫做:擇善固執。

  但明明不正確或是會對他人造成困擾的事,堅持下去不是很沒意義嗎?

 

  能言善道的黑柳繪美特別對固執、難以溝通的人感到棘手。她總是一再重申自己的立場,希望對方可以理解,在以為終於能夠達成共識時,對方卻對前幾分鐘的溝通置若罔聞、又跳回最初的話題……假期販售業務和年末報表已經夠讓繪美頭痛了,難得今早客人特別稀少,究竟為何這個人要挑在她終於能稍作喘息的短暫時間出現呢?今天並不是定期出貨日啊。行行好吧!

  究竟那些人──那些頑冥不靈的傢伙,構成他們腦袋的成分與一般人相同嗎?

  快要無法壓抑怒意的繪美壓著弧度優美的嘴角,一邊控制著力道地盯著男人──若是沒拿捏好就會變成瞪,對自家品牌來說可不是好形象呢……她對面前的三島笑了下、佯裝整理貨單裝作忙碌來拖延時間,只要拖到與她一起值班的亞智子從貨倉回來就好……

  繪美不斷在心中這麼鼓勵自己。

 

  「三島先生……」

  繪美拿出在百貨公司專櫃任職多年練出的本事──儘管心裡對面前的傢伙反感到要死,仍能在臉上綻放甜美自然的笑容。她親切地招呼名叫三島的年輕銷售員,攤平手心,優雅地指向擺飾區內的待客小沙發。

  「讓您等待真不好意思,想必您勞務多方辛苦,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到裡面先休息一下呢?」

  實際上她才對三島累不累毫無興趣,只是不想被其他櫃區的專櫃小姐說長道短而已。

  靠著三寸不爛之舌掙口飯吃的傢伙們嘴有多利、多愛無風起浪,繪美早就見多了,那種險惡的八卦網她一點也不想摻進去。況且,近期對繪美來說,可是特別具有意義的重要時刻……

 

  「啊呀、這……謝謝,沒關係,這也太麻煩妳了,不用了,謝謝妳。」

  一手抱著公事包的男人靦腆笑著,不知所措地抓頭。看在母愛氾濫的女人眼裡應該相當迷人吧?繪美冷淡地想,這樣扭扭捏捏更令她感到困擾。

  三島明明有張相當適合戴著銀框眼鏡的臉,但這男人一點也不精明,老是迷迷糊糊盡出一堆正常人都應該會避免掉的包。以為這樣很可愛嗎?真是夠了,萌黃屋的瓷器賣得不錯,她還不想因為一個笨蛋而捨棄那家產品,可以拜託公司快點換個業務員過來嗎?

  繪美只好採取別種戰略,她趕在三島採取反應前提走裝著樣品的箱子,放到單人沙發旁的茶几上,回頭溫柔地朝三島說道:

  「沒這回事,一點也不麻煩。別累壞身體啦,好了,請入座吧,現在無法走開真是不好意思,等同事回來我就去為您泡一杯暖胃的麥茶。」

  三島又開始抓頭,一邊說著真沒辦法啊、總不能辜負好意之類的廢話,慢吞吞地走近沙發。

 

  真是夠了,算我拜託你你就快點坐下吧!放過你可憐的頭吧,不要再說廢話了!

  繪美扯個微笑後隨便找個理由就回到前台,一邊處理雜務,一邊在心中咬牙切齒。

  ──無用的高學歷,無趣的黑髮,無價值的男人。

  自知自己面貌姣好的繪美,對於男女之間的戀愛情事相當敏銳。身邊總是不乏追求者的她並非不知道三島南彥對對自己抱有好感,但她已經有論及婚嫁的對象了。況且三島屢次對繪美示好的行為,正是令繪美感到不耐煩的地方。繪美開始不由自主地挑剔三島,也是從三島第一次約她出去吃飯開始。她知道三島不會是個壞人,但無法克制用嚴苛的標準去看待自己不中意的對象,是繪美的老毛病。若是三島能早早放棄繪美,也許她就能比較心平氣和地對待三島吧。

 

  算了,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總之……

  總之還是專心投入目前該做的工作吧。雖然過了今春,繪美就打算辭職結婚──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流言蜚語,這件事目前只有樓管和部門經理知道。希望能夠有好的開始,也能有始有終地、有個好的結束。繪美一邊忙著編寫帳目,一邊撥出心力注意是否有客人經過。

  正好有名女性邁步而來,是名毫無疑問的美女,繪美馬上推起笑容用甜美的嗓音喊出本期口號。但女子只是凶狠地瞪繪美一眼,便踩著高跟靴快步離開。自己做了什麼惹客人不高興的事嗎?她雖然萬分不解,倒也沒放在心上。接著路過一對看似是情侶的高中生,他們在即將經過繪美所在的櫃位,轉入隔壁右邊的手工鍊墜鋪。算起來,這個時候也差不多是學生族群的休業式,年假開始以後就是另一波販售……

  再經過的是,看就知道不會在精品層做任何消費、只是因為某樓層的特賣或美食街的試吃活動而來百貨公司的家庭主婦。那名打扮邋遢的太太牽著似乎還是小學生的兒子,四處東張西望,眼神對上時繪美對她微笑,並介紹本期促銷,但婦人迅速別開眼睛乾笑著拉著兒子快速走過。

  女人一上了年紀就必須變成那副德性嗎?淪落至此真是太墮落了。

  繪美邊告誡自己必須警惕,邊向朝著她走來的男性微笑。

  

  「呃、小姐……」

  「早安,您好!很榮幸能為您服務,請問您需要什麼協助呢?」

  這個人不太像是過來買東西的,穿著Puma深藍色運動夾克的男子看上去有些畏縮,懦弱的男性是繪美第二頭痛的類型;儘管如此繪美仍綻放一個令人放鬆的溫柔笑容。

  「問妳一下……妳們這邊有在賣皮革加工品嗎?有個賣領帶的高個子叫我直走轉彎……」

  這個傢伙──看起來像是有嗎?雖然很想這樣回答,繪美的身體已經反射性地低頭致歉。

 

  「非常對不起,我們這邊只有金屬、水晶及玻璃瓷類藝品唷。」

  道完歉以後她直起腰,笑容可掬、優雅地舉手往右攤開:「但是往右邊直走約五個櫃區,有一家皮製品專賣店。勞煩您走這一趟,真是過意不去。」

  「喔喔、好……」

  問到路以後,男子連道謝也沒有就直直往繪美所說的方向走去。

  介紹男子走來這裡的,大概是附近的真木吧。那傢伙真是的,盡把麻煩的客人往我這邊推……說起來,真木不是說過今早會有攝影師過來拜訪嗎?現在都幾點了啊……見附近沒人經過,繪美開始思考今日排定的行程,一邊疑惑著、一邊舉起戴著手錶的左腕,欲確認時間──砰──轟隆隆隆砰──

 

  ……轟隆?什麼跟什麼──

  在感受到衝擊的剎那,除了毫無頭緒的巨響外,繪美似乎還聽見三島不合形象的嘶吼。

  「危險!Amy小姐快趴下!」

  

1223日 AM10:30:04

黑柳繪美的剖白》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