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忘年齋生日快樂/

挾怨報復

 

 

 

  剛剛距離頸動脈只有半公分不到。

  邪鬼院人人用幾乎不可能達成的姿勢與時間,第四度閃過子彈,雖然防彈衣穩妥地貼在他發汗的背心與胸膛,但對方顯然把每份殺意都瞄準他的顱際。

  人人拼命扭動身體,在殺手再度扣下扳機前拔腿狂奔,起步瞬間,一把短刀直直釘入左腳方才所踏的柏油路面。

  --媽的,明明老子也是殺手為何要落到如此田地?

  對此現況,旁觀者也只能嗤笑一聲有果皆有因。

 

  碼表嗶嗶倒數餘秒,還有四十五秒,整層空樓的聲響裡,人人僅能聽見自己狂亂腳步與心跳,他幾乎分不清自己還有沒有好好呼吸。

  --擺脫那傢伙了嗎?

  太過寂靜,蒼冷光照使他身影烙地分明;追殺者肯定還緊咬在後,可是,此刻狀況有些異常……他想要親眼確認。

  即使此時人人的腦海閃過數起因回頭導致悲劇收尾的故事,他吞落稠黏唾液動作因緊張而僵硬,即使如此,還是抵抗不了誘惑,他終究下地決心回頭--

  除了影子,什麼也沒有。

 

  --還沒追上來嗎……

  正要吐氣時,人人驚覺,燈光在後、他的影子不是應該在前頭才對嗎?

  人人錯愕不已,一時反應不過,像機器跳針般不停晃頭,來回確認……但兩邊影子都在,竟然都在!

 

  「嘻。」

  黑影竊笑,微溫的格拉克槍口立即貼上人人額頭。

  「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啊--」人人忍不住慘叫出聲。

 

  剎那間思考全白。

  人人用盡力氣快速後退只想著必須遠離凶器,路面的凹凸不均感透過鞋底急速磨擦傳達身軀,還來不及多想,他竟然踩到褲管、絆倒自己失去重心……

  --完了。

  寒意自腳底竄上背脊,萬事皆空,他脫口咒罵命運。

  「Shittttttttttttttttttttt--!!!!」

  『砰砰砰砰轟轟轟轟轟--』

  

  兩方聲波同時響徹,子彈炸開軌跡飛掠眼前,若人人沒有滑倒,當下必死無疑。

  時間進入倒數十秒。

  接下來的十秒,邪鬼院人人感覺自己度過十年光陰。

 

  彈藥與刀刃不停以微釐之差劃過耳際、褲檔、指縫、頸旁、脇下,熱風噴燙皮膚,但他的思考完全停擺,人人已茫然到不知該做何反應,只能任人擺佈。

  知覺的回歸,是起於這聲發音像廣播新聞般標準動聽的話語:

  「請容我告知,一分鐘內為限的閃躲練習已結束,恭喜您。」

 

  這時人人才有喘氣的餘地;十秒內被嚇停的生理機能重新運作,汗水自全身毛孔涔涔泌出。像是為了驅趕縈繞不去的恐懼,人人張大沙啞聲嗓、粗聲咆嘯:

  「哇靠--你也太狠了吧一夕!射得那麼準,殺人啊!好幾次我都還以為會死!不要玩弄超齡學生啊!」

 

  仰臥在地的人人,週身全是散落的彈殼與武器,而背光蹲在他面前回收兵器的人聽見抱怨後,斯文溫吞地昂起臉。

  對方是名相貌宛如少女的男子,年紀約落在少年至青年的範圍間,面對責難,他只是帶著微笑柔和地回答。

  「相當抱歉,即使邪鬼院先生急於宣揚您即屆四旬的年齡,對我而言,恐怕缺乏詳加熟記的意願。」

  人人忍不住吐槽:「你這不是記得很清楚嗎?還有我你說的那麼老,我才三十幾而已!」

 

  「況且,方才的確是採取以殺死您為前提的行動。」被喚作:『一夕』的青年微微鞠躬,

  「只是沒想到您的強運,果真名不虛傳,是這方準備不周,下回定會改進。」

 

  「哇靠你來真的啊?!」

  原本盤算靠聘請業界朋友(?)來鍛鍊自己的蹩腳殺手邪鬼院人人,頓時感到大難臨頭。

 

 

 

 

 

 

 

邪鬼院人人與一夕鵺。

 

 

 

  「義母大人,祝您誕辰愉快。希望今年對您,會是幸福且平安的一年。」笑容可掬的麻雀。

  「還有讓您看見這齣鬧劇,失禮了;但請容我先為自己辯護,本人並不記得有過名為『邪鬼院人人』的友人,在此澄清,感謝諸君。」

 

 

 

 

 

 

 

---

流動*121017

齁齁他們的關係是人人在少年時期對一夕鴉一見鍾情,日後就對鴉唯一倖存的弟弟麻雀死纏爛打硬要跟人家姊姊冥婚~~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