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開車門才發現,原本滿天的陰霾已經開始降雨,而還來不及呼喚侍從,抬頭就有一把油紙傘候著為他遮雨。

  「哥。」持傘的大女孩對他綻出傻笑,一頭亂髮被大風吹得糾結,她卻只顧著推扶滑落鼻樑的粗框眼鏡,也沒理會單薄的紗洋裝也被風吹得飄飄。深知自家人都有副死性子的柳寧丟下公文夾、扳著臉接過傘,另一手則去壓住妹妹的裙擺。

 

  「毛毛躁躁……出去別說是咱家閨女。」

  訓話時柳寧故意壓低聲音,但眼神仍透出寵溺,

  「嘿嘿!大學還放假呢,用不著出門,但家裡只剩我跟玦姐……天賜良機!啊!姐!這邊這邊!賺黑心錢賺得樂不思蜀的哥終於倦鳥知返!」

  「不要再故意誤用成語算妳哥求妳。」

 

  「回來就好。」前年招贅,還住在家裡幫忙持家的柳玦朝弟妹款款一笑

  面對長自己一歲的藥師姊姊,柳寧抿住蒼白的唇,斟酌再三才開口:「玦姐,我娘她……」

 

  柳家大夫人突然中風送醫,這正是柳寧不顧後果拋下所有工作而返家的原因。雖然姊姊們在越洋電話中告知沒有大礙,但還是放心不下。不只柳玦,大家都知道柳寧與他母親都是死鴨子嘴硬、刀子口豆腐心,對此,柳玦只能儘量寬慰唯一的弟弟。

  「母親已經回家休養,一切都還好,只是心律還有些不整要多休養。」

  「那好,我不在國內還勞姊姊多擔待。」

  柳玦微微一笑,放開拉著柳寧的手:「說什麼呢,好了,母親還在等你,快去吧。我先去忙,有期快來幫忙我。」

  「聽玦姐的!哥哥掰掰。」柳有期拎起裙角旋轉一圈,蹦蹦跳跳地跑走。

 

  沒在母親房裡看到人的柳寧,繞府宅半圈,才終於在祠堂找到正好往香爐插香的他娘。柳寧拉高衣襬踏過門檻,心裡有氣,嘴上不免尖酸刻薄。

  「喲,柳太太身子骨好硬朗啊。」

 

  半年多沒見的兒子好不容易返家,白歆仍氣定神閒地插香、跪回蒲團,合掌拜完神佛先祖一輪,才面無表情地轉過身。

  「你兔崽子還知道要回老家啊。」

  「妳以為老子想回來?」

  坐上鋪放軟墊的太師椅後,年近五旬仍風韻猶存的柳夫人偏過臉,皮笑肉不笑地朝獨生子道:「那真感謝柳大少爺的慈悲心腸。」

  「還不是聽說有人只剩半條命,要不然老子哪來那時間金錢可以浪費?結果人還不好端端在這燒香拜佛,老子想當孝子還沒機會勒。」

  柳寧冷哼一聲,落座於母親對面,雙腿交疊。

  「原來還記得有我這老娘啊?吃過團圓飯以後就匆匆忙忙離家,別說端午,連清明祭祖都不見蹤影,還以為你不認我這娘親了。」

 

  看自己母親動作誇張地佯作傷感,柳寧終於忍不住。

  「屁。敢不敢賭?我還記得當時是老佛爺放話要我滾遠些,別害老太婆中風。結果呢?老子聽話滾到小日本賺錢,那個誰還不是中風?拜託,妳還不到五十歲哪!傳出去別說讓人笑話我柳寧苦了他娘,噯,堂親表戚們也不敢置信啊!太太妳說說,我還能拿妳怎麼辦呢?老子都想一頭撞死了我!」

 

  沒想到白歆卻沒有同往日一樣,與兒子展開連珠炮雙重奏,只沉靜地凝視獨生子,半晌才緩緩開口。

  「……阿寧,咱家裡就算了,陰七月別把什麼死不死放嘴上。」

  無神論者毫不領情:「迷信。封建餘毒。」

  兒子厭惡她的宗教,敬重鬼神的柳夫人沒有同柳寧爭論,她繼續往下說。

  「管什麼心臟病、什麼缺血性中風,醫生看了藥都吃了,剩下……唉,由他去吧。」

  看兒子臉色因她的話越來越差,做母親的也只能虛弱地苦笑,用更和緩地語氣,把她必須傳達的話給說完。

  「我呢,老太婆一個了,生老病死是自然的事。要是真的時候到了,你也別太掛懷,該幹啥就幹啥去,你是當家的,本來就得多擔當點。」

 

  柳寧過了好久,才悶著聲音回:「……您不總愛嚷我性格差脾氣爛討不到媳婦?我會討給妳看,這個家也會擔起來,孫子都還沒抱到就在想這些……沒志氣!」

 

  「說的也是,那我再努力看看。」柳夫人忍不住噗哧一笑,「呵!都幾歲了還這麼愛哭,我怎麼會生出一個這麼愛哭的娘娘腔。」

  柳寧小心翼翼地調整呼吸不讓眼裡的霧氣猖狂,還順道攻擊柳夫人跟著發紅的眼眶。

  「還不是因為我娘比我還愛哭。」

 

  白歆朝兒子丟了記白眼,卻被下一句軟言給打得潰不成軍。

  「娘,瘦了。要吃飯。」

  「兔崽子,你才排骨精……」

  苛薄話說到後來也只剩嗚噎的氣音,白歆心疼地把跪在自己跟前的兒子攬入懷,想挑剔柳寧全身骨頭抱起來不舒服,話溜到嘴邊卻自動換了句:「兒子,又委屈你了……一直都是。」

 

  想要緊緊抱住母親,卻又怕弄疼她,小心翼翼地靠上母親的柳寧努力用抖音回話。

  「沒什麼,只要娘可以變得很老很老,活得很久很久,都不算什麼。」

 

 

 

 

 

 

 

  「……對了,上師說屬龍的今年適合嫁娶,快跟娘說,你究竟有女朋友了沒?」

  一句話,就讓柳寧快墜落的淚水化為水蒸氣煙消雲散。

 

 

 

Fin.

 

 

 

流動*120824

我阿嬤世界無敵會潑人冷水的,這個絕招我爸學了八成,想必我也能成為後起之秀……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