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お名前とサイト名をどうぞ。また、よろしければなにか一言。

   (請填上姓名與網站名,還有,可以的話請說一句話 )

流動,寫完再講。

120717:終於寫完了,哇靠也填太久一年多了……呃,我真的很不會寫微小說囧rz

 (本家出處找不到了,真不好意思。)

 

01. 告白 / 告白(平行、鵺與蘇芳→柳寧)

「我夢到跟偽娘說『喜歡你』咩。」

「事實。」

「然後對你說『我愛你』。」

「夢嗎?」

 

他像孩子一樣迷茫,猶疑後聳肩,你偎在他頸窩。

接著不再交談。

心知肚明的事實無法自白──你倆無法愛人。

 

02. 嘘 / (鵺與蘇芳)

「瑪……光底迪?……我不吃飯喔。不回去了,瑪莉亞要的色鉛筆後天會帶回去……工作。……在哪裡不重要……沒為什麼,你真煩,手機快沒電──」

「你這壞人。」

你笑,從他手中奪過話機,拔除電池。

 

03. 卒業 / 畢業(柳寧)

在校門口合照後,上台授受薄得一撕就爛的紙張。

三年。

破千的日子就隨著回收的試卷一起雲滅。

 

要離開了。

柳寧獨身步出校門。虛空感貼在肌膚上,比汗水黏膩。

 

04. 旅 / 旅行(光與蘇芳)

晚餐時,他:「我要出國。」

 

「何時回來?」

「嗯──不回來了。」

「……」你沉默半晌,「蘇芳,你希望我哭著送行還是笑?」

「隨便。」

「……我幫你準備行李。」面無表情的臉已是最大限度。

,我的行李。」他指你。

 

05. 学ぶ / 學習(鴉與鵺)

花開時她說那是生殖;你明瞭,銘記。

結果時她說那是產育;你明瞭,銘記。

萌芽時她說那是死亡;你不解,發問。

 

「子的榮發由自母體敗亡……」

她笑靨凋零,你銘記。

 

06. 電車 / 電車(犬神玉章)

「我渴了。」

「喔、給。」盡責地遞出寶特瓶烏龍茶,不愧是要前往新世界的好部下。

「……電車裡不能喝水。」

「……」

「……」

「……那口水總能喝吧?」

「……可以。」

「!──我的隨時可以分給你!命令我吧!玉章!」

「我命令你跳車。」

 

07. ペット / 寵物(臨也與新羅)

某天他逢人誇耀自己豢養一頭熊(雖然牠時常暴走)。

不堪其擾者:「是、是──在魔都養了熊……那折原君用什麼餵?自己嗎?」

「……」羞紅。

被視覺汙染後反擊:「……少噁心,告你破壞市容喔。」

 

08. 癖 / 習慣(犬神玉章)

犬神不適應頤指氣使,他安慰自己:畢竟玉章算是少爺出身……

但經歷跑腿、綁鞋帶、削筆……後還被挑剔,他鼓起勇氣。

 

「小事你自己做──嘛……」怯場。

冷靜以待,「我比較喜歡使喚你。

 

09. おとな / 大人(3Z、銀時高杉)

物品由玄關一路散落,他抓抓那頭自然捲。

「矮杉同學──都已經是個社會人了,別沒事就跑來這裡啦。」

「老師,」青年瞇起單眼笑,「因為老師你總那樣叫我,沒有實感啊。」

 

10. 食事 / 用餐

高杉蹲在導師室右二扇窗吸吮豆奶,導師從窗邊伸頭啃咬打劫來的紅豆麵包,碎屑盡數落上立領外套肩頭。

「嘿!同學頭皮屑太嚴重囉。」

高杉朝他笑,迎面直拳。

 

11. 本 / (波江臨也性轉)

「波──江?」

情報屋歪頭,用最誘惑的姿態望向分開她雙腿的青年。

 

「……」秘書從他上司腿底抽出一本書,抬眼。

「妳想讓我看那東西到什麼時候?」

 

「竟然說人家的內褲是那東西!」

 

12. 夢 / (鵺)

這是一個很久以後的未來。

沒有鴉、沒有鵪鶉,鵺獨自赤腳踏在濕漉漉的草地,未掛星子的夜空清澈明淨。

鵺無盡的世界中在尋找水的源頭。

 

至肉體崩解,一無所獲。

 

13. 女と女 / 女人與女人(鵺與菖蒲)

「「歡迎光臨。」」

 

書店門口,兩名女性穿著和服一左一右優雅鞠躬,如蘭及菖蒲娉婷而立。

好美的小姐。

妳想,緊湊的行程讓妳快步通過。

妳沒注意到店內員工的戲謔笑容。

 

14. 手紙 / (采和一葉)

在獄中收到一封信。

輕薄紙張穿越重重看守與柵欄而來,藍攤開看,裡頭什麼也沒寫,只有角落塗上一隻眼神兇惡的小雞。

我會救你出去。藍似乎聽見誰這麼說。

 

15. 信仰 / 信仰(鴉與鶯)

「我還以為二姐是豁達的人呢……」

她弟弟調笑,手卻搭住愛刀,意圖明顯。

「頗好奇妳堅信什麼。」

 

「如母獸育崽,妾身袒護稚兒亦理所當然。」她淡然。

鶯認同,「是『母愛』……我也是『愛』喔。

 

16. 遊び / 遊戲(靜雄臨也/海貓paro

「來,開場吧!或就此承認我呢?小靜──」

「閉嘴,魔法不存在。」

「呵哈哈又來這句……用點腦子想吧!看,幽就……」

 

「不存在。」

 

魔女欲辯駁,戰者毫不留情。

「臨也,你不存在。」青色真實之劍貫穿。

 

17. 初体験 / 初體驗(六道骸)

有記憶來他頭一次感受體液溢出眼眶的溫暖;但非淚液,而是血水。

如惡魔交易。失去右眼,等同失去他已不需要的靈魂。 

但骸仍趴在床上用枕掩住頭顱放聲痛哭。

 

18. 仕事 / 工作(土方銀時)

「喂……多串君在這閒晃啥?」

「……工、工作。」

 

「多串君你很奇怪,今天又來了呢。」

「……工作。」

「喂工作需要牽我的手麼?!」

「對,我在工作。」

「騙鬼啊那來我家拐臭丫頭的S王子算啥?!」

「那是他的工作。」

 

19. 化粧 / 化妝(靜雄臨也)

他想:把那個人細細剁碎,燃燒,燻成灰黑的粉末我都能認得。

所以,

「不準逃……」他掐住塗抹過妝容的女性臉蛋,「臨──也──君──唷。」

被怒火烘烤過的偽裝自那個人臉上剝落。

 

20. 怒り / 憤怒(柳夫人)

想氣死你老娘是不都長到幾歲了別說抱孫連媳婦都沒個影柳家就你這嫡子好意安排相親竟敢不去咱也沒幾年好活死時愧對祖先定戳瞎雙眼你好自為之!

 

21. 神秘 / 神秘

對窗住了鮮少露面的女人。

幾次隔窗點頭外,只看到凌亂擺設、一盆仙人掌生長蓬勃,和幾次凌晨亮起的暈黃燈光。未有機會探知她的全貌。 

S聽後,說:「大概是貓吧。」

 

22. 噂 / 流言(逢魔時刻動物園校園趴囉)  

聽說丑三高餐廳只賣海鮮!而逢魔中只有蔬果!

聽說丑三高副會長已留級二十次!而逢魔中的會長是從幼稚園跳級!

聽說,學生會群在你背後……他們看起來非常火……

 

23. 彼と彼女 / 他與她(森口悠子)

既然我們失去互補的寶物,就彼此舔舐傷口。

我會將你視如己出,見證你的成長、參與你的人生、將你的終結視為我的終結……

怎樣?要試著叫我媽媽嗎?渡邊君。(笑)

 

他與她:渡邊修哉與森口愛美。

 

24. 悲しみ / 悲傷(椎名)

「魔鏡啊,有誰能跟我開心地玩啊?」

『有趣的人哪都不在。』

「魔鏡啊,為什麼呀?」

鏡面靜悄悄照出毛茸長耳,小兔子粉紅色的鼻尖貼近鏡子,自己接話:「誰也不想跟兔男玩吧……」

 

25. 生 / (星野修哉)

「你應該好好感恩。」

「什麼?」

「……你以為能活到現在是誰的功勞啊?」

他用眼窩凹陷的臉死氣沉沉地笑:「不知道,總之不是你。」

行尸走肉的囚徒摔回話筒,會面結束。

 

26. 死 / (坂又)

對一位王而言什麼是死亡?

是停止呼吸及心跳為死,或是喪失領土與冠冕為死?

 

坂又看向展示櫃倒影中半人半獸的自己,轉身離開。

「不,自甘為囚才是死。」

 

27. 芝居 / 演戲(銀時高杉)

學生登堂入室,書包甩上桌擠掉香菸甜點。

「喂高杉我不苛求你尊師重道但能稍稍規矩一點嗎……」

 

──為什麼?他瞪你。

我已經花費大半力氣在外武裝偽裝,我還得?在這裡。

 

28. 体 / (曉美焰)

面對她的質問妳一句話都說不出。

明明很想全部傾訴,卻於事無補,因為已經決心再也不依賴其他人了。

而她卻又一步一步走向命運,妳的眼淚終究簌簌墜落。

 

29. 感謝 / 感謝(言峰綺禮)

首先是時臣師的魔術指導。

再來是英雄王引領,終於離開盲點、獲知本性。

聖杯的榮寵,終使願望實現。

最後是……

「神啊,感謝祢讓我生在這個,得以毀滅衛宮切嗣的時代。

 

30. イベント / 行事(伊佐奈)

──太過分了!你真是殘酷的人,真難以想像你是人!

少女的控訴音波不停迴響。

「可是,妳對我也很殘酷喔?」丑時三刻鯨之人挪動巨大可怖的眼球,

「那傢伙也是,相當地──」 

 

31. やわらかさ / 柔軟度(二森善果)

女人說: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明白什麼?明白讓殺伐合理化的委蛇嗎?

不需要這種尖銳的爪牙。會傷人的話就撕掉吧。

於是他抱起畫本開始狂奔逃竄,在他成魔以前。

 

32. 痛み / 疼痛(西園弖虎)

豔夏。

平交道鳴笛與藥物副作用撕摳腦髓。

蜃氣蒸騰,雨宮於對道發問:「你是誰?」

「你是誰?」伸二也。

『咻──』

特快列車駛過跟前,攜來熱風使他更加不適。

少年啞口,至護欄升起。

 

33. 好き / 喜歡(匀宮出夢)

吶吶人識好弱幸好不是出生在雜技團不然很快就廢棄啦一直以來我們都玩得很開心還是謝謝你說實在話其實我對你是──

「所以我們說再見吧,再也別見面了。

 

34. 今昔(いまむかし) / 昨今(赤司征十郎)

這種乾涸到甜美又癢入骨隨的疼痛就是挫敗嗎?

他在徒留跫音的空曠體育館內迴轉身體。

人們一個一個離去,棋子不為棋士所有。

他抿住笑,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35. 渇き / (伊佐奈)

回過神來發現他飄浮在海中,被柔軟囚禁。

為求生,他飲水,海水越飲越乾,只好挖掘乾裂的喉管好泌點血液潤澤。

而血如海水同樣發鹹。最後他渴死在自己的血裡。

 

36. 浪漫 / 浪漫(育實弘子)

「這是什麼?」

她拋出照片,妳穿著純白婚紗笑容甜美。

而魔女的怒氣凍結不了妳的從容。

「只是相親照。」妳笑吟吟地,

「別說那個了,妳覺得我們現在就去登記結婚怎麼樣?」

 

37. 季節 / 季節

「你們喜歡我那又怎樣,這又代表我喜歡你嗎奇不奇怪啊?不要管我!」

當暴嬌青年甩門往太陽青春奔跑時,餘下老人只捧起玄米茶刨冰感嘆。

「真是青春啊。」

「嗯,是呢。」

 

38. 別れ / 別離(紫吳慊人)

「夏天煩死了,這個那個都一樣總把人當傻瓜……少瞧不起人了……」

紅野遞過涼麥茶:「您不送紫吳先生一程嗎?」

「你懂什麼?閉嘴!」茶杯在水灘中碎成瓷花,「都給我滾得遠遠的!」

 

39.  / (黑子赤司)

到不了的國度裡有一位國王,從來沒有輸過,他囚在自己的王位上。

我的願望是他能從被解放,到人群的中間來。

「即使必須毀滅我的所有?」

「即使必須損壞您的一切。」

 

40. 贈り物 / 贈禮

她得到包裝精美的紙箱。

解開緞帶攤平包裝後又是一枚紙箱……如此幾次最後她拉起刺繡小錦囊,滾出潤澤球體躺在她溫暖的掌心,我注視她──用我的眼球。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