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綿羊生日快樂^q^/


 

  艾伊札庫的確是戰鬥狂,卻不算虐殺成癮。至少他自認為不是。

  所以聽到這事其實也是頭一遭,在軍隊紮營以後,關於妖魔也有村落的傳聞。雖然知悉情報已經是在親眼目睹以後。那些穿越『渦』而來襲擊人群的異形們或許在可怖的皮囊下也有感情或知覺、哀慟或者憫愛──但探索未知是科學家的責任,軍隊負責的是保衛與驅逐,他們只要判斷那些怪物在現況是對人類有害就夠了。

  他的軍隊目前一切順利,作戰前的策略被將領安排得很好,他們的直屬上司艾伯李斯特什麼都知道什麼都能安排妥當,艾伊札庫從小就崇拜艾伯這點。可是軍士們現在出現困惑了,雖然還不構成阻礙──但遠在帝都的艾伯李斯特准將知道軍隊接獲派遣來到千里迢迢的妖魔之鄉沒有什麼世界機密或魔幻妖寶就只有一窩又一窩仔獸嗎?

  是的,一坑坑還睡著張不開眼的妖魔寶寶。少數能爬的屈著半透明的肉色手腳,軟軟地爬到艾伊札庫他們腳邊鳴叫。看樣子是被當成父母了。艾伊札庫在手下的一名中士眼中看到猶疑及不解,艾伊札庫想拍拍對方的肩膀卻不禁苦笑。

  ──別露出那表情,就連當年在連隊當砲灰的歲月他們也沒教我啊。

  當然這種話是只能藏在心底不能口說的。

  沒來由地艾伊札庫想起跟艾伯一起的事了,並不是作為戰士的他們,而是少年時的他們。對世界還一無所知正在風口浪尖上被命運掠奪的他們,那樣孱弱幼小,對於一切都無抵抗之力。隨隨便便就被踩爛輾碎,就跟眼前的崽獸同個模樣。

  那些生物就算不是人類的幼童也仍是小孩。就私人情感而言艾伊札庫算是同情牠們的。

  即使如此,他仍然拾起槍托準確無誤地砸爛其中一隻的腦袋。

  「全數殲滅。」艾伊札庫下令。然後投入到殺伐之中。

 

  他想著他的戰友,同伴,共犯──艾伯李斯特。

  在艾伯胸前顯耀的歷歷勳章皆有鐵鏽的氣味及色彩,但不會被血汙泯滅,榮光依舊是榮光。

  

Fin.

 

流動*120618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